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财梦变成恶梦的故事

为什么要教授财务知识

一对刚结婚、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婚夫妇住在一套拥挤的租来的公寓里,很快,他们意识到他们在省钱,因为两个人的花销和一个人的差不多。

问题是,公寓太挤了,于是他们决定省钱买一栋自己梦想中的房子,这样他们就能有孩子了。现在,他们有两份收入,并开始专心于事业,他们的收入开始增加,随着收入的增加……

对大多数人而言,第一项支出是税。许多人以为是所得税,但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最高的税是社会保障税。作为一名雇员,表面上社会保障税和医疗税共约7.5%,实际上却是15%,因为雇主必须为你付15%的社会保障金。关键是,雇主并不会拿自己的钱去为你支付的,实际上他所支付的,都是你所应得到的。此外,你还得为你工资已扣除的社会保障税再交所得税,而这种所得是你从来就未得到过的,因为它们通过预扣直接进入了社会保障体系之中。

对这对年轻夫妇的最好描述:随着收入的增加,他们决定去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一旦有了房子,他们就得缴税——财产税,然后他们买了新车、新家俱等,去和新房子配套。

最后,他们突然发觉已身陷抵押贷款和信用卡贷款的债务之中。

他们落入了“老鼠赛跑”的陷阱。不久孩子出生了,他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这个过程继续循环下去,钱挣得越多,税缴得也越多,他们不得不最大限度地使用信用卡。这时一家贷款公司打电话来,说他们最大的“资产”——房子已经被评估过了,因为他们的信用记录是如此之好,所以公司可提供“账单合并”

贷款,即用房屋作抵押而获得的长期贷款,这笔贷款能帮助他们偿付其他信用卡上的高息消费贷款,更妙的是,这种住房抵押贷款的利息将是免税的。他们觉得真是太幸运了,马上同意了贷款公司的建议,并用贷款付清了信用卡。他们感觉松了口气,因为从表面上看,他们的负债额降低了,但实际上不过是把消费贷款转到了住房抵押贷款上。他们把负债分散在30年中去支付了。这真是件聪明事。

过了几天,邻居打电话来约他们去购物,说阵亡将士纪念日商店正在打折,他们对自己说:“我们什么也不买,只是去看看。”但一旦发现了想要的东西,他们还是忍不住又用那刚刚付清了的信用卡付了款。

我总是结识这种年轻夫妇,他们名字不同,但窘境却是如此的相同。他们来问我:“你能告诉我们怎样挣更多的钱吗?”他们的支出习惯让他们总想寻求更多的钱。

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真正的问题在于他们选择的支出方儿这是他们苦苦挣扎的真正原因。而这种无知就在于没有财务知识以及不理解资产和负债间的区别。

再多的钱也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除了改变他们的财务观念和支出方式以外,再没有什么可以救他们的了。我的一个朋友对那些欠债的人一遍又一遍地说:“如果你发现你已在洞里,那就别再挖了。”

当我还是孩子时,爸爸说日本人关注三种力量:剑、宝石和镜子。

剑象征着武器的力量。美国人在武器上已经花了上千亿美元,是世界上的超级军事大国。宝石象征着金钱的力量。就如一句格言所说:“记住黄金规则:有黄金的人制定规则。”镜子象征着自知的力量。而在日本人看来,自知是三种力量中最宝贵的。

穷人和中产阶级更多地让金钱的力量控制他们。他们起床工作,却不问自己这样做的意义;每天为钱去工作,但并不真正懂得钱。于是大多数人就让钱来控制了他们,与他们对抗。

如果他们有一面镜子,也许会对镜自问:“这有意义吗?”可通常是,人们不相信他们自己内在的智慧,而只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他们做一些事是因为其他人这么做,他们总是服从而不去提问。对于“分期付款”、“你的房屋就是你的资产”、“你的房屋是你最大的投资”、“欠债可以抵税”、“找一个稳定的职业”。

“别犯错误”、“别冒险”之类的话,他们一概接受从木质疑。

很多人认为在公众面前说话比死还可怕。按精神病学的说法,害怕在公众面前说话是因为害怕被排斥、害怕冒尖、害怕被批评、害怕出错、害怕被逐出。简言之,是害怕与别人不同,结果阻碍了人们去想新办法来解决问题。

这也就是我那受过教育的爸爸所说的“日本人最重视镜子的力量”的原因,因为只有当他们看镜子时,才能发现真相,即大多数人谈“稳定”的原因是出于恐惧。其他事也一样能借助镜子来看清,如运动、社会关系、职业和金钱等。

正是由于这种恐惧,即害怕被排斥的心理,使人们服从而不去质疑那些被广泛接受的观点或流行的趋势:“你的房子是资产”、“用一个贷款来结束其他负债”、“努力工作”、“提升”、“有一天我会成为副总统”、“存钱”、“加薪后我要买更大的房子”、“共同基金是最安全的”等等。

