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派建筑背后的影响因素

96
开玩笑Vem
2018.01.05 22:37* 字数 9561

本意初衷

繁琐的辞藻,虚无缥缈的描写,虚伪的精神层面的包装,面对一层又一层的包装和人为主观的再加工,从一开始为了记录实际演变成感情泛滥的文字游戏和美化神化的包装,表面的浮华辞藻下其实是浑浊不堪的浅薄认识,真正的意义已经被模糊扭曲,成为一位光鲜亮丽而没有骨头的献媚丑角,为了将建筑回归本意,以达到最直接而实在的建筑成因,深入浅出地带你实事求是地走进当地,用坐落已久的原住居民的视角来看待建筑本身。

首先一定要说的就是气候,天气是困扰居民最大的问题,毕竟人斗不过天,所以需要适应其规律,预防和利用环境因素。


知道你在徽州生活过没有,皖南虽然湿润,但远没有到成都那样川狗吠日的程度,是正常的亚热带季风气候,而且降水集中在5-8月,冬天晴天并不少,夏天热成狗。所谓阴冷,不过是拿不采暖的室外气温跟北方室内采暖气温比而已。冬天室内只要点个炭火,完全没有寒冷问题。夏天四十度高温湿热,才是要命的。


徽州地处北亚热带,属于湿润性季风气候,具有温和多雨,四季分明的特征。年平均气温15°――16°C,大部分地区冬无严寒,无霜期236天。平均年降水量1670毫米,最高达2708毫米。降水多集中于5-8月,水热资源十分丰富,适宜多种林木、茶叶、果树及农作物生长。


徽州的中低山地大部分为黄壤,山地黄棕壤,土层较厚,石砾含量较高,透水透气性能良好,肥力较高,有利于木、茶、桑和药材生长。


丘陵地带多为红壤和紫色土,质地粘重,酸性,肥力很差,但光热条件好,适宜栎松、油茶等生长,山麓盆地与平原谷地多砂壤土、溪河两岸多冲积土,适用于农业耕作。

于徽州境内自古是群山叠嶂,可耕种的地也自然相对少,农耕生产难以发家,于是,在徽州地区逐渐形成传统,男孩们选择入仕或是经商,因此古往今来,徽州的官员和商人无论规模和影响力都在中国历史上形成了非常重要的一股洪流。其中徽商成为了中国古代四大商帮之一,在促进古代经济发展方面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青砖

制作砖雕的原料是水磨青砖,它与砌筑墙体普通粘土砖有所不同,是特制的。据考:经过精选无砂碛的泥土,注入泥池,和清水搅拌成泥稀浆糊状,稍后待泥渣子沉淀,上面泥浆湖放入到另一个较点泥池过滤。再经过沉淀后,排掉上面的清水,等一两天,使其略干一点即用牛把它踩成千斤泥,反反复复直到踩成泥筋,如同揉面粉为面筋,把泥巴揉熟子。才可以做成砖坯,待砖坯晾干后,方可入窖烧制。烧窖要掌握火候。成功后封窖时,用水浸烧,砖色以青灰为最佳

=


《简志》载:“秦置黟(古为黝)、歙二县,属鄣郡。”《简志》回避了建县的具体年代。大概在秦时建立。


夏天,那时候,家家的楼顶会有一个开放式的小阁楼之类的,这里可以晒一些干货,也可以晒衣服之类,夏天在徽派建筑中很凉快。


说的冬天,必说的火炉桶,冬天一来,家家户户要提前备一些木炭,很多人家都是烧柴的,所以平日里会有木炭储备,很多老年人还没入冬就要准备好火炉桶了,对于身体不好的,大概一整个冬天都离不开它了。


徽商,别名新安商人,是明清时期与晋商齐名的商帮


阴冷,幽暗,和逼仄昏的徽派建筑


儒道释的崇拜

徽州大光明顶(《倚天屠龙记》历史故事原型),历史上4个天子、3次明教农民起义(陈硕真、方腊、朱元璋)都在这里发生,因“儒、释、道”三教合一而得名,位于黄山东北麓,与清凉峰对峙成为古徽州的门户。

