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吞了一整盒药

我是不敢死的(至少暂时是)

你还能看到这篇文章,首先证明我没事。其次,我吞的是一整盒健胃消食片,目前无不良反应。就是觉得好像有点饿了。(有点可笑,但是不要轻易模仿)

这不是我在恶搞,吞下这盒药的前5分钟,我还在想着要吃多少什么药,才能死得干净,不用半死不活还得洗胃。

看着形形色色的药,没有把握,只有选择伤害最小的健胃消食片了。活是不想活了,可是去死又不敢,这就是当时最真实的心灵写照。

我的阴暗图系列之一

凌晨两点半

【凌晨两点半不睡觉,准没好事发生】这是《爱情公寓》里曾小贤说的,我觉得这话对我很准,这是我偏激的高发时间。

吞药的前半个小时,凌晨2点半,我换了双凉拖到楼下去,踩在漫过脚背的积水中,任由大颗的雨水往我身上浇。电闪雷鸣,头发上的雨水顺着脸颊,睫毛掉落,有种莫名的快感。

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哭了,那么大的雨,哭出声来也不会有人家听见,觉得无比自由。

哭过后抬头看天,雨水砸进了眼睛里,凉凉的,忽然一道闪电,一下子感到害怕了,才窃窃地回家。

看着镜子里落汤鸡一样狼狈的自己,感觉莫名的爽,还忍不住拍了两张照片。(照片太丑就不发了)

雨水还在顺着头发发梢往下掉,忽然很想把这头长发剪掉,于是到处找剪刀,没找到,只看到那把被我嫌弃的极其不锋利的小刀。念头一转,我不剪头发了,又熟悉地往手臂内侧狠狠来了几刀。

没有出血,只是红肿脱皮了,可见这把刀比之前更不能用了。

真是太悲伤了

我曾说狗是人类的好朋友

一瞬间,恨透了这样的自己,可是换来的不是对自己的珍惜,而是想要快速了结。于是,便有了开始我说的行为,吞了一盒药。当我觉得不过瘾,想要再去吞一盒阿莫西林的时候,朋友一个电话阻止了我。

还好他不是劈头盖脸的大道理,也不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而是故作轻松的跟我开着玩笑,不反对我的行为和想法,却又在转移话题。

我说他再这样,我跟他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他一句只要我好好的,我把他当狗都可以。确实惊了我。

虽然最后他还补了句狗是人类的好朋友,还说这是我曾经套路他的梗。但还是感激,有这样懂我理解我而又不嫌弃我的朋友。

我的“狗”朋友(图源于微博)


是心脏还是心理病了

现在是早上6点,我偏激的情绪像浪潮一样退去了,折腾过后留着一丝气息躺在床上苟延残喘,心脏跳得很快。脑袋运转不过来又睡不着,于是想趁着还有一点力气,记录下这个操蛋偏激的自己。

自残(用刀、手或头猛烈撞击墙、绝食),像个神经病一样自己又哭又笑,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这些情形很熟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是13岁吧,那一次我哭到昏厥的时候开始。

那次去了医院,发现心脏有些问题,后来吃了不少药。可我不知道,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心理,而不是心脏。

现在,我都还能看见手臂上当时留下的若隐若现的刀疤。虽然那时候很非主流的流行自残,可我依旧觉得这是个可耻的行为,到现在更是觉得。

可是我不能控制自己,即便我很爱美很怕留疤,可是我还是像上瘾一样不受控制的做着这一切。

于是,我和恶魔共存了。

可恶的黑暗者(来源新浪微博)

渴望被真正的理解

这世道很奇怪,平时跟你诉苦哀怨的人其实过得还不错。反而我这样善于倾听和开导的人病了。

说得了抑郁症,身边的人百分之七八十会觉得是哗众取宠,百分之二十会觉得自己可能也有这病,能有百分之一能理解的,就可以谢天谢地。

本来还想期望身边人的理解,鼓起勇气也只是用纯英文发说说轻描淡写表述了病情。后来发现多此一举啊,因为自己都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精神上出了问题。别人更是不可置信或者看着热闹。然后,删了。