大多数人的财务困境是由于随大溜,简单地跟从其他人所造成的。因此我们都需要不时地照照镜子,去相信我们内在的智慧而不仅只是恐惧。

迈克和我16岁时,我们在学校有了麻烦。我们不是坏孩子,只是开始远离人群。我们在周末及平时放学后为迈克的爸爸干活,干完活后,我们会花几个小时坐在一边听他爸爸和银行经理、律师、会计师、经纪人、投资商、经理和员工开会。迈克的爸爸13岁就离开了学校,现在却指挥和命令着一群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们对他推命是从,并且当他对某个问题表示不满时畏惧不已。

富爸爸不是一个随大流的人,他是一个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他憎恶“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其他人都这么做”这类的话,他也憎恶“不能”这个词。如果你想让他做什么,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对他说:“我想你办不了这件事。”

迈克和我通过参加富爸爸开的各种会议学到了不少的东西,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在学校里包括大学里学到的都要多。迈克的爸爸没有受过高等学校教育,但他有很多的财务知识并且最终获得了成功。他曾一遍又一遍地对我们说:“聪明人总是雇比他更聪明的人。”

所以,我和迈克时常有幸花几个小时听那些聪明人说话并向他们学习。

因此,迈克和我很难遵循老师所教的那些传统的教条,这样问题就来了。当老师说“如果你得不到好成绩,在社会上也干不好”时,我和迈克就皱起了眉头。当我们被告知要遵循既定的程序、不要偏离规矩时,我们看到这种学校的程序是如何扼杀创造性的。我们开始明白为什么富爸爸说学校是生产好雇员而不是好雇主的地方。

迈克和我经常问我们的学校老师,我们所学的东西为什么不实用,或是问为什么我们不学习有关钱的知识及其运动规律。对后一个问题,我们得到的回答常常是钱并不重要,如果我们学习优秀,钱自然会来的。

我们对钱的力量知道得越多,与老师和同学的距离就变得越远。

我那受过高等教育的爸爸从不对我的成绩施加压力,这使我时常感到惊讶,但我们为钱的事争论过。我想在历岁时,我就已经有了比爸妈更多的财务基础知识。因为我经常看书,经常听审计师、企业律师、银行家、房地产经纪人、投资人的谈话,而爸爸每天只同老师们谈话。

一天,当爸爸告诉我我们的房子是他最大的投资时,一场不太愉快的争论发生了。当时我对他说我认为一座房子并非是一个好的投资。

下图反映了我的富爸爸和穷爸爸在房子问题上的不同观念,一个认为他的房子是资产,另一个则认为是负债。

我还记得我画了下面这张图向爸爸说明他的现金流向,我也向他指出了拥有房子后带来的附属支出。房子越大支出就越大,现金会不断地流出。

今天,我仍在向房子是资产的观念挑战。我知道对许多人来说,房子是他们的梦想和最大投资,而且有自己的房子总比什么都没有强,但我仍想用另一种思想来替代这一教条。

我妻子和我也喜欢大而时髦的房子,但我们知道那不是一项资产,由于它使钱从我们口袋中流出去,所以它是一项负债。

因此我提出这个论点。我并不想让所有人都同意我的观点,因为房子毕竟是人们感情的寄托。此外,对于钱的热衷会降低财务方面的理智,我的个人经历告诉我,钱能使决策变得情绪化。

1.对于房子,我要指出大多数人一生都在为一所他们并未真正拥有的房子而辛苦地工作。换句话说,大多数人每隔几年就买所新房子,每次都用一份新的30年期的贷款偿还上一笔的贷款。

2.即使人们从住房抵押贷款的利息中得到了免税的好处,他们还是要先还清各期贷款后,才能以税后收入支付各种开支。

3.财产税。我妻子的父母每月要为他们的房子交纳高达100O美元的财产税,这是他们退休后要交的一项税款,这种税赋使他们的日子很紧张,他们时常感到要被迫搬离了。

4.房子的价值并不总是上升。1997年,我的一位朋友有所价值1百万美元的房子,而今天他的这所房子只值70万美元了。

5.最大的损失是机会损失。如果你所有的钱都被投在了房子上,你就不得不努力工作,因为你的现金正不断地从支出项流出,而不是流人资产项,这是典型的中产阶级现金流模式。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怎样的呢?如果一对年轻夫妇早点在他们的资产项中多投些钱,以后几年他们就会过得轻松些,尤其是他们准备把孩子送人大学的话。因为资产项中的投资会使他们的资产不断增加,自动弥补支出。而先投资买下一所大房子的做法只不过是取得抵押贷款以支付不断攀升的开支,其结果不过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总之,决定拥有很昂贵的房子,而不是早早地开始证券投资,将对一个人的财务生活在以下三个方面形成冲击:1.失去了用其他资产增值的时机。2.本可以用来投资的资本将用于支付房子的各种高额、长期开支。3.失去受教育机会。人们经常把他们的房子、储蓄和退休金计划列入他们的资产项目。

因为他们无钱投资,所以也就不去投资,这就使他们无法获得投资经验,并永远不会成为投资界认可的“成熟投资者”。而最好的投资机会往往都是先给那些“成熟投资者”,再由他们转手给那些谨小慎微的人的,当然,在转手时他们已经拿走了绝大部分的利益。

我那受过教育的爸爸的财务状况,最好地说明了过着“老鼠赛跑”式生活的人的经济状况。他们总是量人为出,根本没可能去投资。结果,他们的负债,比如抵押贷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