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7

醒来眼皮肿得像两只铃铛,看起来一片美好的大米里还是淘出几只肥肥的死虫尸,每日的早餐做的更像是午餐。土豆很小但还是切了细丝,快刀总能把丝切的细如发,冰箱冷冻的猪肉肥瘦都挺实,刀走在上面有沙沙的感觉。蒜下了油锅爆出香味,土豆丝颜色不那么翠的时候,洒点晶盐,青椒下锅翻至周身散发了一点微辣,沿锅浇上一圈香醋。美美的就可以入盘了。最近开始想念一道菜,是怀念它在嘴里的感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