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的智感变化

四、智感

1、个人的智感变化

智感这个概念再怎么解释也会让许多读者觉得模棱两可,但我们仍然尽力让大家理解它的内涵。我们第一章说过,所有由大脑下意识处理信息并给出的判断都称之为“智感”。一般来说,我们看到一个事物,没有仔细去思考就浮现在脑海里用来形容、描述该事物的那些甚至可以脱口而出的词汇,都可以称之为“智感”。由于知识、阅历、经验的差异,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事物的智感可以是千差万别的,甚至有时候风马牛不相及。譬如一棵树,美术生看到的是写生对象;物理学家看到的是巨大的质子、电子、中子综合体;化学家看到的是碳水化合物;生物学家看到的是植物细胞;植物学家看到的是树的种类和作用价值······不同领域的研究学者的对同一事物的智感可以多到数不清,即使同一领域,不同的研究方向也可以产生许多不同的智感。就各专业领域而言,概念、术语都可以是智感。

当然,智感并不是专家们的专利,在我们的脑子开始对这个世界有概念的时候,智感就随之存在了。不过很明显,儿童阶段的人的智感显得很幼稚。当然,这是他们知识与经验不够所造成的。那些咿呀学语的3岁儿童已经能够分辨一些事物了,虽然他们可能吐字不清或者叫错名字。当他们知道了“鸭子”这一事物时,就会他所见到的鸭子的形象、声音、动作或其他表现与“鸭子”这一名字联系起来。下次他们看到鸭子就会自然而然想到“鸭子”一词。同样,大人们跳舞唱歌,并告诉他们这些行为叫做“跳舞唱歌”。当他们明白之后,见到人们有那种行为就会想起“跳舞唱歌”。儿童的智感通常只限于对那些认识过的事物和行为的理解判断。知识与生活经验的增加能够帮助他们建立更多的智感。与之类似,人们的知识经验一旦能够形成相应的智感,就说明知识经验真正为人掌握了。

在儿童时期,智感主要的表现是对生活事物的认识。等到了青少年时期,随着知识经验的增长,他们的智感不在局限于对于已知事物和行为的认识,而是能够基于知识经验对没见过的事物和行为进行识别判断,也就是对陌生事物和行为的智感。比如我们吃过苹果。假如端来一杯无标签的果汁,喝过之后它与苹果的味道是一样的,我们就能判断这是苹果汁。这种智感就显得比较有价值了。更多时候,我们没有见过某些事物,但我们在书本上学到过。当我们第一眼见到该事物就能作出判断,这种智感就显现了知识的价值。以前我只是书上了解过飞机,当我第一次坐飞机,能够依据知识对飞机进行各种判断而不至于显得慌乱无措。对坐飞机的所有智感都由我的知识而得来。青少年时期,人们已经能够对许多陌生事物进行智感判断,但那些智感大多来于确定的知识与经验。而一个人所学到的知识或拥有的经验毕竟是有限的,所以青少年的智感往往局限于知识或经验的框架中。

当人再成长到一定阶段,人们都建立了较为成熟的思想体系。在这样的思想体系中,各种事物不再是简单的独立叠加,而是相互有机共存,互为关联,互为因果。一个人是否有成熟的思想体系与其年龄关联不密切,而与其知识、阅历息息相关。到了这个阶段,一个群体中人们的智感差异明显大了很多,相比之下青少年之间智感差异小,儿童智感几乎没有差异。但这时人们的智感依然存在一定的规律性。人在看见一个东西或一个行为发生时,不仅仅是对该事物的性质等进行判断,同时还会迅速判断它与其它事物的联系,甚至还有对它进行各种操作会产生的后果等。也就是说,人们的智感不在局限于一个事物的本身,而是该事物的各种关联性质。

即使一个人的思想成熟了,其思想也是能够改变的。只不过一般而言,这种变化的产生也是缓慢而细微的。而且成年人思想的改变需要巨大的推动因素(某些重大事件或重大变故)。而一个人的思想发生改变,他对事物的智感也就由之改变。总的来说,智感与体感、情感相比可变性最大。这是因为人的思想永远都是可变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