就像共住一屋檐下的室友,当她得知我得了抑郁症时,满口的不相信,总说肯定是我自己想多了,得看开点。

虽是好意,但是这样的劝解让我倍感烦躁和反感。甚至可以马上激发偏激的我,让我突然发病。

抑郁情绪与抑郁症

后面她干脆说自己也得了抑郁症,说自己总是动不动想哭,我想她大概只是抑郁情绪吧。

毕竟有我这样明显的对比。

她可以每天早起上班,而我已经连起床的意义都想不出来,请了不少假。

她还有许多想吃的美食,而我每天只吃一顿,那一顿都像用刑般难以下咽,最后还能给吐出去。

她还想着下班约着三五好友出去嗨,而我是真的受够了社交,我宁愿一个人在房间里整日整夜无人跟我说话。

她还有着很爱的男朋友,而我,连喜欢自己都困难了,更别说对别人。

虽然她也会偶尔悲天悯人,或是忽然想哭,我还能看到她会发泄会自控。但是我这样不受控制又无能为力的消极感,很多正常人是不能感受的。

我很高兴我装得很好

虽然医生说我患病时间不短,可是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

以前即使我有黑暗面,可我依旧温暖着别人,依旧是别人眼中的小太阳,是所有人心中坚强又乐观的女生。

在经历种种痛苦后,我也可以笑着生活,即使别人都因为我的一些经历哭泣。我还能像安慰别人的事一样安慰他们。

后来我问我身边的朋友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们说我是看上去很幸福很乐观的人的时候。

我很满足,因为我知道,我装得很成功。

于是,我不断告诉自己,要乐观,要坚强,要笑,要一直如此。我认为,这才是我该做的。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面对操蛋的生活,要笑!

给消极一个特许

直到医生说我是讨好牺牲型人格,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并且一直愿意委曲求全时,我依旧得意这是在夸我。

可当她举了这么一个例子时,我不知所措了,然后溃不成军。

例子是,有一个女孩被关在一个阴暗的地方,被一个或者是一群人扒衣服、殴打欺负时,她不但不哭不闹不求救,甚至还对伤害自己的人表露出礼貌性的微笑。

医生问我,想着这样的画面,你的感受是什么?

是什么?是胸口灌铅的沉重,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是想要哭喊却无声的无助,是咬牙切齿的恨意!

我哭了,任由多年隐藏的怨气与委屈汹涌而至,然后他们吞噬了我,我一蹶不振。

医生的确诊像是给了我特许,让我接受了消极的自己,并且肆意地发泄着这些情绪。

对不起,谢谢,请谅解!

可是我不知道,情绪是发泄不完的,甚至有可能有一天还会要了我的命。

我会上高楼,然后被朋友拉下来,楼层高到手中的高脚杯掉了下去一点都听不见也看不见了。

我会在坐车时,一次次忍住跳车的冲动。

我会看到尖锐物体就想往身体里戳……

然后我害怕别人看穿我的心思和算盘,所以焦虑,所以害怕社交,所以恨透了自己。然后所谓的躯体化就来了,会发抖,会头晕胸痛,会四肢僵硬,会面部抽筋,会忽然流口水,会恶心反胃。

我越想要隐藏这些我觉得丢人的现象,就越是严重。

所以我得接受治疗,不仅仅是心理的,还有药物的。可是我得先赚钱,然后才能这样消耗啊!想想又更可悲了,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所以不要觉得抑郁症是一个多么可以装逼的病症了,患者因此受的折磨有多大你不懂,甚至牵连家人朋友,那种自责内疚你不懂。

冷漠或嘲笑对待没关系,但请不要恶语相加或者有意刺激了。因为也许你一句话就会成为我们忽然发病的导火索,虽然我们也不愿意。

对不起,让身边的你们不能理解也增添了麻烦。谢谢,关心我们的你们一直都在。请谅解,我们那不受控制的情绪会惊扰了你们。

今天就写到这吧,愿同样生病的天使们早日康复!

做个可以给自己充电的天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