团结人心,使人民对国家有精神文明的依附

周世宗灭佛,僧纪荡然,典籍散失,佛法趋衰,很多传入本土的正宗佛学其实已然消失。北宋诸帝保护佛学,然道学渐盛,佛教受其影响,佛学很大的程度上学习了道教与儒学的东西,并深受中国文人的影响,提倡虚幻不实,超脱苦海,隐世,慈悲,爱......。

明代诸帝大都尊崇佛教,而加以保护,同时又监督僧侣,以谋其兴隆。惟世宗崇道排佛,由是佛教渐衰。


罗盘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发展成指南针?当时,自身国力强悍,本国富裕,谁往外跑?看风水比四处奔波海上来钱快!


在儒学盛兴,经济发展,战乱减少的时代,特别是明清资本主义经济发达的时候,佛学逐渐衰弱,其实佛学根本就不适宜,或者说不可能壮大发展,它的经济模式落后,整个仪式也大大异于中国的传统思想,比如剃发,让佛学经久不衰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它满足了道,儒所不能满足的人类精神需求:有神论·大爱·慈悲·虚无主义等


教与皇是相辅相成的,教象征着精神的统治,象征着神权,而普通人如果要拥有高于普通人的权利,就需要这样那样的繁杂凭证取得人民的思想认同,保持传承的正统性,比如:禅让制度中登基后的大型祭祀。

谶纬,五经


道家,清高淡雅,提倡无为中庸致和,淡泊名利。佛家,空灵玄虚,不食烟火

儒家思想关注的并非“自然“科学”,而是人与社会,儒学之关心眼前,如何改变,不谈空与高。与道家区分。

三纲五常,百善孝为先

三人行,必有我师,有朋自远方来,不予乐乎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所以在这样的思想下,人们更重视此类关键词:礼仪,师学,君子,小人,贤学,自省,人和,修身养性,富人的社会责任,交流与学习

所以才会产生一种兼容并包的力量,也是儒学长立不倒的原因,因为你只要读书,只要学习,只要讲道义重情义,有这种态度就是对儒学的间接性对号入座,也就是人民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儒学的门槛。


商人在财力上取得地位后,源于虚荣心,更希望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茶足饭饱之后就喜欢研究或者提高自己的精神价值

儒商这是程朱理学的正宗流派,奠基人程颢程颐及理学集大成者朱熹,祖藉均系徽州篁墩。它从南宋前期到清乾隆年间,在徽州维系了600多年,对徽州社会经济文化都有很大的影响,新安理学核心是伦理常纲,同时也倡导"穷理之要,必在于读书"的重学思想,"天理为义,人欲为利","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理不计其功"的思想和"修内政","攘夷狄"的节义思想;

儒家讲究禁欲,所以克己复礼,严肃

历史上的“新安文化”独树一帜,新安理学新安医学徽派朴学新安画派徽派版画、徽派篆刻、徽派建筑徽派盆景徽雕徽剧、徽菜等,曾以其卓越的成就著称于世。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大花园中绚丽的一角。

建筑图纸是由美术师绘制水墨画开始,为讨好儒商,一般都会设计得结合儒家思想,且具有文人气息

中国水墨画主张“密不透风,疏可跑马 ”

新安画派 一反柔媚甜俗、奢靡华贵之气,开创了一代简淡高古、秀逸清雅之风,形成了中国绘画史上著名的“新安画派”。新安画派的画家由于长期生活在两山一水之间(两山即黄山、白岳;一水即新安江),因此抒写家乡的山水是他们世代的夙愿。传统儒学和遁世修悟的禅宗思想与这里的山水清气、云海大观赋予艺术家以灵感,激发出画家与大自然的共鸣。新安画派反对专事模拟,主张师法自然

