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晚春初夏的早晨一如往常,春天的清凉没能赖多久床就被夏日的闷热叫醒了。

床上的老太太睁开眼睛,轻轻拍了一下握着自己手臂的手,轻轻地啐了一口:“都七老八十了,还是这么毛手毛脚的。”不曾想手却稍稍加大了一下力度,接着耳边响起了慵懒的声音:“这毛病估计这辈子都改不了喽。”

“醒啦,要不再多睡会?”

“睡不着了。”

伴随着密密的私语,两人从床上起来,拾掇了一下着装。两人都是一身宽松的运动装,老头把一个小腰包从床头柜里拿了出来,别到了自己的腰上,老太太把桌上的钥匙,手机塞到了腰包里。

“今天是去公园还是去江边?”

“去江边吧,天气好像有点热了,江边风大点。”

“好。”

洗漱完毕,两人提着水壶牵着手从家里走出来,慢慢踱步在通往江边的路上。老头的手指悄悄地摩挲了一下老太太的手心,被老太太瞪了一眼,老头陪着笑脸把手指收了回去。

“诶,早啊。你们来了啊。”

“早啊,你们今天精神不错呀。还换了新行头。”

“嗨,啥新不新的,一把年纪了,穿啥都一样。”

“一把年纪咋了,人总有对美的追求的嘛,挺好的。”

每天早上起来跑一会步,是他们多年来的习惯。只要天气允许,他们都会去住的附近慢跑几公里再回去吃早餐。

跑完步,老太太蹲在石椅旁压腿,老头坐在地上一手握着她的脚,有节奏地帮她压着,一手放在她的膝盖上,用手心轻轻地帮她按摩着膝盖。

“天气是有点转热了,这膝盖还是有点凉啊。”

“嗯,稍微在用力点。诶,对,对…”

江风拂过老头花白的头发,丝丝的汗水染湿了他的鬓角,老太太从自己肩上拿下毛巾帮老头轻轻地擦拭。刚好这时候一片黄色的落叶落到了老头的肩上,老太太拿起了这片落叶端详了一会,放到老头眼前晃了一晃,老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嗯了一声,就又继续帮老太太压腿了。老太太看了一下手里的落叶,又看了一眼认真在帮她压腿的老头,眉间绽开了一朵鲜花。

两边都压过一轮之后,老太太放松了一下,搀着老头慢慢站起来。两人又牵着手,慢慢地往回踱步。

“中午吃啥?”

“不知道,去到市场看看再说。”

“好。要不今天做红烧肉吃。”

“年纪这么大还吃这么油腻。”

“就煮两块,好久没吃了。”

“好吧,不许多吃。”

“再做个秋葵,秋葵好吃。”

“好。”

早上的菜市场还刚开起来,人流也并没有很多,大部分是中老年人在买菜准备中午饭。现在的大部分年轻人买菜都会去到专门的农贸超市,那里相对干净,而且明码标价,没人工服务,购物全自动化。但是老太太就一直坚持来这个菜市场买菜,因为她觉得,这个地方有更多的生活气息,她享受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而不是对着一台发声机器。而老头每次都会幸福地牵着老太太的手,看着她和摊主拉家常,在菜摊前挑菜,尽管他进菜市场之前偶尔会打一两个喷嚏。

在菜市场走了一圈,老头手里多了一个环保盒子,里面装着他们今天中午的食材:五花肉,秋葵,香菇,木耳。

“我觉得现在菜市场比以前的整洁多了呀,你咋还打喷嚏呢。”

“老毛病呢,也就偶尔打一下,没啥大碍。”

老太太放开了老头的手,改而挽着他的手肘,头轻轻靠着老头的肩膀。

“几十岁了,还这样,让那些小年轻看见笑话我们。”

“爱笑不笑。我觉得他们呐,羡慕都来不及呢。说不好还能上个信息墙或者小年轻的消息素材里面呢。”

“那我们,可以当明星了?”

