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树   那院    那魂!

父亲老家的小院,我在童年里是见过的,父亲带着我,每年暑假或春节总要回去小住几日。模糊的印象里,小院四周的土墙有些斑驳、歪斜,围墙的顶上,长着我们乡间常有荒草,瘦小,却也青绿得可人。我能记事时,石榴树在院子的墙角处,荫荫郁郁地。开花时节,一树火红。柿树在它旁边,傲傲地向上生长,很高,很伟岸的的感觉。在我的记忆里,这石榴树如爷爷般慈祥,那柿树便如父亲般伟岸。

     每次离开,虽小然很敏感的我,总是用我稚嫩的小手抚摸着树干,轻抚着枝叶,然后恋恋地随着父亲离开这个很难离去的小院。

   父亲说 小院里的一年四季,总拉扯着他 的童年,少年。每年的冬天,总盼着春天,石榴花开了,柿花开了,于是又盼着秋天,父亲的目光总被一只只无形的手给拉向天空,他说,那是他那个年代最美好的生命瞬间。那个瞬间,他或许感受了岁月的美好,生命的甜润,他在这甜润里陶醉,可以暂时忘却那个贫寒无助的灰色的生活。可以说,小院是贫寒生命的佑护者,它给生命以呵护,以栖息,以生长的动力。

  石榴树冠大了,柿树更高了,父亲也大了,十五岁那年,他背上行李,离开了呵护他十五年的小院,负箧远行,到离家30里的县城读书,开始了他一生的求索之路。

     用父亲的话说,他步行30里,到了一个比家里大很多的院子,冬天单薄的衣服不觉得冷,一年四季,每天白水,盐水泡硬如石块的黑馒头不觉得苦。一天走30里去上学,不觉得累。他说,为了爷爷的叮嘱,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他心里想,要和家里院子的两棵树比谁长得更快,谁长的更高更壮!

  就在父亲外出求学那年,爷爷奶奶因饥饿相继离世,父亲回到家里,和他的哥哥姐姐一起埋葬了一生沧桑的父亲母亲。

   那天,父亲孤独地坐在树下的泥墩子上 ,一贯高昂的头,那天埋的很低,地上满满落下一层黄叶,石榴树的,柿子树的。父亲脚踩在上面,当他再抬起头时,两行清泪在他清瘦得有些灰黄的脸颊上恣意流淌,小院四面的墙头上,家乡常见的野草依然直直的立着,父亲说:我去读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院子拆的那年,两棵树也伐了。那年母亲的病终无药可救,离小院而去,离父亲和我而去,母亲的丧事料理完,大概一个多星期后...
    东园一姝梅阅读 194评论 0 1
  • 寒秋,连天的雨,反复洗刷着我所住的小城,房前屋后的水泥路面,闪着粗糙的冷光。 父亲,在我母亲病逝后的五年,就...
    东园一姝梅阅读 171评论 0 0
  • 一个都不回款
    幸运的贝壳阅读 117评论 0 1
  • 《与往事干杯》是一个有关于成长的故事、也是一个有关于家庭的故事,这不仅仅是一个女孩成长为女人的故事,这更是一个关于...
    小十八阅读 1,356评论 7 8
  • 昨晚,闺蜜给我分享了她的微博。近五年的时间,一千多条自说自话的喃喃自语,我知道,隐藏这么久,公开了,也放下了!那些...
    井小姐呀阅读 332评论 0 1
  • ——你还好吗? 一晃眼这么长的时间就过去了,我不知该不该在今天为你落泪,若是应当的话,可悲我哭不出来。 事实上我恐...
    戚弃阅读 52评论 0 0
  • 今天是马克读书训练营第53天,八月二十二号,晴。最近总是一不小心就睡着,然而强迫症的我还是补发一下吧。不得自由,在...
    兰浥尘阅读 19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