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技术领导者』——创新路上的三大障碍

96
知猪侠_DC
2018.09.15 12:36* 字数 1621

      《成为技术领导者》这本书在我的kindle上默默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是教主发起“拆书”活动,让技能圈的小伙伴们同读一本书,毫无疑问它还会继续悠闲地“躺在”我的kindle的书架里。

      教主的“拆书”交流定在午间茶余饭后。聊起温伯格的作品教主赞不绝口,可惜就在不久前大师刚刚仙逝了。对温伯格《成为技术领导者》这本书,教主用自己的语言布道了创新三大障碍的概念,极大地勾起了我阅读的兴致,于是迫不及待地要下来寻个究竟。顺便称赞下,教主有个很好的习惯,善用思维导图做读书笔记。这样在回顾和温习的时候,主干脉络思路很清晰,如果想要了解某个章节详情,只需展开对应的枝丫即可。

      第一大障碍,自蔽。看不到自己的行为,所以无从改变。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以减肥为例,如果每日的能量摄入和消耗平衡,办公室白领一族的肚腩不应该越来越大的。我们会刻意地关注食品的热量,抑制自己正餐的食欲,时不时选择“吃草”或者蛋白质代餐。一旦熬过了正餐,就以为大功告成了。在闲暇时光里,乐此不疲地补充水果,喝酸奶,尝一口冰激凌,吃掉剩下的半袋薯片,偶尔再点一杯奶茶,喝一瓶可乐。你全然无意识地在正餐后又吃下了许多东西,还为自己的坚持每餐节食沾沾自喜;但从旁观者的角度,会清醒地意识到:所谓的节食,是在自我麻痹,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也许,自觉意识会督促自己几天不吃零食,体重能下降。但没多久,又会失去自觉性,瘪了一点的肚子又迅速开始膨胀。我们需要一个旁观者,把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告诉我们,每个人都一样,需要通过别人才能看清自己。

      第二大障碍,没问题综合症。作者把它简称为NPS(No Problem Syndrome),指的是人们自以为已知晓所有问题的答案。

      温伯格早年供职于IBM时,曾有这么一段经历:美国某个州的议会通过了一条法案,允许大家挑选字母和数字作为车牌号。反对者认为,某些字母的组合会具有冒犯性,例如,F-word和S-word的脏话。于是,温伯格作为IBM公司的雇员,奉命来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开发团队的领导者,他召集了项目组成员来讨论解决方案。正在大家伙绞尽脑汁思考之时,温伯格注意有一个小伙子,双手环抱神态超然地坐在那里。于是,他提问他为何不参与进来。

        小伙子说:牌照问题根本就微不足道,你只要找到一本足够全的字典就可以了。根据字典,剔除那些不合格的单词,就没问题了。

        问题真是这样简单吗?只要稍加思考,就会发现排除冒犯性词汇的车牌需求几乎无法实现:

      1.一些冒犯性词汇并不是真正的英语单词。例如,把四个字母的F开头的脏字,去掉一个字母,就不是一个单词,但仍然能辨识出来,具有冒犯性。

      2.计算机程序还得清楚各种语言的冒犯性词汇,包括:西班牙文,法文,中文,希伯来文,意大利文…

      3.再想想看一些约定俗成的首字母缩写,和不时兴起的网络语。

        哪里能找到这样一本根本不存在的字典呢?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把问题想得太简单,患了没问题综合症。然而,我们还需要理解这样一个事实,由于工作的快节奏,作为问题解决者,我们会条件反射式地拿出方案,给出“没问题”的答案,而没有去认真思考我们究竟要做什么,解决怎样的问题。             

    第三大障碍,唯一解决方案的信仰。这种信仰的可怕之处在于,认为问题只有唯一解,它阻止你去发现其他的可选择的解决方案。

      书上提到一道脑筋急转弯的选择题:

我办公室里的所有秘书都不到21岁。我办公室里所有女士都很漂亮。我的秘书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和蓝色的眼睛。从上述信息中,能得出以下哪条结论?
A.我的秘书不到21岁
B.我的秘书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
C.以上A和B都正确
D.以上A和B都不正确

这道题的“正确答案”给出的是A。没错,没有人告诉你秘书一定是女秘书。可是,假设你的秘书不在这个办公室里呢?那D也正确咯。按这样的假设,B和C也可能正确。可见,答案并不是唯一的。

      如果受答案唯一的思想影响,很少会提出足够数量的备选方案。如果持有这种思想,去给下属分派任务,会希望员工通过一个方法——他的方法来完成工作。如此往复,很可能会扼杀掉员工的创造力。我们要时常提醒自己,条条道路通罗马,答案不止一种。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书志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