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男人

虽说命途多舛,却从不曾认命!

如今已到了50岁知天命的年龄,本想写因为生活奔波两鬓发白,抬头却是看到了青发如丝,发质较我还要好上几分……

我想除了上天眷顾,跟他平时乐观开朗,幽默风趣也是息息相关的。



在生意路上屡战屡败,又准备开始新一轮创业时,老伴说他命不好,估计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应该安安稳稳做点事。

他说:不信命,谋事在人!若是我真的命不好,又怎能娶到你这么优秀的老婆,还招来一双这么漂亮的女儿。

许是被这句甜美的情话所感动,又或者早已习惯了依赖他,老伴辞了工作,跟他一起投身这新一轮的创业。看,这就是他,巧用言语来解决问题,还说得我们三个女人心花怒放一起支持他的创业。

新一轮的创业是特种行业的养殖,危险且致命的眼镜蛇。从养殖白鸽、鸡、猪到现在的眼镜蛇,他在一次次地挑战,攀登高峰。

养殖是件辛苦的活,一般一个人搞不定,我们家是个例外。干过这么多养殖,我唯一有印象的是小时候帮他喂过鸽子,每天放学后迫不及待的回家,书包都不放下就跑到后院将鸽子的笼门全都打开,往每个笼位的篮子里,倒上玉米,等待着白鸽从天而降,鸽子会回到各自的小笼,至今都不明白老爸是怎么训练它们,为什么都不走错房间,每天还能准时回来?

由于我家除了老爸就没男丁,力气活我们都帮不上忙,老爸却总能应付自如,因为他会设计各种装置。

比如:猪圈里的水全部是自动的,猪想喝水时,嘴巴触碰即可出水,不需要人工加水。以前将猪送往屠宰场时需要装车,从未走出过家门的猪先过秤(猪需绑住才能保持不动)再拽到车上去,这绝对是个力气活,需要三四个壮汉来帮忙。老爸利用地磅跟跷跷板的原理,做了一个装置,此装置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称的部分,长方形的通道,宽度刚好够一头猪通行,而不能掉头,只能一路往前,底下是称,走过即会报出重量。第二部分是连接称与车的长方形通道,两边围起来,只有两头是通的,车子有一定高度,猪一般不善于爬坡,所以此通道是翘翘板,只要过了那个零界点,自会落下,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两个装置的底下都装有滑轮,像我这样的弱女子也能轻松推走。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小玩意,很多时候我都啧啧称奇,觉得应该去申请专利。

他养上百头猪的时候据说我妈妈一次猪圈都没进过,在我们那也是一桩美谈。^_^我就更不用说了,只是看到家里有个角落都是推放的药,注射器一类的就好奇问问,这是干什么的?原来我老爸已自学成才,担当兽医的角色,看病打针给药都是自己来,唯有一个字,服!

养鸡时期年代有点久远,很多事情记不太清,唯一有印象的是,那年周围邻居及亲朋好友都胖上了一圈,连带旁边的草原第二年草类疯长,都长得有一人高,以至于我都怀疑是否改变了它的品种(≧∇≦)


养鸡养猪时期,我在外地求学,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更不用谈帮忙了,每次回来想要帮忙也会被老爸赶出,说太脏了,不要过来,女孩子就该清清洁洁,打扮漂漂亮亮……

这种真挚的话语总会触动敏感的神经,对我们深爱才会努力呵护我们的体面,总是将风和日丽带给我们,却将脏活累活都留给自己!



此次创业之期老爸堪称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从选址到厂房的创建,直至后面的跑市场,都是他一人将这重担担起。

建厂房初期,他自己设计图纸,建设房屋,设计笼位,暖气的铺设,水电的安装,甚至后面烟窗的制作,都是他亲自操刀,意味着他得担当设计,泥浆工,木工,水电工,焊接……

每次看着他从工地回来,脚都抬不起,走路都在路上托着走……我眼里都泛酸,我能帮上他一点该有多好,若是哥哥尚在人间,定能为他分忧,老爸应该也不会如此辛苦!



创业总不如理想般完美,初见端倪是厂房建设时国土局的阻挠,由于村中以后可能往旅游业发展,房子便不能随便建了,每寸土地的用途都得报备,国土局的一盆冷水泼下,热火朝天的施工被迫停工。

热情洋溢的理想,初次遇到了冰冷的现实。

好在老爸平时爱帮助人,交友甚多,街坊邻居听说这事,都围上来,村长也特意赶来说:你们快不要找他麻烦,这是可能带领我们村发家致富的产业,上面也都批准了的(众所周知,村长亲戚位居高官),估计是被村长的话唬的一愣,我猜更多应该是我们人多势众,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只好悻悻而归!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好不容易等到厂房坐落好,第一年的养殖却是以失败告终。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无论是心理还是现实的,因为全部身家都压上去了,此次失败,此生很难再翻身!面对周围人的怀疑,母亲因为担心的絮叨,甚至是资金短缺而引起的经济危机,你都没有被打败,都扛过来了!