明清,程朱理学

古徽州的衣冠大族原本就是中原的精英,徽州又是朱熹的故乡,重文重教“以人入仕、以文垂世”早就深入人心。徽州人勤劳进取,他们深知要维护宗族荣誉,获得宗族的认可,只有发奋学习,他们“读朱子书、取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礼”。

风水理气派兴盛

理气派的核心内容是九宫飞星理论,它是以九星的运转来决定生气状态的理论, 理气派特别注重罗盘定向、阳山阳向、阴山阴向等,要求不相乖错,以求达到以定生克的效果。其中,河图为体,洛书为用;先天八卦为体,后天八卦为用;八卦、十二地支、天星、五行为四纲,讲究方位,有许多“煞”忌。最主要的是三元、八宅、玄空飞星、三合四大派别,讲究无形的气,天地人的种种感应,强调方位的重要性,相信方位与人事的吉凶福祸有密切的关系,其实就是利用人的出生日期利用命盘的排列根据古人对数据的分析,进行凶吉的判断来选择环境。但一般都是根据风水师自身作为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常识长期积累作为重要的判断标准,其他的术语完全只是文化软实力的包装。

从商很讲究风水(招财,家旺)

汪氏祖先精通风水之术

 黟县宏村承志堂建于清咸丰五年(1855)前后,是清末大盐商汪定贵的住宅。全宅系砖木结构,砖木石三雕精美绝伦,尤以木雕为最。全屋有木柱136根,大小天井9个,7处楼层,大小60间厅房,60个门。占地面积210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是一幢保存完整的徽派建筑,也是一座完全按照风水标准构筑的建筑。沿中轴线,全宅分三进,前进为天井式庭院,中进和后进均为三间式厅屋。三进左右分别有活动室(烟房、麻将室)、马房、厨房、佣人室和回廊等辅弼护屋。承志堂两面为邕溪河,为取得宅门迎水的风水效果,故将大门转向朝西,突出迎水招财。水为财,徽派建筑作为徽商的代表,非常重视财运的风水,所以祠堂也是面朝湖水,四周所有的建筑都面朝湖水环绕。

  中国文化的特质是"天人合一",同样风水文化的追求也是"天人合一"。徵州宅居中天井、庭园和飞翘起的檐角是风水师追求"天人合一"境界的途径。风水对天井的规定是:"横阔一丈,则直长四五尺乃以也,深至五六寸而又洁净乃

宜也。"(《相宅经纂》)这就决定了天井不能太阔,因为"太阔散气"。徵州宅居中的天井,严格按照风水的要求兴建,因此显得狭小。天井狭小,风砂埃尘对厅院的干扰也少,使南屋厅堂临天井一面门扇可以经常大开,或根本就不设门,几乎与天井是统一体。人们坐在厅堂内能够晨沐朝霞,夜观星斗,人与天融为一体。中国文化中的"天",同时也是人文的"天"。徵州宅居天井中的木枧上有"天吉"二字,以示"天吉人祥"之意。前厅天井的木枧上是"天锡纯嘏"四字,《诗.鲁颂.闷宫》:"天锡公纯嘏,寿眉保鲁。"郑玄注:"纯,大也;受福曰嘏。""天锡纯嘏"即"天锡大福"。后厅和偏厅天井上还有"天受百禄"字样,意思是宅主家世世代代有人在朝为官,享受官禄乃上天所授,这同"君权神授"的含义相同。那么,承志堂确可称得上是一座大富大贵的"吉宅"了

路径崎岖,聚财不散。风水中的“曲生吉”


背山面水防战乱

由于陆地与海洋、山顶与山脚的比热容不同,它们吸热与放热时温度变化的速度将不同。陆地与山项比热容较小,温度变化较快。海洋与山脚的比热容较大,温度变化较慢。这样,白天的时候因太阳照射而吸热,陆地与山顶气温上升快,空气受热膨胀而变轻,从而在陆地或山顶形成“低气压区”。而相反,在海面或山脚则形成了温度相对较低的“高气压区”。气体一定会从高气压区向低气压区运动的,于是“海陆风”或“山谷风”就形成了。房子“背山面水”,气流将从前边门窗而入,穿过厅堂房间,最终把室内污浊的空气带走,同时对室内的温、湿度起到一定的调节作用,让室内更为舒适。本来开窗即可,但是由于湿润气候湿气的影响,气压风会带着大量的水汽冲向住宅,所以墙面白色的防水材料是石灰纸浆

