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月独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夜深,人静,瓦冷,霜雪。

  孤星西垂,浅云独悬。苍穹广袤深邃,天宇邈远高寒。

  步移身色,猛然间料想到天空中悬挂的孤月,它夜夜除非,把好梦留给别人睡。

  月自古以来都是迁客骚人吟咏不厌的意象,早在那个动乱,文人只能写献媚之诗的年代陶潜就说过“春秋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孤松。”他为早时月描绘了典型。初唐诗《春江花月夜》里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则成功的把月亮所要表达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清代梁章钜的“清风明月本无价,近山遥水皆有情。”又极具传神的赋予了月以神,让人久久沁在那种环境中,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但是对于我们人,月究竟是什么呢?

  月是变与不变的统一体。苏子曰:“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盖将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矣,而又何羡乎?”的确:“月出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应该是苏子内心景与外部景的和谐统一,然,似乎不计较变就看到不变的了,“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应该是这理吧!

  月是离别陪君的怅然之物,暮霭沉沉,楚天阔别,仅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惜离人,依旧烟笼为离人作伴。时间已久的记不清是哪一年,心被仍在了流浪的荒野,我和她,长亭送别,月下花前,没有钱别酒,仅一轮残月挂在天空,从容地看着我们,无奈,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听得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亭,减了玉肌:此恨谁知?

  月又是思家念家的感情寄托。留住思恋,留住念想,唯一留不住的是时间的离散,岁月的变幻,一如镶嵌在夜空中的冷月,夜夜出来,却夜夜不同,流走的月升月落,云舒云卷,不经意间,已不知更换了多少朝代。“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应该是孟德的月相吧?而今也不该是他写的月相吧?今人不知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今夜明月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深秋的月该落谁家,这自然不是人所能左右,可抬头望月,睹月思人,什么时候都是永恒的主题,“故乡今夜思千里”望月思家,家也在思千里之外的游子。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远在天涯,思家念家。异地独居,只能把思念和祝福托月送回去,我寄思念与明月,随风吹落故乡里,不论是迁客骚人,还是将相英雄,月一定是感情存放的驿站,而这一切,月都默然接受。

  月是永恒的完美,感情的载体,思念的依托,是古往今来容纳一切不顾之人的港湾,从容不迫。

  乌啼落月接纳张继放肆的忧伤,晓风残月怀抱柳永执手相看泪眼的依依不舍,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雁字回时,西楼满月,月折了易安满地地堆积的黄花,收揽她载不动的忧愁……

  月是接纳一切不如意人的港湾,一如父亲广博胸怀,载着一切的一切,日复一日,从来没有埋怨。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房上瓦冷霜雪。

  孤月独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一直在打篮球比赛,每一场都使出了洪荒之力,身体机能几乎被掏空。中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梦见一...
    咕叽咕叽777阅读 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