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32)

96
李一十八
2017.08.30 14:44* 字数 5272

02002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31)
死神背靠背目录

                            真正的殉情 可怜的蒙霜

那些事情早就该浮出水面了,可到了这个时候才浮出水面。那些隐藏的东西早就该暴露了,可是迟迟地到了这个时候才暴露。那些真实的真是太过真实了,而那些虚伪的居然也变得真实了。

“赵阿姨,你八成是在讲故事吧!”我说,一副看透别人的眼光,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

“我妈本来就在讲故事,难不成现在是晨读时间,我妈在朗诵课文吗!”小鹏说,一脸地鄙屑,一副不想和傻子争辩,不然搞不清楚谁是傻子的样子。

“不是啊,赵阿姨,小鹏,我的意思是,您刚刚讲的内容纯属虚构,绝对是假的。”我说,我知道很多,但我不担心我的话惹别人冒火,不像百度那样,因为知道太多有人想杀它。

“还乱是佳人呢!”小鹏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我好久都没有注意到小鹏喝茶了。那似乎是他不愿意触碰的一杯果汁,而不是茶,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那原来是茶。

“别添乱了,你就是佳人。”我说。

“你对刚刚的叙述有什么想法吗,小龙?”赵阿姨说,一副不理解的样子,我看她应该对自己讲的故事不太理解的样子。

“刚刚的那些事情,金银和蒙霜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旁人在场。那么一条僻静的小路,难不成旁边有人盯着吗!你是怎么知道的,赵阿姨,我想您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事的。所以,纯粹虚构。”我故意换了一个字,免得小鹏一副狗拿耗子的架势。

“不是啊,蒙霜说没有说就不一定了。可是金银说了。”赵阿姨说,肯定的样子。可是我又有疑惑了。

“难道金银只是想玩她,对她根本不是真心的??!”我不自觉地摇摇头,说:“不可能吧,从您刚刚的叙述中得知。”

“不是,金银是真心的,作为一个已经有家室的人,他的心是真的。这个,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赵阿姨说。

“不可能吧,妈,这怎么可能呢!您刚刚都说金银是考虑到蒙霜的未来,刚开始才真的只是到那条小路回忆往事的,怎么又会说出去的!!”小鹏说,这下子,我俩的立场是一样的。

“您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我回到刚刚的话题,毕竟前面一个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呢。

“就是金银说出去了啊,为什么金银要说出去呢?”小鹏说。

“毕竟在那个时候,金银已经有情人了,但不是蒙霜,另有其人。而蒙霜和金银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被他生意上的朋友看到过,所以招架不住一群人的吆喝,大不了最后是说出了实情。”赵阿姨说。

“怎么感觉你当时在旁边偷看似的,赵阿姨!”我说。

“我才没那爱好呢,偷看任何人都不是我的爱好,我也从来没有负责跟踪过任何人,那不是我的事情。”赵阿姨说,一切仿佛都说清楚了,可是我感觉仍然有些东西没有说清楚。

“你调查过金银的那些朋友,那些知情的朋友??”我问。

“废话,调查是我妈的专长,虽然她不怎么会推理,但调查这种简单的小任务她还是擅长的。”小鹏说,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你能他能我妈能的样子。

“我的推理能力有那么差吗,儿子,我干警察好多年了,推理能力还是有的,只是比不上侦探小说中的那样。”赵阿姨说,一副儿子都不理解母亲的样子。

“好吧,好吧,您的推理能力顶呱呱的,顶呱呱的,好不,妈!”小鹏假惺惺地竖了竖大拇指。

不过赵阿姨并没有计较这个,而是继续说这个故事。

“确实,那几个人,我一直都在接触,后面的几年,我都在接触,金银死了,他们都感觉失去了一个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有多真心,把金银看得有多重。但这些人对于金银的事情都愿意说实话,包括他公司出了状况的事情,都含沙射影拐弯抹角地提及了,不是不想直白说,只是他们也不肯定是什么事情而已,只是和金银做朋友这么多年,他们都知道金银的公司出了状况。而关于金银的情人,这个只要周芒不知道,谁都知道,所以他们说的时候,丝毫没有忌讳,听到过什么就说什么,看到过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才有机会了解到,而且金银和蒙霜之间的关系,那些事情,还是比较容易了解到的。我几乎没有动用想象力,想象力都给金银和蒙霜完成了。”赵阿姨说。

“金银也太大嘴巴了!”小鹏说,仿佛他从来没有大嘴巴过的样子。

“这种事情也往外说,还是关于小妹妹的。”我说。

“说得你多大个人儿似的。”小鹏说,说这话,仿佛他是个大人的样子。

“不是,金银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事情的,只是朋友都在,又是聊得来的,而且喝了酒,难免有说的时候,难免有开口的时候。”赵阿姨说。

