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飞

窗外火车轰隆隆的声音在提醒我一切都是真的,外甥女那会问我要跟她一起南下广东。我没同意,我不是舍不得家乡,也不是舍不得离开爸妈。我是舍不得我的小宝,他还小。

可又不得不离开,太多的无可奈何。从做决定到收拾衣服坐上南下的火车一点没有犹豫。

我不走我还要照顾小宝和父母,以小宝爷爷奶奶的作风。我和小宝不可能过清净的日子,她爷爷奶奶会继续找我麻烦。既然这样,不如去姐姐厂子干。

希望尽快在厂子站住脚,到时候离婚我也好争取小宝的抚养权。

和自己加油,等我强大起来,所有的流言蜚语也就烟消了,为了儿子也为了我自己,好好拼一把,就像光光说的,只要不死,就往死了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