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语系列】镜

我该如何地虚构青春,

才会不虚此行?

少年们的泪水漫过脚踝,

踏着白马的飞歌,

作一首晦涩的地平线。

我渴望往昔深处的痛,

就像你所歌唱的那样,

萦绕在秋色里沉静般冷的侧畔。

我,想,与你,一起。

可那字句像是被岁月上了锁,生了锈,

遁在齿间,叹不出一句往事如烟。

我说过了,我不懂得怎样虚构,

就连我们之间的神色

都是被眼前迷蒙的雾气所渲染。

我可以装作如何如何地深情,

然后我自己也会嗤笑地鄙夷自己一番,

随即便是漫无天际的寒冷。

笑,是什么样的复杂,

也许连我自己也不明了。

我们之间只有彼此的样貌,

便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实,

就连名字都是虚构。是吗。

你是我,我也是你。

如此倒转,你我也只是这个狭窄躯壳充斥的两个灵魂。

拥挤不堪,让这幅肉体千疮百孔。

容量随时都会在顷刻间崩裂。

我们沉默,思绪却从未停留,

被鞭策的命运奔逸绝尘般运转,

仿佛是齿轮无情的碾压。

或许,我该对你道一声别离。

最后一句,

再见了,镜子先生。

我摔碎了镜子,于是你不复存在。

而我又怎么能

独自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地上的残片反射出璀璨的光束,

流逝着绚丽红的我,

在整个光芒中沉睡。


首发于百度贴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