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

雨整整下了三天了,我站在玻璃门前,从22楼向下望去,整个天地都被淋的一塌糊涂。路上每个行人都形色匆匆,风太大,时不时掀起他们的衣角,偶尔会飘雨一起约定顽皮的跳进人家的衣领里玩耍。我记得从小时候记事起,我就开始喜欢上了雨,尤其钟爱夜雨。

雨真的是大自然的奇迹,它既能让我静静的思考,也能让我安然入睡。对于我这种喜静的人来说,雨天真是一个休憩的好天气。因为在雨天里,雨声将那些细细碎碎的杂音掩盖开来,换之来的是整齐的唰唰唰的雨声,落在每个位置,每个高差不一样的地方,所带的音色都是不一样的。在老家那种带有屋檐的老旧房子听的雨声是最纯净的,周围很安静,只有下雨声和雨水沿着屋檐滴落在青石板的台阶的清脆的声音。滴落一滴就是叮咚的一声,雨水从屋檐低落的速度与位置都不一样,高低起伏,像极了一曲交响乐。下雨天里道路两旁的掉落的树叶,小孩跑落掉在水坑里染着泥浆的小鞋,被风吹起的各种颜色塑料袋以及在雨中奔跑的人们,都会引起我的注意。我是一个爱幻想的人,我会把那正在掉落的树叶看作是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把那染着泥浆的小鞋想象成小船,塑料袋是气球,奔跑的人是一个个音符。我没必要把他们都想成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的事物,我只根据我幻想的样子来描述他们的形象,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我记得在青春期那几年,我的想象力是十分丰富的,幻想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的,理不出头绪。

我还想起了六年级的那个夏天一些事物。槐树花,柏油路,微风,落日,少女的蝴蝶夹------回家的路边的槐树花一大片一大片的,纯白纯白的一串串挂满枝头,威风一吹带来些许花的清香。这花是可以吃的,清甜清甜的,蜜蜂也爱吃。柏油路是弯弯曲曲的,有些路面已经龟裂,露出了泥土的影子。还有那把天烧的通红的落日,云也变成红彤彤的,像一朵朵匍匐在空中的棉花糖。当然还有我爱笑的同桌的蝴蝶夹,粉红色的,别致小巧,别在一头乌黑的头发上,尤其好看。我还想起来了也同样是下雨天,在雨中跌跌撞撞的我。我记得那是结束一周的校园寄宿生活放假的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敲响,我急急忙忙的收拾好书本,把书本装进我那紫色的手提袋,那紫色的手提袋,是我读初中的哥哥给我买的,估计是看我抱着书挺累的。出校门口,看见门口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全是来接小孩的家长或者是奶奶和爷爷。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般都是径直从校门口走出去,我知道在这些人群中从来没有我所知的人来接我,因为我变成了留守儿童。我的爷爷奶奶在我记事起之前就去世了,他们究竟没在我脑海里留下什么印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遗憾。我寄宿在我姑妈家的,第一次回到老家读书,第一次接触老家的亲戚,第一次远离父母,一切是那么的新鲜和有趣。我走在田埂上的小路上,看着河边喝水的老牛,抽穗的小麦以及大片的竹林,步子迈的更加的轻快了。当我离姑妈家还要有五里路的脚程时,慢慢的开始吹风了,接着风开始变大,下起了雷阵雨,四周都是田野,没有躲避的地方。大颗大颗的雨滴砸下来,顿时我就慌了。大概下了几分钟过后,小路变成了泥泞小路,湿滑,走一步滑一步。身上满是泥浆,鞋子由白变黄,底部沾着大块大块的泥土。心里很难过,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想,要是爸妈在身边就好了。大概下了十多分钟的暴雨,终于骤停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姑妈家时,姑妈吓坏了。给我放了热水,洗着热水澡的时候我暗暗发誓,以后不能再让人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从那以后性格慢慢变得坚强起来,哭和笑都是一个人慢慢品尝。慢慢变的敏感和多疑,尤其在高三的冲刺阶段,我害怕每个人的异样眼光,因为我长了一头卷发,我长的很黑,我表现出十分的不自信,我总是随波逐流的一份子,没有主见。但是我骨子里是个十分要强的人,自我感觉我自己是个十分矛盾的人,想得到的东西却害怕争取,失去了才后悔莫及。在大一的时候,我从来都是一个人,上课,下课,寝室,图书馆,永远都是这几个地方。有人说我不合群,我自己也在想我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曾经十分强烈的想融入其他男生的群体中,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感觉始终隔了一层膜。

现在的我发觉比以前好太多了,发生了很多改变,变的很乐观了,不再像以前那么悲观。现在喜欢听歌,看电影以及看书。会自我调节情绪,即使遇到事情也不会很慌张了,遇到争执,事后也会想想自己是不是那里没做好,然后反省,向当事人道歉。我一般都会放下面子,跟对方说句对不起或者抱歉。而这些一点点的改变,或许是大学从老校区搬到新校区的时候开始的吧。真的是受了寝室其他三位室友的影响,真的教了我很多事,让我重新认识一些事物。在跟他们的时光里的一些小大小闹,现在想想还是很快乐的,说老实话。在这里十分的感谢他们,也感谢我的爸妈和我生命中出现的那些人和那些事。

下雨天确实是个适合遐想的天气,又乱扯一气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