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梦蝴蝶与逍遥游

文/四月默

十几岁时,浪漫是一场不期而遇的雨恰好落进了你心田;二十几岁时,浪漫是他站在你身侧温柔的对你说余生多多指教;三十几岁时,浪漫是他洗手作羹汤只为你囤于厨房;四十几岁时,浪漫是一起携手踏过千山万水看世界真的很大;五十几岁时,浪漫是黎明时分相约一场日出,看太阳从海平面升起;六十几岁时,浪漫是站在门边,你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七十几岁时,浪漫是偶尔回过头来看着彼此的白发相视而笑……

这是普通人的浪漫,寻常又普通,静谧而美好,拥有这样的一生便可以用浪漫人生来形容。可是于庄周来说却不是这样的,这个浪漫主义至上者,用他一生的经历为我们诠释了何为终极浪漫,他的浪漫与众不同且流传千古,你甚至会觉得这种浪漫有点儿匪夷所思。

大诗人李商隐在《无题》中有这么一句名句“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前句说得正是庄子了。某年某月某日,庄周漫无目的地走着,随心所欲地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片碧绿的草地,这片草地平坦、空旷,他俯下身可以闻见绿草的清香,世间万物纷纷扰扰,太多杂事困扰人心,心烦意乱的时候并不需要那么多人无意义的安慰,因为旁人永远无法对你的情绪感同身受,静静的一个人待着也很好。

庄子安安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心渐渐的宁静了下来,远处的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远处的人吆喝着什么听不大清楚,远处的炊烟袅袅看不太真切,不知不觉的庄子睡着了,他太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莫名的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没有惹人心烦的诸事,只有姹紫嫣红一片,而他成了一只漂亮的蝴蝶,扇动着轻盈的翅膀在花丛中流连忘返,他就这样自由自在地飞呀飞,看着五彩缤纷的花朵,闻着清新的空气,逍遥的不像尘世生活,梦里可这美好啊,没有琐碎的事儿,也没有乱七八糟的那些事。

可是梦终究是梦,人迟早会醒来,发现不过是黄粱一梦。当庄子醒来时,他有些恍惚,究竟是梦中的他变成了一只蝴蝶呢?还是现如今蝴蝶变成了他?蝴蝶与他是否本就是一个人?对于一个浪漫主义者来说,每一次的体验都足够让他细细思索许久许久,蝴蝶的欢乐也永久停留在他的脑海里,很久很久都忘不掉。所以后来他说:“物物而不物于物。”绝对不能成为外物的奴隶,我们都是自由自在的个体,要随心所欲,随遇而安。

他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就像孔夫子一样周游列国,虽说不如孔子门下有七十二贤人、弟子三千,但是他高洁的品性也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位圣者。在那个年代,像他一样才华横溢的人自然是声名远播的,就连楚威王也听说了他的才气,赶紧派上使者带上最丰厚的礼品诚挚的邀请他来做相国。这于他这样的百姓来说是君王莫大的恩赐,换做旁人早就感恩戴德、三叩九跪的接受了,可庄子注定与旁人不一样,他拒绝了楚国的使者,还言之凿凿地说:“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他不奢望处庙堂之高,他只愿居江湖之远,他想像乌龟一样自由自在,哪怕在烂泥里也过得顺心如意,不愿在朝堂上勾心斗角,算计来算计去,那是无法自由快乐的,金钱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他是快乐自由主义至上者。

旁人笑他太疯癫,他笑旁人看不穿。有一次,不知从哪来的一只海鸟神奇的飞到了鲁国,鲁国的百姓对这只鸟超级兴奋,他们可从未见过这样神奇的鸟呀,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甚至鲁侯还花了大阵仗把这只海鸟请进了太庙,用招待贵宾的方式招待它,给它好酒好肉,请它欣赏丝竹之声。可是鲁候的热情并没有得到他期待的效果,海鸟没精打采的,没过几天就死了。大家纷纷百思不得其解,已经这般招待了,竟然就这样一声招呼也不达就死了?庄子默默解释道,这些人用错了方法,鸟应该在森林中生活,自由自在的晒太阳,自由自在的啄虫子,自由自在的飞翔,而不是用我们人类的思维给它好酒好肉把它关起来,子非鸟,安之鸟之所愿啊。应该用对方喜欢的方式去爱惜对方,而不是我行我素的用自己觉得棒的方法,那样可能适得其反、得不偿失,这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人在红尘万丈中穿金戴银,讲究绫罗绸缎,十分重视自己的穿衣打扮,庄子却是不同的。他时常粗布麻衣,衣服那是缝缝补补又三年,草鞋也是东一个破洞、西一个破洞,换做旁人早就尴尬的不敢出门了,可庄子无所谓,他这身打扮去见了尊贵无比的魏王,高高在上的魏王见了庄子这番打扮,有些心疼,追问:“你怎么落魄至此呀?”庄子神色不变,施施然道:“我不过是不讲究吃穿罢了,却不穷苦,内心丰盈的人不能算落魄!”看呐,他是真真正正的视金银财宝为身外之物,只看重是否内心有丰盈,物质于他来说算不上什么,精神生活才是他追求的永恒目标。

