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校花

作者:水映寒

最近我被公司外派,要作为公司代表,去老家的小镇上谈生意。

我早就做好了小镇谈业务会有一些门门道道的心理准备,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安排了喝花酒来招待我……

这还不算完,关键陪侍我的花酒女孩竟然是我学生时代的高中校花。

她窈窕的身姿在我面前纤毫毕现,坐在我的大腿上,吐气如兰。

校花……你曾经可是老子的春梦女神啊,怎么如今堕落成这个样子!

01

7月22日,下午4点,我准备收拾东西下班的时候,突然总经理敲了敲我的桌子,给我使了个眼色,去办公室一趟。

我撇了撇嘴,心想又要加班了……

自己一个高级经理,仅次于副总的中层,竟然还要996,真没天理。

“最近公司要设立分厂的厂区扩产,公司决定派你去谈。那地方是你的老家,慈心镇。你应该会更有把握吧?”

外派?还能回老家?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了!我赶紧点头,接下了这个美差,回去收拾收拾就上了飞机,三天后回到多年未归的慈心镇,呼吸着故乡的空气。

我找了一家小时候经常吃的快餐店,老板还是原来那对老夫妻。

赶紧点个盒饭回味一下学生时代的味道,真怀念啊。

“你……你是王聪!”

忽然,一个带有磁性的女人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喊着我的名字。

我一抬头,是个穿着包臀裙职业装的美女,身材窈窕,前凸后翘,特别是那张脸,让我有些魂牵梦萦。

“周晓雪?!”

周晓雪是我高中时代学校的校花,追她的人能从教学楼排到校门口。

如今过了十年,周晓雪非但没有丢掉学生时代的清纯俏丽,反而变得更加妩媚,简直不要太吸睛。

或许对别人来说,周晓雪不是那种超一线美女,和什么冰冰幂幂菲菲的没法比,但在我心里她是实打实的女神。

“真是巧了,你怎么突然回这个小地方来了?”

“业务需要,你现在做什么呢?”

“在一个公司做文员。”

就这样,周晓雪也打了一盒快餐,坐在我旁边一起吃,有说有笑的,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学生时代。

渐渐地,我动了点小心思,万一周晓雪还没对象呢……自己是不是有机会?

抱着这个目的,我跟她交换了联系方式。

吃完饭后,我联系了老家这边的乙方负责人,约定好下午3点见面谈业务。

业务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过程很顺利,报价也中规中矩,十分乏味,本来预算一周的谈判流程我四个小时就搞定了,剩下的时间,我可以用来攻略周晓雪,这个曾经的校花。

真是期待啊……

“王先生,为了庆祝这次谈判圆满,不如吃个晚饭吧?”

“好啊,您这边安排吧。”

眼看天黑,我也没有拒绝对方的盛情邀请。夜幕降临,我落座在镇子上唯一一家大酒楼包间里,菜上齐之后,只见乙方负责人拍了拍手。

这是什么意思?

我打量着对方,没搞懂……

“兄弟,以后镇子上的新分厂还需要您多照顾帮忙疏通,今天晚上我备了点小小的礼物,我看您行为举止应该还没结婚,所以就不用拘谨了,收下就好。”

只见对方话音落下,三个穿着紧身旗袍,浓妆艳抹的美女依次进入包间。

其中一个便是周晓雪,她看向我的时候,低下了头,很是拘谨。

“这是……什么意思?”我发问。

但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点猜测,这怕不是在安排我喝花酒……

花酒就算了,关键他娘的你这一下子把老子十年的幻想砸了个稀巴烂!周晓雪在我心里是个清纯的校花,怎么十年过去摇身一变,成了风俗行业里任人把玩的小姐了?!

我不理解,更不能接受!

“嗐,大家都是成年人,兄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几个伺候好我和王总,这个是酒店门卡,我放在桌子上了,王总玩累了直接上楼睡觉就行。”

乙方负责人将一张磁卡拍在桌子上,伸手就拽了个女孩搂进怀里上下其手起来。

幸好不是周晓雪,我勉强松了口气。

“王总……现在你是先吃饭,还是先喝酒……还是我们先脱衣服?”其中一个女人娇笑着问。


02

我看了看周晓雪,又看了看另外一个女人,打心底里哪个都不想选。

可周晓雪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凑过来,一屁股坐在我腿上,双臂展开搂着我脖子。

她吐气如兰,对我悠悠细语。

“王总,今晚我是你的,你想怎么样都行。”

我想推开周晓雪,她现在让我觉得有些生理不适。可当我伸出手的时候,周晓雪却赶忙将手拽过去,脸上泛起羞红。

“王总……求你别让我难做……求你了”

我脸色阴晴不定,转头看向落单的那个旗袍女人,她开始当起服务员,专心倒酒夹菜。

场面顿时变得旖旎起来,另一边乙方负责人已经跟他身上的女人揉作一团,简直不堪入目。

我咬着下嘴唇,打量着身上十分不安分的周晓雪。

她是铁了心要好好服务我,估计是有什么难处,比如我一个不开心,她就会被罚之类的。

“喂我吃菜喝酒吧。”

我这道命令一下,周晓雪动了起来,她端起一杯酒喝进嘴里,转头凑近我的脸,要嘴对嘴喂。

谁教你的这些花活!

