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浪若奔

我给自己放了十天的假,回来变得异常亢奋,不知道是因为回归人群表演欲旺盛,还是我终于从知识中获得快乐。我希望是后者,只有后者才是致命的快乐,只有后者才让人有勇气,一边砍世界,一边杀自己。

以前离开家我都会哭,这次离家之前我告诉自己,我是回去读书了,是回去学知识了。回学校就不那么恐怖了。我不停的向自己强调:知识可以给你快乐,知识是魅力的根本。

从前我买衣服,买包,看别人穿了好看,自己就努力拥有。但衣服穿上身好像就不见得有多美。至少这些衣服它并没有改变我。后来发现那些头脑充满智慧,懂得控制身材的女孩,穿运动服都有智慧之光,穿背心也有后人类女战士的光辉。所以结论就是攒什么都不如攒知识。智慧,勇气,控制加上不违背内心的善良,就是魅力本身。柏拉图不是吃闲饭的,我也不是在这里放屁。

现在认清的消费观就是,越是金钱有限,就越是要买品质好,价钱贵的东西。有两条500块的裤子,好过拥有五条100块的裤子。大一的时候花不到500块买的小外套,穿了三年,还是那么好看,甚至是越穿越好看,越旧越好看,越耐看。品质好,数量少是明智的。消费与感情不同,它无比需要清醒克制。

今天考试之前听了很多陈升的故事,除了我讲过的卖情侣门票的事。陈升真的非常好。喝的醉熏熏去创作,创作的东西比清醒克制的时候还要好的,活着的人中,除了王家卫的御用摄影师杜可风之外,只有陈升。陈升的身体里同时住着老人和小孩,男人和女人,上帝和醉鬼·······老了老了开始写魔幻童话色彩的故事,就像《发条兔子》。我不是在陈升歌里找答案的人,而是碰巧遇到答案的幸运的王八蛋。

陈升写歌词特别“敢”,他说: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一句歌词得罪了全世界,可是全世界更加爱他了。喜欢陈升的人有两部分,一部分人喜欢听他的情歌,一部分人喜欢听他的晦涩。我属于后者。像他这样风流,自由,甚至有点混蛋的男人好像跟幸福家庭根本沾不上边,但是他偏偏就有。喜欢陈升的女人太多,但敢爱陈升的人太少。爱陈升比爱一个军人更辛苦,但永远比爱一个公务员更幸福。

夏天是我做梦的季节,我是一个比较相信隐喻的人,相信梦回给我暗示。以前我讨厌做梦,尤其是讨厌整夜的梦,或者都是梦的午睡。后来有一天,我梦到自己有一天混的特别惨,去北京给人家当保姆,还爱上了那个家的男主人,但是男主人和女主人非常恩爱。我灰头土脸的离开去一个地方看书学习。醒来后,我就像上帝看人间一样,看我的梦境,就一下子明白,我应该去做些什么,我精神的bug在哪里,什么才能真正救我。

郑州终于下了一点雨,我很爱雨水。梦里如果继续下雨我会感到幸福。柳絮满天飞,让人很烦躁。我突然想起了那句歌词:柳絮如雪花飞扬,映在离人的脸上。但你真的是雪花,你不是的。

我很想念那一年的暮春,生活真是猛浪若奔。那个暮春的所有偏执和疯狂,是生命最好的部分之一。猛浪若奔,猛浪若奔啊啊啊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完成刺绣 1H 完成一张表情 2.5H 插画 5H 8.5 午餐0.5H 做饭1H 晚餐0.5H 玩手机1H 午睡...
    告别老妖王阅读 215评论 0 0
  • “爸爸,你又在磨豆腐啊。” “是啊,咱这豆腐好吃,人都来这买,爸爸把这豆腐磨好了,你就有钱读书了。” (一) 二十...
    BLANCHE炆阅读 173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