从那时起,你开始研究技术,让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抽屉的相关书籍,还说你要住到栩园(蛇场)去,不在里面练就一番本事,你就不回来!

理论再次学习结合实践的检验,让你重拾信心,或许老天也被你折服,不愿再为难你,第二次的养殖是成功的,没意外的话,到今年八月应该可以得到收获。

目前遇到的最后一个难题是:特种行业养殖证件的办理。望着那密密麻麻需要的材料,我都头痛。策划书,资产评估,房产证,建地许可证,营业执照,师承何处证明,引种证明,当地批准,林业局批准等等……

不知驱使你的是心中的理想,还是想护我们一世周全的决心,或者两者皆有!这么多材料需要撰写跟各处奔波,你都接了下来。材料对于大学毕业的我都需费一番周折,何况是对于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开始谋生的你。

我心想这下终有我的用武之地,便自告奋勇的说我来给你写策划,结果也以惨淡收场……我写的终是不如你的意,你说修辞太多,简洁明了即可!我想我是被嫌弃了,你还美其名曰我这还要上班,你晚上在家也没事干,就琢磨着写写。不好意思麻烦我反复修改,宁愿自己挑灯修改,正如你总是不跟我们说辛苦,永远将最好的精神状态展示在我们面前一样。

不会用电脑的你,只能将心中所想用纸笔写下后,去打印店打印且装订成册。由于此证需要的手续繁多,现在的你还在这条漫漫路上挑战,但我相信应该没什么能难倒你!



碰到双休我回家时,你那逮着我就问的好学精神,我还是深深佩服的,要去广州跑市场,让我教你怎么玩地图导航,微信现在玩得比我还溜,前两天又开始琢磨支付宝的奥妙……

不知你哪来这么多精力学懂这么多东西!顺便说下,在这些年干养殖的中间,还穿插了炼铜,做塑料原材料,不锈钢门窗,摩托车配件等等……现在家里的水电,门,窗,妈妈的晾衣架,我的床,衣橱都是你亲自打造,用你勤劳的双手,撑起了我们的家,这些年真是辛苦了!


老爸师承于舅姥爷,名师才能出高徒,或许你这优秀的能力来源于你的舅舅,我的舅姥爷。

舅姥爷的一生或许可以用“传奇”两字来形容。

我有幸一睹舅姥爷的风采,是在舅姥爷古稀之年,70多岁的老头老太太还能在我们这些小辈面前秀恩爱。

清楚记得,舅姥姥说话时轻微一咳嗽,舅姥爷便起身倒好水,拿件外套给舅姥姥披上。去哪儿也总是手牵手,那认真又谨慎的模样总能把我们逗乐,我们打趣说:舅姥爷真是心疼舅姥姥,去哪都得手牵手。舅姥爷当时红着脸嘴硬说道:我这是怕她摔着,到时候我还得照顾,麻烦!

弟弟们调皮,总爱去外面野,我去舅姥爷家独爱看他们岁月静好,每天一起拉锯,雕刻。

这最初美好的爱情观,至今都对我影响深远!

陪伴总有一天会终止,舅姥姥最终先舅姥爷而去。舅姥爷在给她办理完死后一百天的事项后,也相继而去!

对于舅姥爷的死因,众说纷纭,都觉得这么硬朗的一个人不可能突然离世。不管缘由是什么?寿终正寝也好,自己选择结束生命也罢!我想他终究是放不下舅姥姥的,不忍她一人孤独离开,那刻他应该是感到安宁的。

舅姥爷年轻时期的光辉事迹我没幸参与,只是听家人偶尔提起。

在没饭吃的年代,人人还在为填饱肚子而努力时,舅姥爷已打造第一批保险柜,赚的人生的第一桶金。

那时十元纸币是最大的金额,舅姥爷却有法子将纸币一分为二,掺合一半假币用来流通,简直就是行走的印钞机(≧∇≦)

虽说后面因为自己制造枪支东窗事发,不得不开始逃亡,逃亡期间他也没颓败,反而学得一手雕刻技术回来,至今周遭庙里的菩萨都是出自他之手!

爱人之心及做一件事就做到极致的匠人精神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老爸的徒弟,我伸出双手也不见得能数得过来。现在很多还都以这门手艺为生,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混得都还不错!但是,却不曾教我们姐妹俩任何手艺,尽管我们学会任何一项都够我们糊生,女孩子学这个,听起来也很酷。

或许是觉得我们不适合这些“舞刀舞枪”,也或许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总是言传身教的向我们展示:

这个世界上最怕有心人,最强的堡垒都能被攻破!只要有心,什么都能学会,即使是跨行业,跨工种。哪怕自己从未做过,只要有心且付出行动,保持一颗匠人之心,自然会看到路,知道怎么走!



将这些写出来,是不想这些思想传承仅恩泽我们这一代,还需发扬光大,福泽后代!

视线终会模糊,记忆也会衰退,等到我们耄耋之年,就能翻开这历史的篇章,给子孙后代讲述属于这代人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