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搞怪的杀人案

我的邻居张山昨天被人杀死了,这件事直接导致今天早上我被警笛声吵醒。

尸体躺在客厅里,是被他的好朋友李斯发现的。李斯昨天约他钓鱼,今天早上他没有赴约,李斯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于是来到他的家里。李斯有张山家的钥匙,开门进去发现了张山的尸体,他身中数刀。他的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

张山家的房子在三楼,窗户是开着的,没有装防盗网,这样的房子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小偷没有任何挑战。

看起来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但是警察调查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查出任何线索。被怀疑的惯犯都一一接受了调查,也都一一被排除了嫌疑。

于是他们例行公事找我们这些邻居问话,我也例行公事的回答他们。在我眼里,张山是个有钱人,他在市区有五套房子,当然房子都是在价格比较低的时候买的。他住一套,出租四套,光租金就足够保障他高质量的生活。所以他五十岁出头就过上了退休生活。

或许是我的话对警察有帮助,他们开始调查跟张山有经济来往的人。他们很快查到他跟一个寡妇保持着亲密联系。张山五年前死了老婆,所以他跟一个寡妇有来往,也是正常的。张山没有孩子,寡妇有个上大学的儿子,张山经常资助母子俩,所以寡妇没有杀害张山的动机。而且那个寡妇看起来很瘦弱,应该没有那个力气去杀死强壮的张山。据说张山身上有三处刀伤,其中有一处是捅到心脏的致命伤。这个寡妇看起来连刀都拿不起。

据寡妇说,虽然张山的房子里被翻得很乱,值钱的东西一个都没少。

另外张山家的门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甚至连撬锁的痕迹都没有,家里也没有打斗的痕迹。所以警察认为可能是熟人作案。

警察找不出线索只好又来询问我们这些街坊。那时候我正在跟李斯讨论张山的死亡。

“您贵姓?”警察问。

“免贵姓王,王武。”我回答。

“您在哪里高就?”

“洗马路的素食馆知道吧?我就在那里工作。”

“厨师吗?”

“我这个水平还干不了厨师,只是打杂的。”

“您在这里住多久了?”

“大概五年了吧。”

“您最后一次见到张山是什么时候?”

“他死前的一天吧。”

“那时候他在做什么?”

“他刚钓完鱼回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水桶,里面有两条鱼。他钓鱼简直上瘾了。”

“那一天他有没有跟什么人来往?”

“他平时交往的人很少,那天傍晚的时候寡妇的儿子来找过他。”

“那他们说了什么?”警察看起来对这条线索很关心。

“他们在家里说话,说什么谁知道?来了没多久就走了,连饭都没吃。”

“你怎么知道他没在张山家吃饭?”

“很明显,来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而且是气呼呼的走的。”我压低声音说,“那个大学生一直不同意他跟寡妇交往。”

警察马上去调查寡妇的儿子。那个大学生长得很高很壮,练过体育,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像张山这样的人,他一个能打三个。

大学生承认他的确来过张山家里,他也的确不同意寡妇跟张山交往。但是他不承认张山是他杀的。

他的态度已经不重要了,警察已经找到了确凿的证据。

那把菜刀,也就是杀人凶器上面有大学生的指纹。

大学生很震惊,他完全不记得他什么时候摸过那把菜刀。可能是因为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把这件事忘记了。

正当对大学生的起诉进入法律程序的时候。又有了新的证据,有个小偷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主动交代了一些情况。张山死的那天晚上大概十二点,他从外面窗户翻进了他家里,他原本以为屋子里没人,但是他看到有个人躺在地上,并且地上都是血。他吓坏了,于是打开房门匆匆离开。这个小事件并不影响警察对案情的判断。实际上恰好证实了大学生有最大的嫌疑。

大学生被警察带走的那天傍晚,我下班离开素食馆来到大街上,往右边走一百米就到了一条河边,这条河把城市分成两部分。我走上了桥,看到河边有很多垂钓的人。曾经,张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那个大学生虽然强壮,但是看起来也是一个和善的人,完全不像是杀人凶手。他以前还曾经光顾过我工作的素食馆。并且他还表示以后大学毕业了也要学做素食。我跟他说,那欢迎你来本店工作。他说他要开家自己的店。这样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沦为杀人犯,让人感到可惜。

过了桥没多久就到了我所在的小区。这个小区因为凶杀案而闹得沸沸扬扬,大家纷纷议论这个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大学生居然是杀人犯。

大家对这件事的震惊还没有减弱的时候,传来了另一个震惊的消息。张山的朋友李斯也被杀死了。李斯被砍死在大街上,可见凶手十分明目张胆。

当天晚上,我走进了张山家里,我想缅怀这位多年的老邻居。就在我睹物思人的时候,警察从外面闯了进来。

“王武,我们总算把你抓住了。”

“我做错什么了?”