由于徽州地区的大族仕家大多是因战乱而由北方迁入的,徽州所特有的地理环境犹如世外桃源,是躲避战争

负阴抱阳、背山面水,意思是把房屋建在河流的北面,山坡的南面,使住宅可接纳更多的阳光,躲避凛冽的寒风,防止洪水的侵袭,便于引水灌溉庄稼。地势更好的村庄左右还有山丘围护,既可调节风向、风力与温度、湿度,形成温和的小气候,又使村落易守难攻,更好地防御外敌的入侵。这就是中国传统风水术所指“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理想格局。

当地理科学盛兴时,风水学的神秘面纱开始被解下,所以近年的风水学发展,知识量越发繁杂,这也是再说难免的,毕竟如果人人都觉得浅显易懂就不存在价值了。

徽州建筑最讲究:高墙、马头墙、小窗、天井统统主要服从防盗作用

天井

天井,汉语词语,一般指宅院中房子和房子或房子和围墙所围成的露天空地,也可以指四周为山,中间低洼的地形。与当地四周山体包围的地形相似。古代徽州地区的男主人大都出门从商小部分做官,所以在家顾家照看孩子的都是女主人,为了防止偷窥甚至盗窃等,都会少开窗户,或者开小窗或门,并且都是高墙,天井即是为了采光透气,也是为了防盗,就算小偷爬上去了,从天井跳下了,不残也伤。

天井具有“烟囱效应”

天井历来在民间传颂中,便认为是聚财、好运的象征,能使屋前脊的雨水不流向屋外,而是顺水归纳入天井之中,这被叫做“四水归明堂”,让上天飘荡下来的一切充满灵性的东西归于宅院,享受上天恩赐的自然之物。按风水理论来说,天井将水聚在一起,水为财富之源,是为聚财。正如常言道“风水天井做的好,迎来财气刚刚好”、“山管人丁水管才,天井布好好运来”。

提高防卫能力。在人丁数量一定的情况下,面积减小,建筑集中,防卫能力更强。早期的徽州区民除了本地的山越人,多是从北方躲避战乱迁徙而来的居民,聚族而居,以御外敌,故千丁之族,未尝散处。后期,徽州商人逐渐发达,个人财富积累,不管怎样露富需谨慎哪,而屋主人又长期经商在外,妻儿老小留在家里,建筑需要有较强的防卫性能。这也导致了当地建筑的私密性极强(不光要藏富防贼,也要防老婆红杏出墙不是?)。其实不仅是徽州民居,一些早期的民居也带有这种特点。譬如坞堡(亦作“坞壁”),到了汉朝还挺流行,后来就渐渐没人用啦。


古人从不考虑宜居性,而是在满足防卫(防盗防贼),私密性,一定程度的等级和尊卑有别,一定程度的集体生活等等之后,宜居性才会被考虑。

首先要控制太阳光

我的一个学长做过三个古村落的调研,这里比对了三个村落中三个老住宅合院采光的多寡,伴随着的,就是因为太阳辐射而带来的室内温度的高低。很明显的,牺牲光照,就是在减少得热。因此,以徽派建筑为代表的南方合院民居的这一个‘合院’更多的被冠以‘天井’,’一线天‘这样标识其狭小的名字。