我心里有些气,气自己傻,为啥十年来一直对周晓雪带着美化滤镜进行保存,明明她已经不干净了,已经是人尽可夫了,是个小姐了!

我脸憋得通红,但碍于周晓雪的哀求,迟迟没法发作。

眼下,我的沉默是给她留的最后一点面子,看在当年同学情分上。

既然你已经不在乎清白,我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必要。反正你本来过来就是要伺候老子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一把抓着她的大腿。周晓雪身子抖了抖,没有抗拒。

滑滑的黑丝袜触感像是在摸绸缎一样,我两只手哪个都没安分,很快就弄得周晓雪脸上飞起红霞。

坐在对面的乙方代表打量着我,嘿嘿直笑,因为他知道,他应酬成功了,甲方很开心。

堕落的快感并没有维持多久,我就觉得有些恶感,我这是在自甘堕落,亲手糟践自己学生时代憧憬的女生……

我松开手,将手指从周晓雪的旗袍叉边里挪出来,脸色变得阴沉。

“怎么?王聪,是我那里……不行么?对不起……”

“不是,你别说了,别说话就行。”

乙方代表此时已经玩的忘乎所以,抱着旗袍女站起身,一蹬脚将地上的旗袍甩上空中,最终落在了女人身上。

“兄弟,我先走一步了,您注意身体哈。”

我点了点头,目送乙方代表离开。随后我甩了个眼色,那倒酒的女陪侍也欠身离开,包间里就剩下我和周晓雪。

“你想坐在我身上多久,下去吧。”

我这句话一出,周晓雪脸色煞白,直接跪在地上,就差给我磕头,她浑身打着颤,表情写满了哀求。

我不清楚到底她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的今天这副模样,但总之,在我看来很恶心。

“王聪,老同学,我……”

“什么老同学,我们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周小姐,你自重。”

周晓雪听我这么不近人情,几乎是要哭出来。

“看在曾经一个学校的面子上……不要让我难做好么?求你了。”

“我不会跟乙方代表说你服务不到位的,我会装作很高兴,夸你几句。但我实在不想碰你,一会儿等没人了你就回家吧,我想睡个安稳觉,没那方面需求。”

周晓雪咬着红唇,跪在地上,双臂抱紧了她自己,像极了被人丢在冰天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她不肯走,就跪在那里,有些死皮赖脸。

我不知道周晓雪到底在坚持什么,她又在怕些什么。

“我说了,我会处理好的,你可以回家了!”

我站起身,颇有怒气地对周晓雪吼了一句。


03

周晓雪跪在地上还是没走,抬眼看着我,手上也没停,一颗颗地解开旗袍扣子,她里面没穿内衣,所以很快就变得光溜溜……

她一点点挪着身子,最终靠在我身上,手不断对我身体向下探索。

“王总……我知道我现在让你觉得恶心,我配不上你,但这是我的工作,你真的不需要么?”

“不需要”

虽然这么说,但周晓雪的诱惑力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被她这么来来回回鼓捣了两个回合,我下面已经压不住了。

“你在骗人。”

我赶紧推开周晓雪,现在我已经烦了,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

结果我这么一推,周晓雪踉跄了两下跌倒在地上,捂着嘴和肚子开始发抖。

我皱着眉头,觉得她又在装可怜,她为什么不停地想要和我发生关系??我明明都已经承诺了所有她需要的东西。

难不成我如今事业小有成就,她想借此入我家门?

怎么可能……白天时候盒饭店里说这件事可能还能成,现在就算了吧。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死缠烂打的周晓雪突然猛地攥住我的脚踝,我想甩开,回头却发现她口吐白沫,整个人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翻着白眼。

什么情况?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周晓雪。她这是被自己吓地要抽过去了?

我赶紧过去给她掐人中,好歹稍微缓解了一下情况。

“药!药!”周晓雪呢喃着。

“药在哪?”

“在给你订好的房间里……房卡是我过去订的,我把包……放在那里了,药就在包里。”

没办法,现在是得救命,我草草给周晓雪抱起来,用旗袍简单盖住,一路跑去电梯,来到了早已订好的1403房间。

刷卡进去之后,我确实找到了个包,在里面找到个没标签的瓶子。

周晓雪喝水顺下去三粒药之后不久,慢慢恢复了正常。

我打量着周晓雪,她侧身躺在床上,被子半掩着身子,给人一种非同寻常的诱惑和美感。

我咽了口唾沫,顺便给自己一嘴巴,自己怎么就那么下流……

明明对高中校花的十年幻想都破灭了,如今怎么还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王总……其实说来可能你也不信,你别看我这样……脏,但我其实已经结婚了。”

“嫁给了谁?”

“就高中那个叫孙伟的。”

“校霸啊”

孙伟是我上高中那会儿学校里自称大哥的校霸,那家伙仗着家里有钱,而且在校外还有社会人撑腰,连学校女老师见了他都躲着走。

这种人能将周晓雪弄到手,在我看来是意料之中,但也是情理之外。

但我实在没想到,孙伟竟然十多年后,混到了连老婆都要出来卖的地步……

“你做这种事……孙伟知道?”