逍遥,说起来容易,真正能够达到确实难得,这时间有太多牵绊,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自由、无拘无束,能够随心所欲的过日子,可是要能真正得到难于上青天。庄子却用他的一生实现了逍遥。学生时代,都学过一篇名叫《逍遥游》的课文。文中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一种鸟叫作鹏,鹏能飞得很高很远,体型巨大,没见过世面的小鸟雀发问了,它们叽叽喳喳地说:“鹏鸟飞得这么高,这么远,我们在蓬蒿飞来飞去,也算是飞到边了。大鹏究竟想飞到什么地方去呢?”目光短浅的人有所凭借,而至德至圣的人无所凭借,无所羁绊,那些潇洒自在者正是他们。有时候不需要他人理解,也不必过多的在乎别人的眼光,世上总是清醒的人少,糊涂鬼多一些。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大概是他对生死的态度。陶渊明面对生死时说的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庄子更是让人惊讶不已。携手相伴的妻子离开人世,多少人一蹶不振,哭得肝肠寸断,可是庄子却好不忧伤,还唱着歌儿,打着节拍,快乐得像是家里刚娶了新媳妇。前来吊唁的人纷纷指责他太过分了,这样子是想干嘛!庄子也不恼怒,慢慢解释,他说妻子去世他当然悲伤,可是人需要理智的克制,况且人的生老病死就如四季变化一样,经历春夏秋冬,遭受各种酸甜苦辣,现在她去了,我们应当为她高兴,要节哀,话音刚落,庄子又轻快的唱起歌来。吊唁的人都觉得他说得是疯言疯语,估计是受刺激太大了,一时不清醒。

但他很清醒,一直明白自己说得每一句话、每一次思考。他轻松的对待妻子的丧事,后来也秉承着自由浪漫为原则面对自己的身后事。当他快要去世时,弟子说要选出众多好东西为他陪葬,可他摇了摇头,坚定的拒绝了,他说天地是他的棺材,世间万事万物都是他的陪葬品,星辰雨露,阳光大海,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都是他的陪葬物,他并不需要那些俗物了。多么潇洒的说辞,多么自由的理想,旁人看不懂他、读不透他,都觉得他疯疯癫癫,可他是再清醒不过的人了,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何为自由,何为浪漫,那些说着大道理的人,又有几个像他一样,将理想变为现实,随心所欲的过完这冗长的一生呢?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庄子,做他梦里的一只蝴蝶,倾听他的烦恼,陪着他感受世间的万事万物,不必有过多的言语,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完属于自己浪漫的一生,像他一样,清静无为,潇洒自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宝贝已经上小学了,在这接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对于孩子来说,经历了许多、改变了许多、成长了许多,也收获了很多。...
    泉北阳光阅读 74评论 1 0
  • 《西虹市首富》未播之前就开始了各种宣传,作为继《夏洛特烦恼》后闫非和彭大魔再次合作的影片,无疑让人充满着期待。 因...
    冥欢阅读 171评论 2 1
  • 这是栗子先生X说给我的故事,也是他留给我为数不多的散文诗 篇一 这是一场邂逅 是骤雨时与蜗牛的邂逅 阴云散去 才发...
    碳烧栗子_Red阅读 91评论 0 0
  • 闺蜜总说自己成熟的太晚,拖沓了人生的节奏。归根到底,在该现实的时候太浪漫,矫情、自负,最后浪漫也变成了虚无。 ...
    相遇晚晴天阅读 51评论 0 0
  • 一、新世界,全新的你与我。 多年前在家人的盼望与迫慌中诞生的我们,从婴儿开始中的迷茫的哭喊中,大人欣喜的期盼中;从...
    A释然阅读 16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