“金银的嘴也太贱了。”我说。

“你才太监呢!”小鹏说。

“又没说你,瞎起什么哄啊!”我说,这个孙小鹏真是越来越闹了,看来赵阿姨一开始的态度没错,这孙小鹏真是闹腾。

“确实,这事儿,金银确实有不对的一方面,但毕竟是大人了,都有自己的生活,他说漏嘴这个事情是可以理解的,至少站在我的立场上看。”赵阿姨说。

“那蒙霜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好想知道她的事情。”小鹏说,眼神里尽是关注。

“不见棺材不落泪,棺材店的老板,你恨人不死。”我说,毕竟还是个刚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被男朋友给踹了,想想都可怜。

“本来就已经死了,我妈调到横街派出所的时候,那个蒙霜就死了。我只是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并不是想她死。”小鹏说,辩解得有理有据合情合理。

“是下调到横街派出所,不是调到横街派出所,说得我我到那里去多光荣似的,说得我多想到那里去似的。”赵阿姨说。

“我妈现在就在想退休的事情了,我也是越来越理解我妈了。”小鹏说。

“可是蒙霜毕竟死了,这是一个悲哀,而且是一个无法防止的悲哀。”我说。

“确实,当我才到横街派出所的时候,手头只有蒙霜的资料,资料也挺充实的,只是这个人还有点陌生有点平面,当调查展开,我的了解越来越多,蒙霜充盈了,立体了,形象了,可是却有越来越多的事情,是我不想看到的事情,虽然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赵阿姨说,眼神里有一丝动容,可表情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那金银不是蒙霜杀的吧,妈!”小鹏说。

“绝对不是,两人因为这么而在一起的,怎么可能出现一个人杀另一个人的情况,不可能杀死自己的恋人的,周芒也不可能杀死金银,而周芒可以为金银而去杀别人。”我说:“一定是另有隐情的。”

“对,蒙霜没有杀死金银,而蒙霜不是别人杀死的。”赵阿姨说。

“又是自杀??”我感觉自己的嘴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那为什么周芒后来还活着呢,而且周芒好像并没有怪罪蒙霜的意思,去给钱月星动了刀子。好奇怪!”小鹏说,一副行至水穷处,已经没有路的样子。

“是殉情!”赵阿姨说。

我和小鹏差不多都找不到下巴在什么地方了,只是知道那个东西还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其实蒙霜的死亡过程,也只是赵阿姨的推断,金银根本不是蒙霜杀死的,蒙霜的体格不可能杀死金银那样的块头,而且如果枪支是蒙霜的,两人真如前先的推理一样,还聊了一会儿,这也是不可能的。蒙霜是不可能拥有枪支的,她如果有枪支,直接要挟赵军去了,根本不可能在那里干服务员,而且还被骂来骂去。所以金银不是蒙霜杀死的。

金银确实是死于意外。

而蒙霜死于殉情。

金银在蒙霜心目中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但蒙霜毕竟只是金银的情人,一个小三,一个没名没份的女人。虽然她还是个孩子,但她的心里或许有了一些变化,在认识金银以后。只是有一个问题一直无法让人搞明白,蒙霜到底有没有想过上位的问题。毕竟在和金银相处的开始阶段,蒙霜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的,一丁点这样的念头都是不可能有的。可是相处久了,那个就不可猜测了,蒙霜或许想和金银更长久地相处下去,不是为了钱,只是金银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生命的一部分,蒙霜对他是难分难舍依恋万分的。

这是个无法弄明白的事情,金银死了,蒙霜也死了,而这样一个事情,蒙霜是不可能对人说的。如果蒙霜真的对人说,那也是对张宁宁说,可那段时间她和张宁宁都没有见过一面。

蒙霜就算心底有这样的想法,她只会憋在心里,不会对任何人言语的。

而蒙霜之所以死,也不是被别人杀死的。

从蒙霜的社交关系看来,从蒙霜的朋友圈看,如果有人要对蒙霜动手,要杀死她,这个人只可能是周芒。

不管周芒知不知情,她知不知道蒙霜是金银的情人,虽然她知道金银有情人,她能杀死的人,只能有一个,而周芒的选择是钱月星,这个姓钱的人,而不是蒙霜。

基于所有的了解,再综合判断,蒙霜不可能死于他人之手。

所以,蒙霜的死因,只能是自杀。

而蒙霜手里的那块羊脂玉,恰恰是一切的证明。

开始的判断完全是误导,以为那块羊脂玉就是蒙霜杀人的证据,正是蒙霜杀了人,而怀着这块玉佩而自杀的。这种自杀是畏罪自杀,而不是真相,真正的真相是殉情。

“说得不是自杀似的,妈!”小鹏说。

“棺材店的老板,祝你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日进斗金。”我说。

“把你祖宗十八代弄我这儿来,也赚不了这么多吧,小龙!”小鹏说。

“我爷爷婆婆外公外婆都不在了,找你自己的祖宗做生意去,反正你就是一个生意人,一个可以的生意人。”我说。

“你什么意思啊,欧小龙,我爸妈还在呢,只是单独住而已。”赵阿姨说,恨恨地瞪着我,很久,她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看着茶杯遮住她半张脸的样子,我内心感觉到了一种阴森恐怖。