“你是杀死张山的凶手。”

“凶手不是已经被抓了吗?”

“那是我们故意迷惑你的,不然你怎么会上当。”

“我上什么当?我不是凶手。”

“你还敢狡辩。我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缅怀我的老朋友张山。”

“缅怀朋友要戴手套吗?你来这里分明就是为了毁灭证据。”

“毁灭什么证据?”

“你杀人的证据。”

“据我所知,凶手用菜刀砍死了张山。”

“那是受到了你的误导,你利用在餐厅打工的机会收集到大学生的指纹,然后把指纹粘贴到菜刀上。其实刚开始我就疑惑,因为菜刀上只有大学生的指纹,没有张山的指纹。还有那个小偷的话也是线索。小偷半夜来这里,他肯定离开的时候房门根本就没关,但是在早上的时候就关上了,这分明是凶手关上的,目的是为了延长尸体被发现的时间。”

“首先,关于指纹的事只是你的猜测。其次,替邻居关门是正常的反应,不能证明我是凶手。”

“仅凭这些的确不足以证明你是凶手。但是你现在在这里就是很好的证明,你来是为了销毁证据。我们的法医已经对尸体进行了解剖,结果发现死者也就是张山的死亡的原因是窒息。他身上的刀伤是死后造成的。”

我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都知道他是被人砍死的。”

“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一定是正确的。法医在他的肺部发现了大量的水,也就是说他是被人按在水里窒息而死。”

“你是说,我把他按在水里淹死了,然后往他身上捅刀子?”

“这是我们的推测。为了避免判断错误,我们特地对你进行了调查。你是个素食者。从小喜爱动物,加入了本地的动物保护组织。你也很看不惯张山钓鱼,认为这是在虐待动物。你多次跟他交涉,但是他不听你的。”

“这不是证据。”

“但是这也足够说明你有杀人的动机。你在看到大学生跟张山吵架以后,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了,就开始行动。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大学生跟他生气是因为张山背着他买了个门面准备让他开家素食馆,这让他觉得很伤自尊。”

我瘫倒在地上。

警察继续说,“你把他的头按在水里,让他淹死,就像他让鱼离开水一样。之前我们没有怀疑那个桶,现在想想那个桶上有你的指纹,你今天来是为了擦除指纹。”

“难道这不合理吗?”我颤抖着说。

“杀人是犯法的,杀鱼则不然。”

“我认了。不过我不理解,你们是怎么怀疑我的。”

“张山那天钓回来两条鱼,但是我们找遍了屋子也没有发现这两条鱼。那天晚上李斯看到你提着一个水桶往河边走去。”

“没错,那两条鱼被我放生了。”

“因为这个你才杀李斯吗?”

“不是因为这个,是他的原因。如果他去报警我就认了,但是他想敲诈我,要我拿出这套房子做封口费。这种人渣留着干嘛?上次你问我话的时候,李斯就在敲诈我。”

“之前你做的很严谨,本来我们都以为是入室抢劫杀人案,甚至也怀疑到大学生身上。这一个行动让你暴露了。”

“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在犯罪。那些虐待动物破坏环境的人才是犯罪。我的行动是在平衡自然和人类的关系。”

“你就是偏执狂,甚至是精神病。难道动物的命比人命还重要吗?”

“谁说不是呢?重要不重要还不是人类说了算,要是让动物说了算,你觉得你的命还重要吗?”

警察总算被我问的哑口无言。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既被当做杀人犯也被当做精神病人对待。

有一天,一个警察对我说,如果你能证明你是精神病,你就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这是个悖论,如果我能证明我是精神病,我就不是精神病。如果我不能证明我是精神病,我也不是精神病。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不是精神病,都需要面对法律的审判。

但是如果我不是精神病,怎么会为了两条鱼而杀两个人?

我感到很困惑,亲爱的读者朋友,你认为我是精神病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879评论 123 221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345评论 0 1
  • 新的学期记将来临,在这个假期我感到很充实,第一天放假我就开始补课,补的暑假作业,还有老师复印的那些作业,我全做完了...
    王甜歌阅读 75评论 0 0
  • 本篇将详细总结介绍Swift函数的用法;函数是一段完成特定任务的独立代码片段。你可以通过给函数命名来标识某个函数的...
    梧雨北辰阅读 225评论 5 4
  • 看清楚一个人,就不会再计较他的一切!
    叶子无味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