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与不变(二)小说

强子终于进去了。

虽然刚子,二狗不希望强子被抓,但他们知道,强子被警察抓住是迟早的事 ,这次进去也就不用大惊小怪了。

可是,这次出去行动他们是一起的,万一强子的干爹怪罪下来,他俩吃不了兜着走,肯定也没有好果子吃。

思考再三,二狗认为,还是尽快给老大——强子干爹汇报一下。

“什么,强子被抓了?我再三叮嘱,你们仨一起,你俩没事的,强子却被抓了?谁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强子的干爹怒吼着。

二狗看这阵势,朝刚子瞟了一眼,嘴唇微微一张,立马遭到刚子箭一般的眼光逼仄过来,只好闭上了嘴巴。

强子干爹认为两小孩儿被吓傻了,强忍着怒火丢了句“等我回来,收拾你俩”匆匆而去。

刚子和二狗本是上学的年龄,因为忍受不了每周五回家40多里的山路,步行是唯一丈量路程的方式。放学后要忍受饥饿劳顿之苦,回到家里面对的只有四面墙壁。

夏天还好,可以在街道买几个油饼,边走边吃,不用着急,回到家歇息个把钟头,太阳才落山。冬季就不同了,冷空气把一切都要冻住似的。俩孩子既不敢在饭馆吃了才回(时间不允许),买油饼吧,才出锅的油饼也经不起呼啸冷风的威力,不到一分钟油饼就透心凉,拿油饼的手也受不了寒气的“浸泡”。往往紧赶慢跑,才摸着天黑进屋。

刚子本来学习还不错,但实在忍受不了周末两天的光阴,心里觉得父母太狠心,虽说为了家庭不得已去了煤窑,但是把一个15岁的孩子放在家毕竟还是有点残忍。刚子向父母说了几次,希望父母回来陪陪他。父母总是说等刚子考上重点高中,到县城上学就不用家校来回跑了。可是幼小的年龄,怎能长期面对墙壁生活呢?考试成功与失败,无法与家人分享;在学校受气,被人欺负也无法向父母倾诉。不想在等待的刚子于是和同村学习不好的二狗商量了自己的逃学计划。

二人一拍即合,两个留守儿童放弃了并不美好的求学梦,去寻找自己的世界。

两人兜里揣着父母留下的几百元钱,第一次来到省城。听说大城市热闹繁华,用人地方多,好找工作,因此第一站就定位在省会城市。

走出车站,摩肩接踵的人流,车水马龙的街道,不时还会看到鼻子上栓着环,耳朵上挂几个圈的黄老、白发青年。有的纹着可怕的骷髅,有的则是流血的僵尸。俩人彻底傻眼了,两腿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蜷缩不前。

这时强子出现在了二狗面前。同样的年龄,满脸的真诚与稚气,让二狗和刚子心里舒服了许多。

听了强子的介绍,二狗、刚子感天谢地,终于有了着落,他俩根本不知道自己上了贼船。

初来乍到,二狗、刚子在强子的带领下尽情的享受着都市的繁华,转遍了人群密集的主要景点、场馆、站牌,也去了胡同、里弄,看了不少城中村别样的生活。

吃住不愁,满街转悠,二人很快忘了求学的烦恼,一心想着跟着强子混。

对城市人生活习性,乘车习惯,付款方式,背包质量,穿戴品牌等熟悉一周后。刚子和二狗第一次正式上岗工作了!第一天要求不高,只要有收获就成。

二人这才如梦初醒,虽然因农村上学穷苦儿逃学,但从未干过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第一天,二人空手而归。二人刚回到贼窝,强子干爹就知道了情况,并派人来做心理辅导。告诉他俩,放松身心,抛弃恐惧心理,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如果第二天还这样,就别想吃饭,在城市活下去的唯一出路就是改变。

第二天,二狗和刚子又跟着强子上岗了。这次,有人做了指点,去广场专门盯外地的游客,趁游客尽情陶醉于购物时,容易得手。万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偷钱,这在二人老家还没听过的事。偷呢没胆量,怕被捉住挨打,还丢先人的脸;不偷呢又担心吃不上饭还要挨打,到底变还是不变?刚子心里很纠结,很矛盾。

