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光 现实世界(8)

96
戲子J
2016.12.13 19:11* 字数 2550
图片来自网络

“妈妈我回来了!”

“宝贝回来了,来,把书包放下!”

妈妈将遥控器放在电视机上,为我卸下书包。

“宝贝,今天回来得怎么有点晚了?”

“哦,碰到几道不会的题目,就去了趟办公室,请教老师。”

我背对着妈妈假装在吃桌上的菜。我不敢直视妈妈的双眼,因为我撒谎了,我根本没有向老师请教什么问题,我浪费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干与学习毫无关系的事情,我不敢实话实说。

“欸,还没洗手就夹菜,多不卫生,快去洗洗手,我来给我们家宝贝盛饭。”

盛好饭,妈妈不忘将电视转换为中央一台的新闻联播(政治老师曾建议我们要多看新闻联播,了解国家大事,紧跟高考时政热点,于是新闻联播成为了我这段时间必须且只能看的电视)。晚饭在新闻联播和妈妈对我白天学习情况的询问中结束。妈妈开始收拾碗筷。

“等会儿要不要跟妈妈一起去散散步?”

“不了,我还是留在房间里看书吧!”

“行,那妈妈就在附近走走,很快回来,手机留给你?”

“恩,没事,去吧去吧,我看书喽!”

接过手机,走进自己的狭小房间,关上门,坐下,拿出英语课本,大声读出来。半小时后,我按计划开始做文综模拟测试卷。对完答案已是晚上十一点整。试卷上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记让我看得紧张,心在体内阵阵紧抽。我的文综总是这样,无论如何费尽心思死记硬背,如何多做题,都还是这样的结果:永远摇摆在及格的边缘。

失落如野草般疯狂蔓长,黑夜中的荆棘无限蔓延。

我需要找个人说说话,十五分钟,就十五分钟。

拿出手机,右手食指在按键之间来回移动。

“彤,你睡了吗?我想和你说说话。”

回复很快收到:“没睡。暖城,怎么了,是不是又在为学习犯愁?”

沈彤是我在圣井的最好朋友。我们形影不离,我们没心没肺,我们开心地过着每一天每一秒,细数青春的纹络。沈彤是我现在始终保持联系的唯一朋友,因为我们关系够铁,没有受到时间、距离的影响。做对方一辈子的好朋友是我们之间的承诺。

我继续按下手机按键:“都复习这么久了,我的文综还和原先一样差,我觉得好担心,好害怕,万一高考还是不理想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呀?”

“才补习多久怎么就败下阵了?你应该这样想,自己连数学都搞定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对吧?别总自己吓自己,其实我们家暖城已经很厉害了,只要再努力一点点,坚持下去,就会成功的!”

“真的吗,我真的能行吗?”

“哎呀,当然是真的,只要你专心复习,就一定会进步的!那个,关心关心你,你不会真的想跟世界断绝交往一心只读高考书吧,除了那个叫慧子的同桌,最近有没有交到新朋友?”

“纠正一下,慧子是我同桌不算是朋友啦。我是铁定心不要跟我们班的那些木头同学们走得太近,我也不想再过原先那样疯疯癫癫的生活挥霍了光阴。不过……我今天认识了一个叫陆子夜的男人和一个叫凉的女人。”

“看你这样我都要心痛死了,好好一个活泼的女孩你偏偏要把她改掉。不过‘男人’、‘女人’什么情况?还有那女人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就一个字,没有姓?”

“你可别心痛了,反正一年过后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就又恢复原样了嘛。至于我新认识的人,他们的具体年龄我也不清楚,感觉应该已经可以称为‘男人’、‘女人’了,男的似乎二十四五,女的不太好猜,三十左右吧,我也不知道凉是不是她的全名,总觉得她是个偏阴偏冷的女子,不好接触,呵,奇怪的感觉。就这样吧,只准备和你聊十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哟,我的奋斗之心又回来了,还是抓紧时间继续看书吧。你就等我的下次消息喽,爱你!”

“真无语,每次都只给人家这么点时间的,算了,看你身在他乡也不容易就不跟你计较了,祝你和两个新朋友相处愉快。早点睡吧,也爱你!”

其实只有一个人愿意做我的朋友,凉不是。我心里默默想着。放下手机,继续看书。


这是个什么地方?只有一种颜色,只有一种存在,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飞鸟,没有游鱼,没有声音,没有状态……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在这个未知的领域疯狂肆长,如血般红艳刺目,蔓延在每一个角落,占据着每一处空隙,每一条狭缝,那般坚定、那般固执。这是一个静止的领域,反常的地方,扭曲的地方,时光飘荡,岁月恍惚,存在而不存在,有意义而无意义。似乎很大,比宇宙还大,没有边际,没有天地;似乎很小,比书本上的圆点还小,除了整齐涂抹的大片血红什么也看不见。

繁茂。空荡。虚无。

迷幻的安宁,诡异的平静,虚假的和谐。

渐渐的,渐渐的,所有红色都开始朝一个点汇聚,上升,有个物体正在形成,愈益明显,愈益清晰,但还是模糊的,看不太清楚,像是一口古井的轮廓,陌生却又似曾相识。井口一只乌鸦停滞,这是这个地方刚刚分化出的第二种颜色,黑。

看不见的井底似乎是这个领域的中心,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飞速运转,贪婪地吞噬周围的红色,上一簇曼珠沙华被活活吸走,下一簇又迅速绽出重重血色填补空缺,如此反复循环,没有穷尽。古井还在变大上升,井口的乌鸦突然飞了起来,猛一调转头,朝井口疾速俯冲,如同被敌方无情摧毁的黑色战机,直线下坠。


“宝贝醒醒,醒醒!”

血色画面一层层碎裂,幻化成虚无,剩下的,是一片死黑,没有边际。

睁开眼。我趴在桌上,台灯的光亮有些晃眼。

“妈妈!”我揉了揉双眼,妈妈的形象似有若无,模模糊糊。

“好了,快上床睡去,别着凉了,这都已经一点钟了!”

我摇晃着站起身,肉体似乎早已脱离了地面,轻飘飘的,在空中游荡,隐约中还能接收到屋外三两句男人女人们的争辩声、嘈杂的电视声、麻将声、狗吠声。上床,盖上薄毯,闭眼,入睡。一切如虚幻的梦境,行进自然。我是被睡虫操纵的木偶一只。


“叮铃铃……”

身体被什么摇晃着,左、右,左、右……轻轻的,富有节奏的,给人以置身于温暖摇篮中的错觉。我是深海中的一条鱼,游荡在海藻轻柔抚摸的波光下。

“宝贝起床了!”

“快,起床了!”

妈妈的声音夹杂闹铃声冲破浅薄的幻念,自双耳流进脑中,意识战胜幻念叫醒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我迅速从床上坐起,穿衣。

妈妈按下闹铃。外界的叫卖声,讨价声,男人女人的对话声,婴孩的啼哭声,未经过滤,杂乱无章地闯入房间。清晨的第一感是烦躁的,因为外界开始沸腾的嘈杂。

脑袋有些沉重,像是被昨夜的梦扰乱了。

是梦吗?什么时候,在哪里?夜晚木桌上?

是梦吗?怎么觉得那么真实,似乎确实发生过,又好像即将发生,虽然那里没有我的身影?

开遍曼珠沙华,红艳似血的地方,还有古井,还有乌鸦……身体轻微一颤。是梦?是现实?发生在昨日?今日?明日?未来?还是未来的未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