第二个还是通风

建筑因为围护和内部活动而拥有比周边要高的温度,反过来说拿相对较凉的室外空气置换室内空气就是在降温。这里,天井再次成为调节的主力,通过场地风从屋顶层吹过的机会,天井上空气压变小带动下层稠密街坊的空气流动。当无风的时候,屋外街道是相对干燥和易被太阳直射地区,家家户户的天井空间可看成相对湿润凉爽的区域,这时石板街道被加热气流上升带动室内空气流动,此时的天井顶部成为补充新鲜空气的入口。


有风~


无风- -


无论有风或者无风,房子都有穿堂风的可能。所以在靠近天井的地方设置的美人靠并不一定是用来痴痴看天的地方,它更是因为通风所带来的舒适让未出阁的闺女心满意足一个晌午。


(天井附近的美人靠)


当控制了来自阳光的得热,又给室内带来穿堂的风,不仅仅是居住着舒了一口气,房子本身也得以能够‘呼吸’。配合民居中热动力设计的就是建筑的墙面和地面。外围白粉墙面和内部木质薄墙的配合一方面可以通过多次反射把相对少的光线引导到房间深处,另一方面材料表面可以通过吸收释放水汽帮助平衡室内的相对湿度,在白天吸湿降湿便与居住者排汗降温;晚上气温下降的同时出现结露和返潮在夜晚的蒸发中将墙体的热容释来放迎接新的一天。说不得,门额上那块五世同堂的木雕,因为复杂精美的技艺所增加的表面积不知又与其他的装饰品和庭院中的青石板们默默吸走了多少恼人的湿气呢。


徽派建筑并不是土豪拍银子就可以没来由平地而起的,这些在困难模式下建立起来的民居很大程度上是之前在地人居住经验的总结,当不靠谱的居住和建造方法被汰换,坚持下来的就是当年的最优解。于是就这样的过了两三百年。多少后辈吃着苦中苦,从这样的村落走出去。延延绵绵。这依然是老宅的功德。


而到了现在,当我们走回这样的老宅,我们的被空调电灯手机Ipad剥剪过的舒适区域(Comfort Zone)根本放置不入这样一个需要人与房子相互熟悉的空间里。这并非都是房子的错。与其说这是徽州民居在宜居上表现出的不足和局限,不如说这是湿热环境下房屋宜居表现出来未能挖掘完的潜力。除了站在历史和传统的立场我们应该保护这样的老宅,我们实际上还拥有当下的意义——当人口拥挤,能源紧张,环境恶化的当下,热岛一样的城市面临着疏不通导不畅的问题。而我们声称徽派建筑应该被保留发扬的时候,也许只是在几个符号前沾沾自喜,而实际上传统建筑在古韵低吟的背后已经通过先验和试错给我们暗示着解决方法。


围墙

之前的室第,围墙的模式是按照身份、地位、格调来决定的,要求和谐相等。若围墙过高与室第不配合,在风水学中是属于带来贫乏的不吉之兆。

窗小

三雕艺术的孕育和发展和赖以生存的社会经济基础是徽商的经济,人多势众的徽商虽然腰财万贯衣锦还乡,毕竟入仕为官仍为少数,大多数无政治地位,而当时等级森严,藩王居所称为“府”,官员居所称为“宅”,平民居所只能称为“家”,平民只能造“三间五架”在规模下不可与官邸的威严,宏大一较高下,况且徽州三面皆山,人多地少,不适宜建筑大规模建筑,徽商要炫耀财富,只能通过装饰和工艺另觅蹊径,这也成为三雕艺术发展的契机。所以不要埋怨为什么这么好的工艺在当代发展却没落了,原因是需求量小,市场口子小,人力物力大,成本高,相对利润低下

这种淡雅的风格,山水林泉之胜也吸引了官宦,文人的入驻,建立小筑。

图案取材 绝大多数题材的运用都寄托了古徽州对家族与自身美好前途的向往。遵循“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的价值认定,并有意回避社会现实、不愿触及社会政治,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时弊与现实苦难,这几乎是中国几千年封建传统雕刻艺术的基本创作思想和普世哲学。乃至现在也是如此,趋吉避害。

