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那罐茶叶喝完的时候,开始不恨他了

有时候遗憾未免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圆满,曾认真对待过的人,终究不希望他过的不好,愿世界能善待他,而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2017年9月8日,他在微信上说:如果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你不要怪我。瞬间觉得天崩地裂,了无生趣,周围的一切都是灰色的,我回到住的地方,站在阳台上往下看,9楼好高,好黑。我洗完澡后给他回了一条:嗯,从此以后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我,我不想在你的回忆里存在。

奇怪的是我们都没有把对方删了,我还能看到他的朋友圈,他改了签名:万般皆苦,唯有自渡。

我不甘心,怎么能这么决绝,七夕的时候他才刚送我花,这些都还历历在目。我留着他的微信,想幸福给他看,让他后悔!

他陪我看五月天的演唱会,帮我搬家,送我手链,送我杯子,送我旅行册,送我一大堆东西,重要的是他送了我很多罐茶叶,大红袍,铁观音,碧螺春,龙井,他知道我最喜欢喝茶,但最近没送了。

我陪他看朴树的演唱会,看孟京辉的话剧,陪他看美国大片,他看的很兴奋,我却一直偷偷看手表,差点睡着。看完《琥珀》之后,他牵起我的手,两个人手心里都是汗,他抓的很紧,上厕所的时候,才肯放开。那天晚上,我们牵着手散步,道路两旁的街灯特别美,他说这条路真短。回去的时候,他在朋友圈写道:如愿以偿

我们之间是有问题的,只是双方都不肯承认我们不合适。

他抱怨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我工作压力也大,我们互相不理解对方口中的忙碌。他生病的时候找朋友陪他而不是我,我找工作的时候不愿他帮忙,两个都是要强的人啊。

劝他不要炒股,劝他减肥,劝他去考驾照,劝他多理解父母,劝他不要老穿黑色T,劝他不要熬夜,劝他去治满脸的痘印。因为他的固执,我的期望,争吵很多次。

约翰 威尔伍德曾说,在两人关系中,期望常是一种微妙的暴力,因为这是要求别人顺从我们的意志。他不愿意改变,我不愿意妥协,然后开始冷战。没多久他陪供应商喝多了,发微信说,爱你,我早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但那一刻真的觉得我可以和这个人一起到天荒地老。

2018年4月22日,我把那罐红茶喝完之后,我开始不恨他了,他的微信头像从我给他选的阿信,换成了他养的猫,我还曾因为自己不如猫,跟他生过气。

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里,一锤定音的,不是心有灵犀,不是旗鼓相当,也不是死心塌地,是怜惜,是两难境地里,那一点点无可奈何的舍不得。

努力经营过这段感情,但很难去喜怒无常做最肆无忌惮的自己,摇摇晃晃,精疲力尽之后,我们都选择回归自己,既然各自都给不起对方未来,那么不如告别。

这世界每天都有很多微小如尘埃的感情,随后都会被时间洪流冲刷,偶然从时光里惊鸿一瞥,还是如此动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