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三国 | 这个姓你认识吗

0.223字数 1109阅读 311
2017年第75篇文章

盘置青梅,一壶浊酒,曹操提了句冢中枯骨,意指坐拥荆州的刘表,但刘表当年何等意气风发,单骑定荆州。自然少不得提及两人,蒯(kuǎi)氏兄弟,蒯越字异度,蒯良字子柔

先说说背景,刘表入荆州的时候只找了三人商议,蒯氏兄弟与蔡瑁,这三人基本都代表了整个荆州士族的意见,阻力在哪呢?

一是袁术,本来孙坚干掉了前任荆州刺史王睿,又干掉了南阳太守张咨,地区最高长官都没了,也好浑水摸鱼,袁术与孙坚刚占了南阳,这边就派刘表来接任,哪还得了,袁术立马派兵拦截,这也导致刘表是孤身来到荆州的。二是江南宗贼兴盛,就是宗族、乡里人组成的武装,没事就劫掠郡县,足足有几十伙。

政事有蒯良

刘表初来乍到,本以为是个肥差,事实却很残酷,好不容易穿过了袁术的拦截,又要面对一个烂摊子。他机智的一点就是先联络了荆州士族,不是临时起意,不先疏通关系,哪能一进城就见到当地大佬,还给他出谋划策呢。

当然眼下这局势他也是彷徨的,宗贼横行,袁术蠢蠢欲动,就向蒯氏兄弟问计“我想征兵,又怕没人响应,该怎么办呢”蒯良先应声“苟仁义之道行,百姓归之如水之趣下,何患所至之不从而问兴兵与策乎”简单来说就是建议刘表一定要有仁义之心,行仁义之道,民心所向就不用考虑打仗的问题了。

刘表听了给了他一句评价“雍季之论”,其实蒯良给出的是长远之计,也是他所擅长的层面,虽然当时刘表没采纳,但看刘表的后续发展,确实是遵循了蒯良的意见。就像当年晋文公以诈术取胜,论功行赏却把雍季排在了前面,因为他的建议是“百世之利”,后来荆州的富足也少不了他的功劳。

军事有蒯越

蒯越在边上说“治平先仁义,治乱先权谋”,乱世当用重典呀,靠着民心所向,哪有奇谋来得快。他给刘表分析了一下,袁术“勇而无断”,当地豪族都是武夫没啥头脑,宗贼更是贪得无厌,只要稍稍利诱就能一网成擒,“荆州八郡可传檄而定”,有种天下尽在毂中的豪情。办法好还见效快,刘表自然采用了蒯越的办法。

蒯越擅长军事,“深中足智,魁杰有雄姿”,前前后后引诱了五十五个宗贼头目,上演一出鸿门宴,还是掉脑袋的那种,头目没了,手下人就被刘表趁机收入囊中了。

但还有两人张虎、陈生在襄阳捣蛋,据守不出,这时候又是蒯越,还带了个名士庞季,两人都是单骑前往劝降,纯凭口舌功夫,就让他们出城投降,自此刘表才是名正言顺的荆州牧。其间蒯越居功至伟,整个荆州都是他一手谋划来的,不愧一句“臼犯之谋”。

这两人再有才干也没能脱离家族观念,怎么都想保全宗族,他们都是鸽派,扶持刘琮,更看好曹操,在刘表逝去后将荆州拱手相让。曹操也看重蒯越,笑纳了刘表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还不忘夸一句“吾不喜得荆州,喜得异度也

可惜荆襄多才人,也没撑起一方诸侯。


看官感兴趣的话,三国系列都在这里了
三国流年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