三雕等民间艺术也是公共艺术的体现

 如今,谈论公共艺术是一个很广泛的现象,因为公共艺术和公共艺术行为已扩展到许多领域和层面,但将古徽州雕刻,特别是徽派三雕视为公共艺术范畴,想必在艺术界仍属一种新的艺术观念,一个新的话题。因为人们常常只视徽派“三雕”为徽派建筑的装饰物,属于建筑雕塑,而很少有人将其视为一种具有相对独立空间的公共艺术领域中的一种艺术现象,有学者甚至认为,中国古代就没有公共艺术,个人认为这种认识显然有失偏颇。当你走进徽州地区的徽州文化艺术长廊,特别是在目睹并鉴赏古徽派三雕的历史文化现象,洞悉其久远的艺术背景及对大量历史遗存的如此丰富多彩的三雕作品作深入研究以后,相信你就会改变固有的看法。

 说到古徽州的砖、石、木三雕的公共性及使用其产生的这一独特文化现象的历史渊源时,我们还得说说何为公共艺术。显然,艺术作品的公共性是包含在公共艺术之中的,公共性应当时公共艺术中的核心内容,而中国古代雕塑领域则从未有过公共艺术这一名词概念。甚至大至整个艺术领域中似乎就没有过公共艺术这一概念。但是没有这一概念并不能说明就没有这一存在。因此,用西方的现代艺术概念式学说来解释或探寻中国古代的文化艺术现象,研究公共艺术现象在中国古代艺术史乃至雕塑史上是否有过存在的史实,对当今的公共艺术行为和现象

  的研究而言也是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众所周知,“公共”一词的意识概念是来自于欧洲古希腊,古希腊是最为强调“公共性”的奴隶社会民主制国家,其在艺术文化领域,特别是其广场、神庙中的雕塑是艺术的“公共性”的典型代表。这种“公共”性所具有的“民主、公众”意识尔后深刻影响到罗马乃至整个欧洲的文艺复兴。而“公共性”在概念上的形成出现则是在17-18世纪的欧洲,这一概念的形成特别为公共空间中的雕塑艺术,如广场、宗祠、会堂、户外等公共空间中的公共雕塑领域的发展,奠定了更坚实的基础、扩展了更广阔的空间。“公共艺术”所代表的绝不只是公众认同的一种文化概念,更是一种来自于西方并影响着在当下中国公共艺术领域中,特别是在城市雕塑领域中强调

“公共”性的一种社会学式的文化现象。所谓“公共性”是指国家于社会的公共空间中,在一定的制度体制和公共道德规范下的公民自由表达自我意愿的公共舆论环境,并体现出公共参与与认同的社会文化的审美价值。公众的意愿、参与、价值认同及公共环境空间及舆论(或在一定体制主导下的文化共识)等“公共”性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里的公众或公民也包含着精神与民众,自然公共艺术也同样包含着公共空间中的“精英艺术”与“大众艺术”。所以一件优秀的公共艺术作品自然是精英与民众共创的结果,也是一个公民民主自觉意识的不断进步与觉醒的结果。而作为美术中的“重工业”公共雕塑的艺术诞生的创作行为过程,则更是一种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各个阶层的公众“公共”行为也就是一种社会行为过程。这里并不想就“公共艺术”概念本身来展开探讨,而是希望并试图以公共艺术中的几个重要的“公共”性原则来探讨徽州“三雕”艺术的公共性特质。而要探讨一个时期一个国家或地域的雕塑艺术作品的公共性艺术特征,显然离不开形成这些艺术作品的思想艺术特征产生和形成发展的历史与文化背景。