“那是,老网红。”

“嘿嘿嘿。”

回到家,时间也还尚早,环保盒的食材就先放到保鲜箱了。老头捋起袖子先在厨房捣鼓起他们的早餐来。

“您好,您点的小米粥,水煮蛋和小咸菜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好的,你下去吧。”

“啫!”

“少贫嘴,坐下来吃。”

“好。”

早饭过后,他们把身上的运动服换了下来,擦拭了一下身子,换上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老头打开了电视机,开始看早间新闻。老太太则把他们的脏衣服分类放进了洗衣器,开始洗涤,完事以后老太太也坐在了老头身边,头靠在老头的肩膀,陪着老头一起看早间新闻。

“现在世界变化得真快呢,我们那时候哪有这么多这些东西呀。”

“是啊,不过也挺好的,能多看些东西嘛,小时候哪敢想这些。”

“嗯呢。”

早间新闻完了以后,老头进书房拿出了他的文房四宝,又要开始练他的字。老太太帮他铺好了纸垫,往墨砚里倒了一点水,拿起墨娴熟地帮老头磨墨。老头捋起衣袖,执起毛笔,蘸上墨汁,煞有介事地一顿狂写。

“诶,你都几十岁人了,能不能稳重点。这龙飞凤舞的,一点章法都没有!”

“额…失误失误,我慢点写。”

“是要慢点写,你又不是啥大书法家,想写好还是按部就班来的好。”

“好的老师。”

老头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态度,认真地一笔一画写着,咋一看上去,还是有那么一点味道的。老太太一边在慢慢磨墨,一边安静地看着认真的老头在写字,嘴角勾出了一弯新月。

一张张白皙的纸,浸染了整齐的墨路,展示着老头一个上午的成果。老头把笔放到笔架上,伸了个懒腰,按着顺序就先把纸墨收拾了起来。老太太早已停下了磨墨,把老头的成果一张张叠了起来,没干的都小心翼翼的吹干,以防粘连到一起。

“把笔洗完我就去做午饭了。”

“嗯,去吧。我把你这珍贵的墨宝给收起来啊,等以后慢慢升值。”

“好咧,识货。”

老头驾轻就熟在厨房摆弄了起来,不一会儿香气就弥漫开来了。

“还记得以前,我们没锅没盆,只能煮面吃吗?”

“啥没锅没盆的,当时条件也没多差好吗。而且面条做得也挺好吃的呀。”

“好吧,是还不错。”

吃罢午饭,老头开始捣鼓阳台上的几盆盆栽,红花绿草迎着初夏的阳光显得格外的鲜艳。而老太太在靠着阳台的小书房里,拿起一本书,继续她昨天那未竟的阅读。一个在门外,一个在屋内,无论是专注阅读的老太太还是一心摆弄花花草草的老头,却始终会在对方的余光内从不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头偶尔一下的咔哒咔哒的修剪声停了下来,老太太却不知何时眯上了眼睛,手上的书靠着膝盖,看着想要滑落下来。老头洗了洗手,也没拿毛巾擦,直接就往身上磨蹭了几下,然而他仿佛想起了啥,偷偷瞄了一眼老太太,发现对方正在酣睡,并没发现他这个用衣服擦手的小动作,也就吐了吐舌头,松了一口气。确保自己的手干了以后,他轻轻地把书从老太太的膝上拿走,把她的手护着她的小腹,然后拿了个小毯子盖住了老太太的小腹到膝盖。他抬头看了看当空的太阳,稍稍掩上了阳台的门,打开了轻柔排气扇,躺在了老太太身边。老头把手轻轻地放在了老太太的手上,眯上了眼睛,也进入了小憩状态。

阳台的窗帘不知何时被小虫蛀了一个洞,午后的阳光调皮地穿过小洞,刚好在老头和老太太紧握的双手上舞出了一颗温暖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