“我爸妈也在呢,赵阿姨!”我轻声说,用说对不起的语气。

“也顺便给你把生意做了就是了,小龙,挺方便的。”小鹏说。

“顺便??”赵阿姨揪住孙小鹏的耳朵说。

“你以为我方便面啊,说方便就方便,我这里可不是公厕。”说着,我揪住小鹏的另一只耳朵说。

“你们一男一女这样对我是什么意思啊,我有罪吗!!”小鹏大吼。

“臭小子,反了你!!”赵阿姨话还没有说完,拿起脚上的拖鞋就朝小鹏的背上拍去,连续三下,每一下都可以拍死一只小老鼠。

“我错了嘛,妈妈!”小鹏说,是哭腔,却没有一滴眼泪。

赵阿姨也停了手里的活动。

“其实那块羊脂玉,就是金银给蒙霜的定情信物,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离开周芒,不能离开自己的现任妻子,虽然他知道自己深爱蒙霜,他知道自己真爱蒙霜。可是他也明白,他不能离开周芒。”赵阿姨说。

“我忽然又有疑惑了,赵阿姨,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开始的?”我说。

“不过,妈,您的调查真是详实!”小鹏说,竖起大拇指,“真是顶呱呱,顶呱呱的!”

“臭小子,从小不学好,高中没毕业就学会拍马屁了。”赵阿姨说着又去拿脚上的拖鞋,小鹏身体一动,躲到墙角去了。

“我都已经认错啦,妈,您还要怎么样啊!”小鹏说,躲在墙角,不敢回来。

“你马上给我坐着!”赵阿姨用拖鞋指了指椅子。

“您保证不打我就行。”

“这么小就学会谈条件了,是不??”赵阿姨再次用拖鞋指了指椅子。

“您保证不打我就行。”

“马上坐下!”赵阿姨一声怒吼,孙小鹏只能慢腾腾地过来坐下来,眼睛一直盯着赵阿姨手上的那只拖鞋。

我算见识了,赵阿姨这么多年的警察不是白干的,之所以升到局长的位置,也是有她的道理的。

“继续说那块羊脂玉的事情。”赵阿姨说,放下拖鞋,套在脚上。

小鹏长舒一口气,跑完一万米收到一瓶矿泉水的样子。

“你们知道羊脂玉的价格不,我一直不关心这些的。”赵阿姨问。

“反正,几万块,你买个很次的吧,质量好的要上十万,据我所知。”我说。

“你家里有羊脂玉吗??”小鹏很好奇,什么时候遇到了一个大富翁了。

“我家里没有,只是和亲戚一起去逛过玉器店,有点印象。羊脂玉确实是相当好的玉种,一般的店里需要订购才会有货。”我说。

“蒙霜真是值了,死之前还有一块这么好的玉。”小鹏说。

“人都死了,玉也不能一直在她手里啊!”我说。

“赵阿姨,那个时候,你还没有调到横街派出所的时候,那些人为什么会那么判案啊!好奇怪的一群警察。”我说。

“一群蠢货!”小鹏脱口而出。

“你骂谁呢,孙小鹏!!”赵阿姨指着小鹏的鼻子说,我丝毫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略显深沉的玩笑。

“没说你啊,妈妈,不是,是不是……贪污腐败之类的啊,其实他们并不蠢,只是在金钱面前,他们愿意成为蠢货,妈!”小鹏说,语文课上经常练习接下句,这个时候用上了,而且自然而然没有斧凿的痕迹。

“我在那里没有心思去调查这些,调查这些对我的前途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也跟你们说过的,横街那边很多富人有枪支,虽未鸣过枪,但警察基本上都知道这个事儿,去从来没有管过。其余的,就不了解了。横街那边,在那里几年,只抓到过一个吸毒的,聚众斗殴还是有很多次,但事情都不大。”赵阿姨说。

“赵阿姨,他们差不多等于吃闲饭了。”我说,嘿嘿坏笑,仿佛这是一个略显深沉的玩笑一样。

“才没那回事呢,我妈正经得很!”小鹏说。

“你什么意思,孙小鹏,存心找抽,是不??”赵阿姨这么一说,孙小鹏哑口无言了,于是赵阿姨接着说:“我在那里的几年,几乎和他们划开楚河汉界了,我是一个团体,他们是一个团体,只是我也有叫得上的几个帮手,譬如田兵和刘强。他们不管事,我在那里就干了很多事,每个月都有事情主动找我,而我有空就去找那个死人金银,还有和金银有关的那些死人。”

“妈,你想做道士吗??”

“嘴真臭,小鹏,你!!”我说。

“不过,关于蒙霜的真相还是浮出水面了,真相或许永远是一个不可触摸的东西,却也是一个一直存在的东西。可怜的蒙霜,无辜的蒙霜。”赵阿姨说。

“那她到底为什么要殉情啊,可以选择活下去啊,反正有金银送给她的羊脂玉。”小鹏说。

“等你有殉情的机会,你就明白了。”我说。

“说得你有很多次经验似的。”小鹏说。

“我毕竟是一个警察,人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我,必须知道每个人是怎么死的。”赵阿姨说。

“又道士了!!”小鹏说。

“闭嘴!”赵阿姨又吼他,只是没有动脚上的拖鞋。

“嘴真臭!!”我说。
死神背靠背(33)

死神背靠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