周晓雪迟疑看着我,想点头,却半路又改成了摇头。

我想了想,没有继续追问人家的家事。顺手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刷起手机,想就这么过去一夜。

趁着有时间,我联系了顶头上司,也就是总监,告诉他事情办完了。

“王聪,我现在是不是很脏……是个贱女人?”

“我不知道。”

我没有抬眼看周晓雪,心里很抵触,不想理她。

忽然,周晓雪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轻轻触碰着,按到了我的锁屏键,关上了手机。

我抬起头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她没把衣服穿起来,从被子里面探出身子,像是要把我拉进去一样。

“你想干嘛?我不想上床,这里也没有套可以用,你睡觉吧。”


04

周晓雪从床边拿起她的包,从里面拿出了整整一盒的杜蕾斯,捻出一个橡皮圈放在床边。

我打量着那玩意儿,又看了看诱人的周晓雪,她自从饭桌上就一直在暗示我,要跟我发生关系。

图的什么?

“不用我再重复一遍吧?我对你现在没兴趣。”

最终,周晓雪抿了抿嘴,收回了那些东西,有气无力瘫在床上闭上眼睛。

“到底是什么把你改造成今天这幅样子的?”

关于这点,我实在有些感兴趣,周晓雪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今天这幅鬼样子的。

白天是个普普通通的白领,晚上就会成为人尽可妻的小姐。

“孙伟需要我这么干,他现在在你对接的乙方公司是个小组长,他想升职加薪。”

“他想升职加薪他自己去好好干活啊!这王八蛋拿你当上位工具?!你可是他老婆!”

我实在不敢相信,竟然是孙伟要求周晓雪这么干的,他到底有多畜生?

这是个男人能干出来的事儿?不,是个正常的地球人都干不出来!

“我所在的公司是本地一家公关外包公司,干的就是这种事儿,通过上床来让客户开心,签单,达成合作。不光是对外,其实你现在对接的公司里,也有不少领导带我开房玩过。”

周晓雪说到这里,捂着脸啜泣,哭声越来越大。

我胸膛剧烈起伏,实在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种藏污纳垢的行为。

“所以,这和你好几次要和我上床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被培训过,今天接到的任务就是陪好你,哪怕你玩的再变态,我也不会有怨言,只要你开心。你不玩我……就是我惹你生气了。”

我听着有些火冒三丈,这他妈的是什么鬼逻辑?

我算是听出来了,周晓雪这是被彻彻底底地洗脑了,俗称PUA。

短时间内我想纠正她的思维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也没必要拉她一把。周晓雪是别人的老婆,又不是我的。

现在划清界限,撇清关系是最好的办法。我不是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人,我才不会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能不能可怜可怜我?”

周晓雪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拉着我的手。

我冷漠地甩开,冷眼打量着她,想用眼神警告这个曾经的校花女神,我没兴趣,不会可怜你。

就在这时,外面传进来敲门声,那个乙方代表来查房了,他娘的,这家伙跟个太监一样。

“怎么没声?王总睡了?小雪服务怎么样啊?”

“啊,王总让我歇会儿吧,你的太大了,怎么上一回合刚完事儿您又要来了。”周晓雪听到查房来了,赶紧娇喘着,翻起身子颠着床,制造上床的假象。

“贱人,搞死你!”我勉强配合着骂了一句,敷衍了事。

“王总,我受不了了……”

周晓雪在床上卖力做戏,我坐在凳子上看她上蹿下跳,感觉十分滑稽。

自己出个差,怎么就遇见了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这还是自己长大的城市么?

等乙方代表心满意足离开后,周晓雪重新老实下来,坐在床上安安分分。

“谢谢你……老同学。”


05

我打量着眼前名为周晓雪的尤物,她前凸后翘,皮肤白嫩雪滑,只要我想,她会任何抗拒行为都没有。

我想怎么样,她就会怎么样,百分百配合,只要我开心就行。

在经历几次我的拒绝之后,周晓雪也算是断了继续诱惑我的心思,好好穿上衣服,下床给我倒了杯水。

这时候,周晓雪的电话响了,她去厨房接电话。

等回来之后,周晓雪又脱了衣服,这回她来真的,不管我拒绝与否,直接坐在我大腿上要亲过来,要用强。

眼看着一副提枪上马的架势,我赶紧再次把周晓雪一把推在床上,站起来指着她瞪了一眼。

“你什么意思?刚才不好好地,现在又来这套。”

周晓雪没管那么多,又扑了过来,誓不罢休的样子。

终于,我忍不住了,一巴掌扇在这娘们儿脸上,周晓雪惨叫着跌倒在床上,捂着脸。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抢过她的手机,强按着周晓雪的手指确认指纹开锁。

“不要看!那是我的手机。”

管你是谁的手机,我一把抢过来打开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

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孙伟,不光是发来通话,也做了留言。

‘伺候好王总,他是咱们老同学,我当副总就看你今晚表现了,那盒套不用干净,老子明天在家里扒了你这个贱人的皮!’

还有 50%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