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嫁给了鬼王!!!

“咣当,咣当,咣当……”“咚咚咚——咚咚咚——”一阵吵闹声把我唤醒了,惺惺忪睁开眼睛,发现我居然盖了个红头盖。我一脸茫然地低头看了看,什么鬼?我居然穿着嫁衣!难道我在做梦吗?我这是在哪呢!一万个问号浮现在脑袋里,我扇了自己两巴掌,不是在做梦啊!

摘下红头盖,四周瞧了瞧,这不是电视剧里的轿子吗?我为什么会坐在里面?扒拉开小窗口的帘子,外面一片昏暗,幽暗暗的,冷风吹得我不禁一哆嗦。跟随队伍的一位老婆婆瞧见了,赶紧挤出一堆笑脸过来询问我。

“怎么了孩子?”

“老婆婆,我们这是要去哪?我为什么会坐在轿子里?”

“哎呀,你这孩子是糊涂了吧,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啊,你可是鬼王钦点的人。”老婆婆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

“鬼王?!”我惊呆了,“你们在拍戏吗?还是在玩cosplay?”

“什么拍不拍的,你肯定是被吓傻了,适应适应就好了。”老婆婆叹了一口气。

“我要下来!我要下来!”我急得拎起裙子想下轿,可是身体好像被控制了一样,怎么也站不起来。

“姑娘,您还是乖乖的为好,不然啊,嫁过去了,不出一个时辰,您就被杀咯。如果表现好的话,说不定鬼王高兴,给您留具尸体。”老婆婆“咯咯咯”地笑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

我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乖乖地坐回去,红头盖也不知怎么的,自己飘了回来。

颠簸颠簸,颠的我真有点想吐。“我难不成穿越了?不是吧,真玩这么猛的啊。”我不禁自言自语道,“既然明的不行那就只能先坐等观察了,我可不想死,我还没谈过恋爱呢,怎么能这样就死了。”

别人穿越都是跟什么王爷啊,锦衣卫啊,那些大大的帅哥。我怎么就没这好命,跟什么鬼王,啊啊啊啊啊啊,真烦,靠。

唢呐声渐渐地停了,锣鼓也都停了,突然间,一阵大风袭来,让人不禁寒毛竖起。“参见大王,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已经到鬼王的老巢了,我幻想着鬼王的样子,40岁秃头大叔?还是50岁的油腻中年?咦,不敢想象。我还是赶紧准备好计划逃吧,其实也有点庆幸,本姑娘正巧喜欢看这种恐怖鬼片,所以啊,面对这种情景,并没有慌张的摸不着头脑,不愧是我。

我感到轿子好像在飘,忽然间又停了,“哗”帘子掀了开了,我紧张的攥着手,准备着瞧这老头。

我的身体又好像不受控制了,自己走出轿子,坐在一个凳子上,“唰”我从头盖下面瞧见一双脚,虽然我不害怕鬼,但是这次是鬼王啊,属实有点紧张。

呼吸都有点开始不正常了,他慢慢地向我这走来,我想站起来远离他,却好似被什么东西牢牢地绑着。

该来的还得来,我屏住呼吸,紧闭双眼——红头盖被掀开了。

一双大手捏住我的下巴,“小东西,这么怕我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那声音雄厚又带点磁性,别说,还挺好听的。

不对不对,以前?我以前认识鬼王?没耐住好奇心,悄悄的睁开眼睛。

我靠!一张堪称完美的脸出现在我面前,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诱人的嘴唇,不禁看得出了神。

“看够了吗?”鬼王刮了刮我的鼻子。

“没……没有。”我想也不想地说了出来,“啊,不不不,不是,看够了看够了,也就那样嘛。”

他被我这样给逗笑了,忍不住“噗嗤”了一声。

我有点不好意思,果然“侠女难过帅哥关”,我竟忘了我是要逃的人,毕竟单身了也有十八年的我,难得瞧见那么帅的帅哥。

“啊,那个……我……”我正想说些什么,肚子就咕咕地叫来了。

“先吃吧。”还没等我说话,鬼王一挥袖,桌子上就摆满了我爱吃的。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我看着这些菜,忍不住开始动筷。

“因为我是鬼王啊,你不怕我在菜里下毒吗?”他轻轻笑了一下。

“咳咳咳”我一下子被噎住了。

“骗你的,还是那么傻,怎么一点也没变。”他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多吃点,我可是找了你千年,怎么可能会害你。不容易啊不容易,可算把你找回来了。”

我呆呆地看了看他,能看出来,鬼王的眼神里透露出喜悦,难道我以前真认识他?

