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6

从昨夜到现在,一直在删东西;看一遍,删一篇;从博客里的,到小日记里的,最后到备忘录里的。

很久很久没有这样了,或者说以为永远不会这样,可还是发生了,所以说,人和人的关系最终会是同样的结局,只是早或晚罢了。

今天认真地回想了,突然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是在无路可退时才会改变,却不愿在当下勇敢决绝。可能我喜欢自欺欺人的感觉,喜欢把自己放在粉色泡泡里的感觉,喜欢脆弱疏离的情感。

所以,当L说要在这里定居时,我提了分手,他不理解,他永远不会理解。

不能接受的事情,可以接受,不能原谅的行为,也可以原谅,并且还可以继续乖巧地待在原地,只是有一个前提,不能再靠近。

所以当年L来定居,让我很恐惧,因为不想再靠近了;现在有人说要三个人睡在一起,也让我恐惧,因为不想再靠近了,也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够搞笑。

现在想想,其实我一直在用空间换取感情,这也许是一种自欺欺人,也是一种懦弱,但至少在那几年和那几年里,找到了平衡;一旦空间不在了,不得不面对眼前的真实了,叛逆的种子深根发芽。

出了问题的不是别人,是我,是从很多年前就有了问题,而我又一次选择用空间去掩盖,可它是盖不住的,本来就该结束的,就注定要结束。

经历了两次,总算了解自己了,如果还有下一次,如果再次选择空间时,就是该说分手的时候了。

我不喜欢把那些事情告诉身边人,因为面子。我并不怕别人说我不幸福,但很怕被人说软弱,也不想在犹豫徘徊时,有人推波助澜。

可昨晚,只能说出,说了很多,很多年的,于是,犹豫徘徊的可能也碎了,软弱的本质又暴露了,但我还是很认真地掩饰着,告诉他,其实我就是喜欢生活在灰色地带的人,又一次给自己的软弱在找借口。

唯一觉得对不起的是她,从她出生,就没有给过完整的母爱父爱,以后也给不了了,她是个没有线的风筝,只能越飘越远。这也许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如果勇敢一些,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也不会在走到这一步时突然反水。

有点累了,想停一停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