【故事--静翕】

【十年生死,一朝幽梦,同谁近,独我痴。】

---------------------------------------------------------------------------------------------------------------

第一场:前言

---------------------------------------------------------------------------------------------------------------

“你听说过玉龙第三国吗?”醉了的卡娜坐在篝火边,火红的光耀泽在她轮廓精致的面颊上。微垂的眸子里点点跃动着火苗,却越发衬出她眸色里、那一抹黯淡于火光明灭时的、落寞。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然后,那双眸子将两泓那样的落寞定定地向我温柔地投来,我不由地就一头栽进了那恍似一泓粼粼秋水的忧伤里,一颗心冷不防地浸得一颤,而后,是随着她的声音长久地下沉……

“哈,肯定没有。”她蓦地又扬起笑意那般烂漫而肆意,一如初见。

“你怎么会懂呢?爱一个人,就像是,哈,把自己的心剖出来,交到那个人手里。”她的手搭上我肩膀然后豪迈一揽,辛辣呛鼻的酒气直往鼻尖里蹿,可还来不及待我夺下她另一只手里的酒壶,她下一句的轻幽幽又如一股二月里的嶛崤风声,刮过我的心尖儿,细密的疼。“但是,但是……你又怎么知道他会对你的心怎么样?也许,扎一刀,也许扔进垃圾堆,也许,扔在地上,让过路的人践踏。也可能,是别人,打落了他手里的,我的……那颗心。”肩头一重,我依旧沉默着。

(°“玉龙第三国,传说中一对不受祝福的情侣殉情后去的国度。”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一个没有痛苦,只有快乐的地方。”

(°“人都死了,还谈什么快乐。”

(°“你不明白,世上最快乐的事就是在一起,无所谓或生或死。”

(°“你的意思是,只要能在一起,就算是死也会心甘情愿?”

(°“对。”

(°“胡说!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不顾师父的指令,放你出去吗?”

(°“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什么?”

(°“一个能令你更明白、也能成全我心意的赌约。你,敢不敢?”

(°“我……”

我侧过头,卡娜的眉头微微地锁,轻颤的眸睫下,一颗豆大的泪珠儿滚过眼角,滴在我的衣料上氲出一块深色。不知为什么,我心生不忍。

(°“那个叫卡娜的女人,与我承受着一样的痛苦。”

(°“为什么?”

(°“爱别离,求不得。”

(°“我要怎么做?”

(°“告诉她,她等的那个人,三年前就死了。死于江湖恩怨,死于……五毒教之手。”

(°“你……为什么?”

(°“只有这样,你我才能更好地看见,生与死,爱与恨,痛苦与快乐,之于情字的选择、和意义……你才会,明白我。”

(°“可,你又怎么知道那个叫卡娜的女人?”

(°“我见过她,就在山脚下。”

(°“我要怎样才能找到她?”

(°“不够黑,不够胖,不受祝福。为了一个抛弃她的男人被嘲笑了许多年。在那里,没有人比她更醒目了。”

“不,卡娜,他没有践踏你的心......也许,他并没有你认为的那样,不珍惜你的心。”终于开口,我显然是太急于想解脱她的痛苦。

当然,她也察觉了出来:“我不需要安慰,静翕,这样的话,我已经骗过自己无数次了,从他离开那天开始。”

“卡娜......”

“你知道我为什么而难过吗?是他的杳无音讯......静翕,我渴望听到他,哪怕是他又爱上了谁,哪怕是他娶了谁,哪怕他不爱我。可他还是杳无音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死了。”

“什么?”

“我说,他死了。三年前,死于五毒教手下。”

“......”

她的眸子里终于不再是一片落寞。她就那样直直地看着我,用她眸子里汹涌而来的浪涛水色、淹没我的头顶。我不得不再次开口,却已然艰难:“我的师父......是他的故人。我师父要我来寻你,了他...武堂堂主的遗愿。”没来由地,我撒了一个谎。我认为这样比起他杳无音讯地死于江湖恩怨的事实、要来的更温暖;也比说起我跟师姐打的一个赌约要来的更、冠冕堂皇。

“你说,他死了?”

“卡娜,我没有骗你。从一开始,我就是寻你而来,就是为了告诉你......”

“我爱了这些年的男人......没告诉我一声...就死了?....”

口舌艰涩,我又陷入了沉默。她静静地看着我,像是要从我的沉默里看出一丁点欺骗的破绽......然后,她的唇角悲苦地抿着,面色难抑地颤抖着,我极力劝服自己平静地接受她酣畅淋漓的一场哭嚎,她却在划过几行泪痕后仰天大笑。我措手不及。

“笑话......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这一生都是个笑话!哈哈哈哈哈哈......爱别离,求不得,爱别离,求不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娜......”

我看不见她用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无法理解她内心的挣扎,可她语调里的痛苦,我再熟悉不过。蓦然地,我惶恐顿生。开始怀疑起我这一趟下山,这个赌约,有什么意义。如果只是目睹她的痛苦崩溃,那么从师姐身上,我已看得够多了。

“卡娜,人死不能复生......你......“

“我明白。静翕。”

“......”

“来,静翕,陪我喝酒,我还要喝,我要喝蜂蜜酒,哈哈哈,我的心里苦,你们中原人不是喜欢说什么,借酒消苦嘛。”

兴许是我的只言片语不够诚恳,她又站了起来,我却脚下失软,只能看着她拎着酒壶在篝火边跳起了舞,是当地有名的篝火群舞,却,只有她一个人。伴着篝火,披着夜色。

在这片弥天盖地的夜色里,我只能为她祈祷着,祈祷着黎明.....