 徽州“三雕”在取材立意上同样具有公共性,遵循着中国传统艺术的“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由于古徽州的历史形成是因北方人躲避战乱而聚集于此的,向往美好,渴望和平、加官进财、长命百岁是徽州人最重要的希望与寄托,他们不愿将痛苦的回忆和现实的残酷的画面用三雕的艺术语言表现在公共空间中,自然对未来美好的精神寄托就成了“三雕”作品的大众艺术的公认价值的载体。从雕刻内容看,如戏剧人物、古代传说及祥云瑞兽、花鸟鱼虫等题材,寓意中的“平平安安”、“四世同堂”、“百字争冠”、“和合美美”等等立意,也同样成为了一种共同的文化精神价值的公共认可。而如何雕刻,雕刻水准及艺术风格才是艺术家能够自主的事。但也需得到公众的认可方能长久立足。所以精神方面是共同的,一致的,设计风格则是公共的。

人口稠密,土地稀少

街道面积少,巷子窄,间距小



整体规划

多山气候潮湿

徽州人聚族而居,房屋以宗祠为中心紧密相连。

商人地位低下,等级限制不可张扬

防盗(富藏而不漏)天井通风

厨房通风等不好,容易着火

家族式部落式设计

富人街

明代中叶以后至清道光年间的300余年,徽商最为鼎盛,尤其是茶叶等出口外国,

明清时期三雕发展最为鼎盛

其实一切源头只是为了在时代中生活而已,只是适应于融合。。。。。。



马头墙高墙

木结构容易着火


徽州民居的屋顶设计独具一格,除采用了一般中国古代建筑的低层和坡顶形式外,还采用了马头山墙的建筑造型,将房屋两端的山墙升高超过屋面及屋脊,并以水平线条狀的山墙檐收顶。为了避免山墙檐距屋面的高差过大,采取了向屋檐方向层层跌落的形式。

既节约了材料,又使山墙高低错落,富于变化,防止小偷飞檐走壁。

马头墙具有多方面的实用功能,徽州人聚族而居,房屋以宗祠为中心紧密相连。

皖南山区山重水迭,森林茂密,可利用面积小,俗称“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之称。集居、人口密集,必然带来建筑拥挤与木结构房屋易火烧连营的突出矛盾。火灾威胁人们的生存,客观上必须采取有效的防火措施,促使村落和建筑都具有很强的抗御火灾的能力。故先民们火患意识强烈,在认识关系上火灾危害猛于瘟疫,摆在众多灾害的首位,并想方设法消灾去害。所以在村落选址时依山傍水,有充足自然水源,更是在街道挖有沟渠。以利于聚族生存;在村落总体布局上重视消防水源的系统建设和采取大街、小巷、封火墙进行防火;官府为保一方百姓平安,也十分重视治火。明代弘治年间徽州知府何歆在任期间,从城中历次大火中总结出,城中火灾屡屡火烧连营,危及十家至数千家的原因是木结构连片建筑,无火墙防御。于是下令:“防灾在天,防患在人,治墙其上策也,五家为伍,壁以高垣,庶无患乎”。如今徽州建筑和诉说着何君的千古功德;在居民单体建筑上,则针对木结构易火患的弱点,采取一种即防内火又防外火的有效措施——木结构不外露。即采用封火墙、地砖、防火门窗、小青瓦、望砖等不燃材料封闭木结构,减少可燃物外露。所以说生存的需要,从客观逼着徽州先民想出至今仍称绝的治火措施

一旦发生火灾,后患无穷,高大厚实的马头墙犹如一道天然屏障,有效遏制了火患蔓延;同时,马头墙顶端墙头部分还可以抵挡东南季风,保护瓦片不被吹落;另外它还起到挡盗、防贼的作用。徽州民居多连成一片,层层跌宕的马头墙高出屋脊,以蓝天白云为背景,勾勒出一条条优美的天际线,更增加了江南民居的层次和韵律感。


必要:一个建筑风格的形成要有统一的独立的文化核心做支撑,有统一连贯的精神文化,符合当地,当时的文化需求。其实就是依地势,环境,建一座不突兀的房子,然后注意如何面对和解决、预防生活中可能会遇到的种种问题。装饰则根据主人自身文化涵养与愿景,结合周边的文化趋势与规则布置。辅助:文化附加值,比如风水、艺术价值......

建筑分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