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世界 29 疗养·多比尼的花园

96
大狗说
2016.09.08 18:17* 字数 2341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疗养·多比尼的花园

文/大狗

我画了两幅画给提奥。躁动的天空下,麦田无限地伸展。在那广阔的视野里,流露着寂寞,却蕴藏着新的渴望。和阿尔不同,奥维尔的人们待我很好。当在街上被称作“文森特先生”的时候,我简直有点受宠若惊。只不过,有几个坏小子时常冒出来捣乱。


图 59《麦田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下》,文森特·梵高,1890年。


图 60《麦田群鸦》,文森特·梵高,1890年。

他们干的事倒是蛮有新意。起初,我画画时看到他们在附近嬉闹,还觉得不错,正好帮我换换脑子。可谁知道,有一回我拿起那咖啡壶畅饮,结果刚喝一口就喷了出来,居然咸得要死!与此同时,在远处有两个孩子正笑得前仰后合,我算认识他们了。

有时候,当我作画陷入深思之时,会习惯性地把那些干净的笔刷放进嘴里含着。有那么几次,在我不知不觉地这样做时,立马就被迫从那光影和色彩的世界中抽身出来,舌头上的火辣劲简直能让我蹦起三丈!我指着他们吼道:“再敢闹,我揍你们!”

有一次我走在小路上,眼前忽然闪出两个姑娘。她们眉飞色舞的,还走过来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正当我不知所措之际,从树后传出了男孩咯咯的坏笑声,我就知道。

最要命的是,上次我打开颜料盒,里面居然躺着一条蛇!真是惊出一身冷汗。

不过,对于这些我都是一时恼怒,却从没有真正放在心上,毕竟是些青春期的孩子。

其中一个叫勒内的家伙特别爱跟我嬉闹,常搞得我哭笑不得。后来他竟然开始打扮起来,牛仔帽、皮套裤、挂着流苏的鹿皮衣……也不知道都是从哪里弄来的。他时不时还耍弄着一把破枪,据说是从旅店老板那弄来的,我看倒更像是玩具。

又到了星期日,于我而言,是不是周末其实并没有差别。午饭过后,我便早早出门。近来都在麦田里作画,今天上午就是,画具还留在田里呢。

回到那里,画架还在,画笔却不翼而飞了。对此我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别的恶作剧也就罢了,笔没了可真令人烦躁。我开始四下寻找,实在不行就得回镇里,那孩子住哪我大概还是知道的,无奈。

午后的天空很晃眼,还好田间吹着些许的清风。正当我起身回去的时候,忽见前方冒出个人影,那不就是勒内么,他停住脚步,神色有几分慌张。看来就是他干的。

也许是这突如其来的相遇让他觉得意犹未尽,我向前走近,他却围着我绕起来。这家伙并不逃跑,反而拿出那破枪比划上了。

“把笔给我!去干点什么不好!”我很不耐烦。

“来呀,你来呀!”他简直是在挑衅。

我把他逼到路边,猛地抓住他的胳膊,准备夺下枪,教训他一下。谁知道他更来了精神,反抗起来。

砰!

枪响了。

一股火药味飞进我的鼻腔,那不是把坏枪吗……

只觉得胸口一阵温暖,低头看,衣襟已经浸上了深红色的印记。我用手捂住前胸,恍惚间,并没有觉得疼痛,心里也没有觉得害怕。反倒是勒内,脸色已经发白。

“别怕,孩子……”

我刚挪动两步,发现身体已经瘫软下去,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方位。远方的奥维尔城堡,转瞬间黯淡了下去。

……

我慢慢地睁开眼,胸前一阵绞痛。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

“醒了,他醒了!”

“文森特先生,您怎么样?镇上的医生没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身边的女人心急如焚。勒内就站在床脚边,阴沉着脸。想必这里是他家。

“勒内不懂事,无论如何,请您千万不要怪他,求求您……”

这是一个母亲的声音,我并没有想责怪谁,脑海里倒颇有几分冷静。无论女人在耳边如何祈求,我仿佛都只能听到自己心中的声音。看来,没有死。

脑子清晰了一些,我勉强着坐起身,不顾他们的惊讶。我不想呆在这里,我要回去,回到我住的地方。尽管那两个人一再劝阻,我还是站了起来,晃了两晃,觉得可以行走。

“别拦我,我不能待在这!”

我不顾他们的反对,强撑着来到屋外。他们是那样惊恐万分,不知如何是好,但最终没有跟上来。

天色已经黑下来,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期间发生过什么。晚风吹过,我拖着身子吃力地前行,忽然清醒了许多。

也许休养几天,就好了吧……或者,就这样结束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各种可能。等我养好了,真的要做些事情了,为自己,也为提奥……可如果就这么走了,倒也替他省心了……应该不会吧。

我路过了多比尼的花园,这段时间我在这里画过几幅画。之前我都有画上黑猫,不过后来,又把一部分画里的黑猫涂掉了。难道那只黑猫就是我的宿命?我就这样把自己给抹去了?……



图 61《多比尼的花园》,文森特·梵高,1890年。

终于,我回到旅店,女主人问道:“文森特先生,我们都很担心,不过很高兴看到您回来,您没事吧?”老板和他的家人都在,显然对我的晚归非常担忧。

“没事,就是……”我没有多说,只是慢慢地摸回了自己的房间。

老板来到床边,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撩开衣服,给他看我的伤口。

“天啊,您到底怎么了?”老板几乎要哭出来了。

“我……试图杀了自己……”连我自己也有些惊讶,竟然就这样顺其自然地讲了出来。脑中闪过了之前那两张惊恐的面孔。

……

我让老板把烟斗拿来,吸了几口,这才舒畅了一些。他们叫来了加歇医生。恍惚之中,他只是叹了叹气,没有跟我说话。检查之后他便离开了,也许,他情绪依旧不好。

老板很好,一直照料着我。我让他贴到我的胸口,看能不能听到里面有血液在流淌。其实我也不懂。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熬到了天明。

早上来了两个宪兵,他们态度很凶,质问我是不是想自杀?

“我想是的。”

他们表示我没有权利这样做,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身体,我想怎样都可以。不要责怪任何人,就是我自己想自杀。”

……

我感觉自己可能不会好起来了,但必须要等到提奥来。提奥赶到了,他那熟悉的气息,让我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满脸忧伤,我只有不停地告诉他,我现在很好。

一放松,就仿佛坠入了混沌。我看见煤矿工人那纤弱的身躯,看见克里斯汀冷漠的眼神,我看见高更扬长而去的背影,看见加歇医生那病态的面庞……我看见了我们的父亲。

提奥就坐在我的身边,我知道,心里特别知道;可是无论如何努力,我就是睁不开眼睛。

我在心里看到了约翰娜,正抱着他们可爱的孩子。

不要悲伤,提奥,当你们看到小文森特的笑脸时,那也是我的微笑。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梵高的世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