---------------------------------------------------------------------------------------------------------------

第二场

---------------------------------------------------------------------------------------------------------------

当我在篝火边醒来时,阳光正明媚。篝火已经灭了,木已成灰,凉了许久了。扶了扶还有些混沌的头,我举目四望这片平地,看不到卡娜的身影。我不知道昨晚对她说的那些话让她怎么想,可从她昨夜围火歌舞的意兴来看,兴许,她放下了罢。放下一段尘封故事的苦酿,放下苦等的往昔,她,比师姐想得开。

什么殉情,什么玉龙雪山第三国度,比起生死,自然后者为大事。

思及至此这个赌约已然明了。我该回去了。

拍一拍衣袖,最后看一眼篝火余灰,心中默念的一声“卡娜,再见”尚未念完全,忽有拎着花篮的一名女子神色张惶一脸“天塌了噜”的表情向我跑来,然后噗通一声被草茎勾得跌倒。咂咂嘴摇摇头,对她这一个结实的大马趴表示默默同情。转身准备离开。却乍然听见她撕心裂肺的一声惊呼:“来...来人啊!!!!那里..那里...那里有个死人!!!!是从雪山上跳下来的!”

刹那,我的头顶炸开了一道惊雷,重有千钧。

尸体已面目全非,惨状不忍睹,我却从那腰间的三色璎珞认出,她就是卡娜。

天旋地转。我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捏紧的拳里指甲深掐入肉,牙关紧咬,却怎么也抑制不住那不停滚落的热泪。是我.....我害死了她。

“哎呀,这,这是卡娜啊。”

“作孽,真是作孽......遭父母抛弃了,又被中原男人抛弃。可这些年不是也熬过来了,怎么突然就......哎,死无葬身之地,也实在可怜了。”

过客三两,无不唏嘘。只有我知道为什么,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蓦地想起师姐。泪光中,我仿佛又看见了这些年的师姐,幸福的、快乐的、压抑的、痛苦的......

恍惚间,我隐隐意识到了什么。顾不得抹泪,腾身而起,飞扑归往来时路。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一直都在告诉我答案,原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局。

是她的万劫不复,亦是我的师门末路。可那又怎样,我不在乎,我只想把最后一个问题问清楚......问清楚,在她也跳入那玉龙雪山的第三国度之前......

可,还来得及吗。还来得及吗。

---------------------------------------------------------------------------------------------------------------

第三场

---------------------------------------------------------------------------------------------------------------

一切都来不及了。她终究,还是去了。

痛失爱徒,闭关出门的师父出乎我意料地没有惩戒我,只是摆摆手,将我挥退。可我知道,此后直到她或者我任何一人死去之前,她大抵是都不会再见我了。一门师兄姊妹,唯有年岁还不足豆蔻的小师妹会扯一扯我的袖角,悄悄问我,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让师姐伺机自裁。而我,只能语塞。

终了,收拾起行囊,跨出师门前最后一个见的,依然是小师妹。我轻笑着揉揉她的小团髻,问她怎么这么聪明,猜到在这里堵我。她歪着脑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睁得浑圆地告诉我:

“他们都说,你会步上大师姐的后尘的。”

“小师妹乖,别听他们瞎说。我一定不会的。”

“你会的。当年大师姐也是这样,像你一样的神色,然后一出去,就不愿再回来了。你们到底是去哪儿呀。”

“去......去闯荡江湖啊。”

“江湖?那你告诉我,江湖是什么样子的?”

“有生,有死,有爱,有恨,有悔,有乐。”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什么是爱?什么是恨?”

“你以后就会明白的。进去罢。”

“可,师父问起来怎么办?”

“她......不会再过问我的。”

弹了弹她的额头,挎上行囊,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如是蕴聚,假说有情,爱取为缘,流转生死。不过,决于一念。

如果生死这般轻易,为何我生来要在师门内一世碌碌不得那所谓爱苦所谓解脱。况我真的很想理解,何以师姐与卡娜的眼里情感那样多,多到看上去一如空洞。不似我,向来担上师父一句责任,死而后已,却至今入不了自己的戏。

没有人说爱,没有人谈恨,没有人脸上有她们那样神往的色彩和谈及生死时分的不舍与坦然。

卡娜的纵身一跃告诉我生命脆弱如斯,师姐的再也不能相见留给我遗憾一世。

至此,我不能亦不想,背负这些包袱从容赴死。

如果这是最终结局,那么请在那之前让我也痛快领悟一回生死爱恨。

江湖啊江湖,就待我坦荡而来。哪怕终也落了俗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初见的时候绝对不知道后来会这么喜欢你” 我想我会开始想念你,可是我刚刚才遇见了你很想和你拥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未来,...
    木有昵称耶阅读 79评论 0 1
  • 村里来了一位姑娘 坐绿皮火车然后转车来的 听说是从遥远的北方来的 她从遥远的北方来看我 还是看花,看雨,还是看大片...
    七贤庄阅读 57评论 0 1
  • 今晚吃的寿司,还是之前那家。上次店里试营业三折,门口的队伍都排成了两条长龙。很多人等的不耐烦了,说不想等了,可是因...
    YogaBaby華華阅读 1,935评论 1 2
  • 1. 内向是内向者的通行证,外向是外向者的墓志铭。 直到大四毕业的时候还没有跟班上所有同学都讲过话,毕业照上天很蓝...
    清热解毒陳槑槑阅读 21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