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野藕记131

已是晚上十点二十分,因为阿兰戴着一只钻石牌手表,所以她知道时间。阿兰明白,明天一早石头与父亲就要外出摇运输,而且装卸货物基本是他俩所为,所以他们摇运输可以说非常辛苦。

阿兰说:“我想回家了。”

石头却是意犹未尽,说:“你回家有什么急事?”

阿兰说:“我没有什么急事,你与我爸不是明天一早要外出摇运输吗?”

石头这才反应过来,说:“对了,明天早晨你也要上班的,那我先送你回家。”

阿兰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家。”

石头说:“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你敢回去,而我心里不放心。”

阿兰说:“既然这样,你就把我送到村口。”

石头说:“好事做到底,我要把你送到家,我心里才笃定。”

也许是触景生情,当他俩经过那个潭潭时,俩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挖野藕的事。石头说:“时间过的真快,几个月前我们在这个潭潭里挖野藕好像就在昨天。”

阿兰说:“是啊,那时候你在潭潭里挖野藕,而我在岸上还在提心吊胆。”

石头说:“提心吊胆,什么意思?”

阿兰说:“我担心父母亲寻找过来,那我和你约会不是被他们发现了吗?”

石头说:“是啊,那时我们相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啊!”

阿兰说:“但现在我的父母亲像换了一个人,他们极力支持我和你相爱了。”

石头说:“好啊,我想趁热打铁。”

阿兰有点没理解他的意思,便问道:“你想趁热打铁,你想打什么东西呢?”

石头笑了笑,说:“我的想法是趁你的父母亲同意我俩恋爱这个好机会,我要抓紧时间把三间平房建造起来,当然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抓紧时间与你去领取结婚证,与你办一个结婚酒席。”

阿兰说:“你什么时候建造房子,你什么时候通知我,我要帮小工,也要为我们的新房出些力量。”

石头断然谢绝,他说:“我请木工、泥工做活,用不着你来干活的呀。”

阿兰说:“以前有亲戚家造房子,我也是帮过小工的,我手上都是老茧。”她一边说,一边让石头摸她手上的茧。

“你是有老茧。”石头肯定了她的说法。

“所以,你家造新房,这个小工我是一定要相帮的。”阿兰说,看来她的心早已飞到石头家的新房里,只是新房还没有开始建造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阿兰的那点犹豫被一阵狗叫打跑了,他俩紧紧地抱着。最后,阿兰把女店长说媒给之事事和盘托出,“哎,我可是把店长给得罪了...
    蒋坤元阅读 2,643评论 50 133
  • 阿兰家有三间平房,外面看上去比较破旧,但屋子里还是干净和整洁的,当时一般农户地面是泥巴,而阿兰家地面是青砖。 这是...
    蒋坤元阅读 2,567评论 61 113
  • 江组长一眼看中阿兰,要她做儿媳妇,这事几乎全大队社员群众都知道了,石头也听说了这个事情,但他相信阿兰不会是“水性杨...
    蒋坤元阅读 2,676评论 36 135
  • 大力气是一片好心却没有好报。他一觉醒来,突然心血来潮,他想去街上买几个大饼油条,倒不是自己想吃,而是将大饼油条送给...
    蒋坤元阅读 2,705评论 54 129
  • 牛棚边上有一个柴垛,石头轻轻地走过去,从柴垛上抽了一个稻柴又回到牛棚背后,他把稻柴放在地上,然后对阿兰说:“地凉,...
    蒋坤元阅读 3,388评论 59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