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六)硝酸银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21 00:50* 字数 3569

大梦过半(五)新兵痞

一个寝室的开始热络起来,一个班的开始熟悉起来。大家开始讨论班花校花,班草校草,还有奇葩的老师们。

要说奇葩掉线的班主任,肯定不止建忠哥一个,要论奇葩之最,还不是建忠哥。

梅凉在十五班,初中同学有两个分别在十四班,十六班。

硝酸银是十四班班主任,十六班数学老师。所以梅凉总能第一时间知道硝酸银的八卦。

数学老师为什么会叫硝酸银呢?

这当然是十四班绰号大王取的,因为硝酸银的本名就和“硝酸银”谐音,担此美名,并不浮夸。不过硝酸银本人没有“银”的贵气。反而让人觉得乌鸦满天飞。

“想我硝酸银,当年在XX学校的时候,那可是这个!”硝酸银唾沫星子乱飞,右手对着自己竖起大拇指。

其实大家很想对他竖中指,遇上这么一个班主任让同学们很苦恼。走廊上路过上体育课的班级,都纷纷侧目看着硝酸银做演讲,看着班上坐着的的人都是一张苦瓜脸,都幸灾乐祸地笑了。

硝酸银的口头禅很多,连外班的同学都知道好多金句,并且以各种版本流传开来。

“未必然,我硝酸银长得不帅咩?”

“未必然,我硝酸银解不出这道题?”

“这道题,哈!我硝酸银都不知道,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人不知道了!”

“莫忙!这道题我默一下就默出来了!”(别急,这道题,我略加思索就能做出来。)听说那节课,硝酸银,在黑板上演算了好几遍,还是没做出来。

最霸气的还是那一句:“要我硝酸银讲错!我跪着讲课!”

听说那道题确实做错了,但是硝酸银并未履行诺言。

有一次硝酸银在十六班上课,那节课讲的是圆。首先要了解圆的特征。

明明有圆规,硝酸银偏偏不用,非要妖艳儿地炫耀简笔画。

一笔画完,最后他转身问众人,照样是慷慨激昂的语气:“你们说!这个圆有什么特征?!”

“扁!(四川话读bia)”众人异口同声。

那个圆长得比咸鸭蛋还丑。

硝酸银怔了一下,急忙回头看他的杰作,好像是有一点扁。

“那这样,我再画一个。”这一次,他很慢速地运着笔,已是胸有成竹的气势。

“你们看!这个圆,它有什么特征?!那个谁谁,你来说!”

倒霉蛋同学站起来,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微咳一下,环顾众人。

大家都等着看笑话,满怀期待的眼神盯着他。

倒霉蛋看着黑板上那个不明物体,“咳咳……那个嘛……那个圆嘛……”

硝酸银的眼神就像一只等喂食的金毛。

“那个圆嘛……没刚才那个扁(bia)”

哄堂大笑之后,硝酸银镇定自若,自顾自地讲起了圆的特征。

不过以后,硝酸银画圆还是不用圆规,他总觉得自己在艺术方面的造诣还是比较高的。

硝酸银经常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总有壮志未酬的风韵。

“唉,想当年,我在XX学校当书记的时候,教办要提拔我做年级主任,本来一帆风顺,唉,莫得法(没办法)”硝酸银双手一摊,满眼都是遗憾悲伤,“有什么法呢?!学校舍不得放人的嘛。”

硝酸银自认为是学校的功臣,学校的领导和师生肯定都舍不得他。

但事实往往和现实有差距。期末对老师进行评测,学校领导发来调查表,班主任被关在在门口不准进来。

十四班的孩子们都窃窃私语:诶,你说?可不可以换班主任啊?!

据说那次硝酸银的评分很低,但是学生们并未如愿以偿。因为校领导认为硝酸银工作负责,十四班成绩还是挺不错的。

那个时候,大家终于明白:期末教师评测什么的,就是个屁!

硝酸银本人也知道评分结果,结果一进教室,就是一副感怀的模样。

硝酸银叹叹气,环顾每一张脸。

大家战战兢兢,以为硝酸银要记住他们每个人的模样,以便事后整治报复。

结果硝酸银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发型,帅气地甩甩额前的两根呆毛,惆怅地说:“让你们失望了,真不好意思。”

后来,再没有听说十四班要换班主任的事情。

尽管十四班的同学对硝酸银的任性无聊基本产生了抗体,偶尔还是会被雷得无语。

硝酸银爱慕虚荣,喜欢别人夸奖。

班主任都有一个怪癖,就是在没课的时候偷偷从窗户观察自班的情况。

班主任都是偷窥狂。

硝酸银是表现得最猥琐的一个。

一学生在英语课上画画,英语书上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多了一副眼镜,正在此人为自己的杰作沾沾自喜之时,突然听到同桌冷吸了一口气。

怪不得刚才隐约有一股不祥的气息,脊梁骨发冷,原来是硝酸银在窗外。

人家英语老师还在上课,不过班主任有权力把搞小差的学生扒拉出来训话。

但是硝酸银那一次没有那么做。

硝酸银竟然没有生气,笑眯眯的。(此同学更感觉到一阵恶寒,硝酸银笑起来是如此猥琐,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只见硝酸银站在窗外,笑眯眯地故意缓慢地从包里掏出他的新手机。

“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你刚才画的照下来!清晰得很!”