“我们以前就认识吗?”我有点好奇。

“我们不光认识,你还是我的心上人。”鬼王说到这,不禁在我耳边悄悄地吹了一口气。

“什么毛病。”耳朵特别敏感的我,一下子脸都红了。

“和以前真是一点也没变。你肯定不记得我咯,我可是等了你好几轮,才把你盼回来了。”他给我夹了块红烧肉塞在我嘴里。

真好吃,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见他就好像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没有排斥感,我可是对异性特别敏感的一人,唯独他,是第一个。

说来奇怪,一个鬼王居然给我又是夹菜又是洗脚居然还亲自服侍我睡觉,他居然是鬼王?怎么说我也有点不信,不过挺好,这样我就有机会逃出去了。

吃饱喝好睡好,我悄咪咪地看着大门,鬼王啊在我睡觉的时候就出去了,说什么去抓鬼,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他就是鬼王,还抓鬼,搞不懂搞不懂。

宫殿里有挺多小鬼的,我一开始被他们吓得不轻,一个个长得怪头怪脑。

“三,二,一”我默数三个数,立马冲向大门,还没走两步,就不知道撞到了个什么东西。抬头一看,是鬼王!我尴尬地一笑。

“看来不安分哦。”他的脸上虽然挂着笑脸,但我能感觉到一丝杀气。

“没没没有啊。”我试图掩盖自己的心虚和慌张。

鬼王二话没说,把我扛在肩上,走进一间房间,好像是他的卧室。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用力抵抗着,“臭流氓,放我下来!”

“让你不听话。”他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啊!”我瞬间没了志气。

他把我放到了一张床上,随即就压在我身上,凑在我耳边说:“以后还乖不乖了。”

“乖乖乖。”保命要紧,保命要紧,我不得不妥协。

“唔”他突然间抓住我的双手,碰到了碰到了,我留了十八年的初吻就这么被一个鬼夺走了!但是他的唇好软好软……

“……”

“醒醒范琪琪。”我好像被谁推了一下,揉了揉眼睛,擦了擦口水。

睁开一看,我在教室!我没嫁给鬼王啊!我开心地看着四周,握着小樱的手,“啊,小樱,我好想你。”

“你脑子有泡吧,看,新来了一个同学,可帅了。”我向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

鬼王?!不是吧,不是吧,我不是在做梦?这人怎么长得跟我梦里出现的那个鬼王一模一样?我不可思议地掐了掐自己的脸,这次是真的好疼。

我瞧了瞧我旁边的空位,不会坐我旁边吧!

“好了,同学们安静,我们班新来一位同学,他叫楚渊。”班主任进来拍了拍讲台。

我记得我记得梦里的鬼王好像叫……儊淵!

“楚渊同学,你做到范琪琪旁边吧,就那边那个空位置。”

“好的老师。”

“我靠,这声音怎么也那么像。”我忍不住小声呢喃了一句。

班上女同学没一个不犯花痴的,眼睛瞪得直勾勾的,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她们背后的怒火,那羡慕的眼神,都快溢到宇宙里去了。

“你好啊,同桌。”他在我耳边悄悄地吹了吹……

我愣住了……

为君素衣白裳,亦为君凤冠霞帔,指尖一点红,眼角一滴泪,尘封了半世迷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是梦一场 我又做了那场梦。 梦里一片旖旎,周围都是阴暗的黑色,我被一人压在冰凉的木板上,正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
    露过四季阅读 1,726评论 0 2
  • 这是一篇沙雕文。 某天,又是墨家三宝加上双玄,薛晓和漠尚聚在一起的日子。 沈清秋突发奇想,对大家道:“誒,我有一个...
    淡墨初夏阅读 1,479评论 4 17
  • 某天,花城和贺玄各自带着谢怜和师青玄出去喝茶。 他们坐在一家小茶馆里,环境布置得清淡优雅,茶香泌入心扉,很是舒适。...
    淡墨初夏阅读 484评论 4 11
  • 眨眼之间,已经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 又是一年夏季。酒吞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人坐在缘侧自饮。想起茨木过了成人礼后两人坐...
    卡拉的小猫阅读 56评论 0 1
  • 、001 死不瞑目 以金色为基调的豪华客厅里,缤纷的水晶吊灯下面,躺着一具面色青白,双眼圆睁的尸体。 圆睁的双眼诉...
    A00清欢小说库阅读 62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