农村人虽然苦累,但自小父母的教育还是记得。二狗呢,心里虽没有想过丢不丢留先人的脸,但就这样迈出第一步还是无比困难。

第二天,二狗与刚子又失败而归。

结果可以猜到,二人被停了伙食,还挨了耳光。晚上刚子睡得迷迷糊糊时闻着了肉香。好像梦中,但又觉得离自己那么近,努力睁开眼才看见是强子的递来的肉夹馍。

刚子和二狗每人吃了一个,胃口被彻底掉了出来。但每人仅有一个,那是强子费劲了心思给他俩藏的。

上了贼船后带他俩转悠的是强子,现在给他俩吃的仍然是强子,如今心中的苦只有对强子说了。

敞开心扉后的三人,就像久别重逢的故友,无话不说,无话不谈。

原来强子是城市孩子,父母离异后跟着母亲生活。见识了父亲官场污浊生活,如今母子又被父亲抛弃了,强子对父亲有的只是恨。如今母子两生活水平突然下降了许多,但母亲执意再苦再累也要继续供强子上市是重点中学。强子不忍心母亲劳累而故意堕落,厌学。想打工,帮母亲。很快,强子就被开除了。

初涉社会的强子面临的情景和二狗、刚子的剧情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强子有灵活机智的脑子,让他干爹看上了。 心纯如水的强子忍受着内心的痛苦,无奈地做了改变,但强子有自己的原则,绝不偷小摊小贩,不偷民工学生,要干就盯住官气十足,油头粉面,大腹便便之人。

“那你就没有被逮住过吗?”刚子急切的想知道。

“肯定会被逮住,从未被逮住的是我干爹,因为他根本不干,靠榨取我们。”

“他是你干爹,咋还让你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呢?”二狗也来了兴趣。

“狗屁干爹,他认的我。反正入了狼窝,一时也逃不出魔爪,就先答应呗,这样其他的爪牙也不会欺负我了,岂不两全其美!”

“哦,原来这样!”刚子、二狗,异口同声。

“刚问到你有被逮住的经历吗?”二狗仍然好奇,不依不挠。

“有啊,但咱们毕竟是小孩儿,第一次被捉住,我都吓傻了,任凭他们呵斥,一言不发,或许出于大人的善心,没把我咋样。”强子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干爹正是抓住了人们的这种心理,再就是咱们年龄不大,即使被警察捉住,也只是教育几句又放了。”

“那你就这样心安理得放心去偷他人?这难道不龌龊吗?”刚子有点不屑地说。

“呵呵,听起来你还很高尚的样子。看来你打算不干吗?”强子质问起刚子来。

“我不会为了口饭吃,变成这样,父母虽穷,但教我们的做人之本是不会变的。”刚子振振有词的说。

“二狗你呢?”强子想知道二狗的想法。

“对!我和刚子一样,我也不会为了口饭吃而变成你那样。”二狗随声附和说。

“说的冠冕堂皇,你俩做得到吗?”强子在激刚子,二狗。

刚子,双目怒睁,两眼通红,牙齿已咬的咯咯响。

强子,总算打心里相信了刚子,但还是多问了二狗一句,你个孬种,干还是不干。

没想到二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地回答:“你才孬种,我和刚子是一路的,农村来的,不会因为口饭而改变本性的。”

“那明天一切听我的安排……”强子把许多注意事项告诉了刚子和二狗,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刚子,这才想起来为何自己和强子两天来一回到窝点。强子干爹啥都知道。原来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们。

第三天,刚子和二狗按照强子的安排。很大方的在人群里穿梭,找寻目标。也的确看清了自己被人盯着。三人分头行动,很快,强子就被警察抓住了。

二狗和刚子一副急匆匆的样子,赶快回去给强子干爹报信。这是他们仨商量好的,只有让他两拖住强子的干爹,警察才有可能在强子的带路下找到窝点,刚子和二狗才不至于被挟持,被逼迫而做出违心的改变,做出羞先人的事!

强子干爹在知道强子被抓住之后,怒火中烧,对二狗和刚子狠狠训斥一番后,刚走出房门,又回来了,跟着进来的,还有警察。

无戒训练营第三期237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