英语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听到硝酸银这句话,不由得嘴角抽搐。

自从硝酸银买了那部新手机,不只是十四班,十六班。梅凉她们班也不得安宁。

因为梅凉她们班是在小教室,离办公室最近,那天建忠哥有事儿没在,班长带着大家自习。

自习课上,学霸们看书,学渣们打游戏,不是很吵闹,其乐融融。

突然从对面办公室传来一阵欢快的广场舞曲。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

教室里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任务”,学霸的自动笔芯不小心断了,学渣忘记了存档,讲话的人停了四五秒。

终于被迫听完《月亮之上》,众人继续刚才的状态。

刚刚消停了一会儿……

“万事沧桑唯有爱是永远的神话!谁都没有遗忘古老,古老的誓言……”众人像着了魔似的跟着哼起来……一曲终罢,才发现自己手头的任务又被搁浅。

“啊啊啊啊!”班长首先受不了了。

“谁这么无聊?!老师不都去开会了吗?!”

“听说是硝酸银,他又换了新手机……”

“……”

真不知道十四班的人怎么受得了他。

这时林筱锋说:班长,你去交涉交涉,就说“肖老师,我们已经知道你买了新手机了”。

众人哭笑不得。

最后还是班长和梅凉一起出马,(因为今晚本来是语文晚自习),到了办公室门口,就看见硝酸银一个人陶醉地把玩着手机。

也不知道是不是山寨货,反正硝酸银引以为豪。

班长推了推梅凉,梅凉皱皱眉,轻步上前,礼貌地说:肖老师您好,我们是十五班的,现在在上自习,您看您是不是用耳机听歌?您的耳机应该质量很好的。

硝酸银显然知道了梅凉的意思,尴尬的笑笑:“嗯,好好。”

终于安静了。

回到教室,发现气氛莫名地热起来,难道是因为凤凰传奇的歌?不愧是热场王。

大家都放下手头的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硝酸银。

“听说有一次,硝酸银他们班上一个学生,正在阳台上吹风,那是夕阳无限好,金色照镀在他的身上,自以为很浪漫。突然硝酸银走过来,他心下一惊,以为硝酸银要训话,正想逃走。”

“后来呢?后来那人挨骂没有?!”

林筱锋接着说:“谁知那硝酸银掏出手机,对着那人沾沾自喜道: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你刚才的样子拍下来……”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不过硝酸银在隔壁办公室,大家立马又止住笑声,抿着唇,但想想还是忍不住,又大笑起来。

硝酸银一直觉得自己很帅,很高大。十四班大扫除,硝酸银监工。

清洁灯管这件事自然交给最高的男生,人家一米八好几,拿着扫帚正要踏上桌子。

“我来!”只听到硝酸银一声断喝,那男生吓了一大跳,无奈地把扫帚递给他。

谁知硝酸银一上去,那桌子就开始摇晃,硝酸银大腹便便,那桌子本来就有些松动,看样子是承受不住硝酸银的重量。

“你来!”硝酸银理直气壮地从课桌上下来,把扫帚递给那男生,自个儿出去溜达了……

班长嘀咕着:好好一大扫除,你又来添什么乱?

剩下的学生拿着扫帚和水桶面面相觑,气氛突然有点尴尬。

突然一男生扬起扫帚,学着硝酸银的样子,阴阳怪气地说道:未必然,我硝酸银长得不帅咩?

大扫除,也充溢着笑声。

十五班的同学拎着水桶路过十四班的时候,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班长用脏手蹭蹭鼻子,正儿八经地对身后的群众说:“看到没有?俺们家建忠哥也是正常人!”

跟硝酸银比起来,确实好多了。

但是当天晚上化学晚自习,十五班的同学们决定重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那节课讲的是氧化剂还是漂白剂什么的,建忠哥说他亲自试验过漂白剂。

大家没什么反应,心想这个人在家肯定是妻管严,自个儿洗衣服。

建忠哥突然问:“你们知道我有好几件这种T恤对吧?”

众人差点吐血,你以为你很帅咩?没事儿谁在意你的T恤?你不就一件这种T恤吗?!

以前大家就讨论过建忠哥的T恤,说建忠哥老穿一件衣服不会腻吗?

没想到建忠哥有好几件这样的白体恤。

“其实,这个T恤有好几件……”

“是不是《读者》上面打广告的那种?268块买6件,颜色不一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句。

这么说来,大家好像都有点印象,那种杂志经常推销这种T恤帆布鞋什么的,当时班长还跟梅凉说:哪个傻缺会买这么多一样的衣服?!

全班齐刷刷地看着建忠哥。

建忠哥缓慢地说道:“其实我就是做了一个实验,洗衣服的时候加了漂白剂。”

“……”

原来建忠哥的T恤都被漂白剂染白了。

“要是我,肯定不穿,所有衣服都一个样。”有人小声说道。

建忠哥显然也听到了,他急忙辩解,突然拉起自己衣领子。

大家不知道他想干嘛,只得看着他。

“你们看,扣子还是不一样的,那个漂白剂貌似对塑料没作用,你看每一件白体恤的扣子就可以知道它本来的颜色!!”建忠哥兴奋不已。

“……”

以后,一定不要找一个傻缺的化学老师做男人。梅凉这样想。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七)父子文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2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