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刺客二十三

  二十三、

清宣统三年,四月,上海十六铺码头。

黄昏时分,黄浦江上汽笛声声,一艘客轮靠岸,乘客们拖着大大小小行李走下舷梯。行人通道人潮拥挤,两边挤满卖各类食物的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

人群中有两名女子,一个是二十不到的少女,体型微胖,面含悲意。另一人是三十左右的端庄少妇。两人行李不多,步伐匆匆。

迎面走来一中年男子,拨开人群来到两人面前:“是陈小姐、方夫人吗?在下刘七,奉陈先生之命迎接两位,请随我来。”

“等等。”那少妇警觉道:“什么陈先生的,您认错人了。”

刘七仿佛记起什么,抱歉笑了笑,上前压低声音道:“无限山河泪”。

那少妇看了看他,答道:“落日大旗明”。

刘七接下去道:“何处梦堪温”。

那少妇回答:“风动灯明灭。”转头对少女耳语道:“口令没错,自己人。”

在离开北京时,双方约定从明末抗清英雄夏完淳的四首不同诗词中各取一句,作为接头口令。

刘七道:“这里人杂,前面还有朝廷的哨岗,我已打通此处海关人员,从货栈那里走。”

这两名女子便是陈璧君与曾醒。原来,同盟会数十次起事,皆遭失败,士气低迷。汪精卫报必死之决心,偕陈璧君、曾醒、黎仲实、喻培伦等志士入京刺杀监国摄政王载沣,以唤起民众信心。不料行迹暴露,汪精卫被捕入狱。

所幸,满清当局身处内忧外患之中,为显示宽大为怀,笼络社会人心,未按惯例处以极刑,只判终生监禁。

陈璧君在外虽多方设法营救,均无功而返。此时,同盟会总部正全力谋划广州起义,任命黄兴为总指挥,严令各地同盟会员集结东京与香港。

不得已,陈璧君在刑部大牢前痛哭一场,与曾醒搭乘客轮先到上海,由上海的同盟会机关接应照料,第二天再换法国客轮“马赛号”赴广州。

前来接应的刘七推开通道边的一扇木栅栏门,领着两人穿行在露天货栈中。

偌大仓库寂然无人,只有三人默默前行,耳边隐隐江涛拍岸,清冷月光照在堆积如山的货物箱袋上,投影在地上,仿佛一个个狰狞怪兽。

走了近十分钟,陈璧君不耐烦问道: “我们要去哪里?”

“快了,车子就在前面。”刘七越走越快。

曾醒拉了拉陈璧君的衣袖,放慢脚步道:“刘七兄弟,多亏你来接我们,否则我们只能自己去跑马厅路的秘密联络站。”

“不是跑马厅路,是麦高包禄路。”刘七停步道:“那里联络站庐山茶庄的孙掌柜是我好友,听说两位要来,早把一切安排好。陈其美先生将也亲自为两位洗尘。好了,两位不用再怀疑我吧。”

这么一说,曾醒倒有些难堪,笑道:“刘七哥不要误会,我们只是初到上海,两眼一抹黑而已。”

这并非掩饰,早期同盟会革命重心主要在广东、福建、广西一带,其骨干也大都出自那里。如陈璧君出身马来富商家庭,曾醒是福建闽侯人,确实对江浙一带的情况与人事不熟悉。

刘七不再言语,继续往前走。曾醒暗想,刚才的接头暗号无误,且故意用错误联络站地址试探,再次确认了这个刘七应该不会有问题,但不知为何总是心里不安。又怕自己多虑,今后被他人嘲笑,且放宽心走就是了。

路越走越黑,江风呼啸,更有不知名的江鸟发出凄厉叫声。凭感觉,离市区方向越走越远。

陈璧君更加疑惧,悄悄把手伸进衣襟,握住了手枪。曾醒不动声色搀扶着她的手臂道:“冰如,我有些累了,扶我一下。”同时用眼神示意不可轻举妄动。

刘七转身道:“你们放心,前面就到了。”

不料陈璧君冷冷道:“我们一直很放心,就算遇到歹人,又能把我们怎样!”

刘七顿时停步,忿忿道:“陈小姐,您这话就难听了,我奉命行事,把你们安全接上岸,明天再安全送上船,你我都是革命的同志,当相互信任。”

曾醒笑道:“刘七哥莫多心,我这妹妹有口无心,你别放在心上。”她见刘七模样耿直,怎么看也不像歹人,或是周边环境险恶,不得不走冷僻偏路。

刘七摇摇头,不再说话,自顾自走路,曾、陈二人也默不作声跟在他身后。终于前方有了一点亮光,曾醒稍觉心安。

原来到了一个货运小码头,江上还泊着一艘木制机帆船。

“这里是公共租界。”刘七突然说道:“警权在洋人手中,朝廷通常不会与当局翻脸,所以,人越多的地方越安全。”

江面冷光映在刘七脸上,有说不出的诡异。

曾醒猛一听这话,如坠冰窟,但仍强笑道:“刘七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从暗处走出六、七人围了上来,领头是一长袍彪悍男子,抱了抱拳道:“两位,都别浪费时间,咱们上船吧。”

“你们是什么人。”陈璧君毫不畏惧,厉声喝道。

那男子道:“苏松太道衙门侦缉队,奉巡警部命令,请两位去北京一趟。陈小姐,我们不和女人动手,请吧。”

曾醒心中又悔又恨,心知今天插翅难飞,正暗思对策,陈璧君霍然转身面对刘七。刘七退后一步,正欲开口。谁知陈璧君已拔出手枪,一言不发对他连开几枪。

事起突然,等密探们反应过来,拔出手枪对准二女,刘七已经横尸地上。

陈璧君把枪一扔,踏前一步昂然道:“同盟会处决叛徒,我已执行纪律,接下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 ”

不仅密探们措手不及,身边的曾醒也吓出一身汗。

那长衫密探头子愣了愣,长出一口气道:“佩服、佩服,请上船吧。”

话音刚落,只听头顶有传来沉闷轰声,众人抬头但见几只巨大的麻包从天而降。密探们大惊失色,四处逃散。巨响之后,麻包落地扬起大片尘土。

一个矫健身影从货架后穿出,对二女道:“快跟我来。”来人二十岁左右,俊朗削瘦,眼神清亮。慌乱之中,曾醒却仍镇定,问道:“什么人。”

“光复会,钟毅。”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