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陌上花开陌上桑(陌上花开卷二)

96
扶摇Lucy
2017.04.25 08:12* 字数 1738

目录

上卷:

陌上花开(一)


陌上花开(二)

Sing Song?什么人?起了这么有趣的一个名字。欧阳雪的网名叫“Snow Slowly”,莫非前世有点缘分?一想到这,欧阳雪刚被闺蜜们无视的郁闷心情顿时一扫而空,顽性大起,点了确认键。

“Hello,Nice to meet you”

“Me too,who are?”

“Sing Song,you can call me song”

“haha,Song,you sure ,No Son?”

欧阳雪在电脑这头乐不可支,哪儿来的二傻子啊,叫这么个名字。

这年头,出去喝洋墨水的人多了,在外企打工的人多了,装模作样装逼的人也就多了,好像说话的时候不拽两句英文或者在中文里头掺几个英文单词,就显不出自己喝过洋墨水打过洋工似的。欧阳雪特瞧不起这种崇洋媚外的假洋鬼子,因此也常常用她那还没完全还给老师的半吊子英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讲不过你,在公司当领导的吧?出场气势就那么足。”

丫头,好久没被人叫过丫头了,结婚之后,忙着扮演生活中的各种角色,在家心甘情愿的给人当粗使丫头,在公司不情不愿的被人当使唤丫头,已经记不起是有多久,没有被人用有点无奈有点娇宠有点疼惜的口吻,单纯的唤做丫头了。心头一阵酸酸涩涩的滋味一划而过。

“你看你,终于被逼得讲人话了吧?好好的中国人讲什么鸟语啊。”

“哎呀呀,是小的不对,这些年跟外国人打交道比较多,一不小心,就拽上英文了,真是改不了的陋习。惭愧惭愧。该打该打。”

这时候,欧阳雪她们三个人的“永远的3P”群开始一闪一闪的亮了,欧阳雪急忙忙的扔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Song先生:

“抱歉,闺蜜召唤,有缘再见。”

“好吧,看来我只能抱着我倍受打击的小心脏,去找个角落自我疗伤了”

欧阳雪莞尔一笑,不再理会那个长耳朵的小兔子。讲真,一个男人用个小白兔做QQ图像,难不成想做兔爷?咳咳,让思想一贯纯洁如雪的某人都不自觉的邪恶起来。

有段时间没小聚了三个女人,在群内很爽快的谋划了周末出行计划:去玫瑰海岸,来一场女人们的玫瑰之约。

玫瑰海岸位于深圳市东部海滨大鹏湾畔,不知道是因为来此拍摄婚纱的人越来越多而成为了玫瑰海岸,还是因为是玫瑰海岸而成为年轻人钟爱的婚纱摄影基地,小小的一弯海滩,有相思林,同心锁,有情之崖,海之角,对正在爱河里欢快游弋的年轻的情人们来说,这些恰到好处的景点,像空气和水一样不可或缺。

而对于已经在围城里乖乖俯首的欧阳雪们,洁净的海水,清新的空气,柔软的细沙,辽阔的海域,才是她们真正的心之向往。

傍晚时分,人潮散去,喧嚣退去,夕阳西下,落日的圆晕深深浅浅的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细浪轻轻拍打着金色的沙滩,一阵一阵,有海浪细碎的轻吟,有海风轻拂过的耳语。

欧阳雪一改往日女强人的装扮,穿着一条极具女人味的碎花长裙,戴着一顶宽边草帽,一头波浪形的长发软软的垂在后腰,温柔款款。

与欧阳雪柔情风格完全不同的是,沐霜今天走起了俏皮路线,扎着高高的马尾,穿一身湖蓝色的短袖连体装,露出白胳膊白腿,看起来既俏皮又可爱。

苏林是一贯的纯棉小女人,浅紫色的对襟棉布短袖,乳白色的阔腿棉麻长裤,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一股婉约的民国学生风韵浑然天成。

三个人沿着细细的沙滩缓缓朝延向海中央的廊桥走去,那个地方一向是她们促膝谈心的地方。

“唉,我都不知道多久没这么自由自在过了,天天往返于家与公司,在家给公公婆婆陪笑脸,哄青春期的女儿做作业,在公司周旋于领导和下属之间,没事还得装孙子给客户陪小心。这日子,你闻闻,不是霉味就是铜臭味。”

欧阳雪装模作样的把双手举到苏林和沐霜的鼻子底下。

“去去去,谁不都是这样过日子的啊,就你大惊小怪,娇声贵气。”沐霜嫌弃的一把推开欧阳雪。

“来来来,抱抱我们的白雪公主,可怜见的,你的七个小矮人呢,怎么都不来亲吻你啊。”苏林搂着欧阳雪的胳膊半带认真半带戏谑的问道。

“哎呀,别说了,还七个小矮人呢,我一个小矮人都没够着,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知道被摆渡到哪个星球去了。”想起已经出差半个月的陈默,欧阳雪一脸幽怨的忿忿不平起来。

唉,男人啊,宅在家里,嫌人家没出息。出外扑腾了吧,又嫌人家不顾家。这个话题和先救老娘还是先救媳妇一样,除了让男人们左右为难之外,没有任何营养。

夜幕越来越沉,海边的灯塔渐次亮起,一盏一盏,在浪潮中忽明忽灭。女人们以夜色为被,波涛为枕,继续在一阵哗过一阵的海浪中喁喁私语。

丫头!漫无边际的黑夜里,突然有个声音在欧阳雪耳边轻轻滑过。


无戒21天训练营第13天

学号一36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