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ost weekend

这是真正的the lost weekend。

照理说玩得嗨是好事,但还是没有逃过矫情的那一遭。

刚开始,因为嫌烤肉太荤,也仗着以前在家里时酒量不差,便不知不觉喝了两瓶鸡尾酒。之后徒弟薅了好多花蛤来,干脆又开了瓶来解渴。

酒足饭饱,兴意阑珊,也懒得动,就窝在椅子上发呆,偶尔往邻桌看两眼。突然觉得下雪天,喝完酒后能在家里好好地睡一觉,该有多好。又想着,为什么会觉得这里那么像雷闪的某一个地方呢……

举目四望,四周模糊一片。

我虽然没带眼镜,但也还没近视到这个程度。。。

我摇摇头,随手又开了一瓶,我相信我还没醉,而且我不能再想这些了。

结果回去时,我脸上泫然欲泣的表情再也掩盖不了,我有意绕开大部队,戴上耳机,低头走在街上。寒风凛冽,头疼,还略略晕,脑子里全是爸妈回家时的场景。

记得那天晚上,老妈泪流满面,我也一样,但还是少年老成地拍着她的肩膀。老爸让我先走,我拒绝了,我说我不急,我要看着你们走。最后我挂着眼泪笑着冲他们挥手,直到出租车离开视野,终于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天晚上的事我基本不去主动回忆,一回忆就忍不住湿眼眶。但还是经常不由自主地想起。我只能说,万分感谢北门口的保安一直在催促车赶紧走,不然我可能真的会跟着跳上车。

那天晚上,在大街上边走边哭,一直哭进令德六,哭得理直气壮,反正没人认识我,怕什么。

现在,走在这条街上,同一条街,即使借着酒劲,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哭了。

举头望不见明月,心里头念着故乡,身边的人们,当他们在我前面五六米的时候,我真的分辨不清他们和路过的行人有什么区别。哎,毕竟,来日方长嘛。

这就是心酸吧。一个姐姐说,刚开学的俩星期会觉得很心酸。对我来说,远不止,只是不再像那时候那样锥心刺骨。

手里握着电话,还是忍不住掉眼泪,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学会了在发泄情绪后迅速调整好自己。所以回到宿舍,一切如常。

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哎,本来就没什么不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