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有术之积极主动、觉察与小我

“分身术训练营”是由幸福进化进化俱乐部发起的元习惯提升类产品,活动具体内容请详见:http://blog.hiddenwangcc.com/productact

160810《预习作业:我跟高效能人士差2个习惯
160814《第一天作业:分身术训练营Day1
160815《第二天作业:分身术训练营Day2
160816《第三天作业:分身术训练营Day3

积极主动、觉察、小我,是本次课程最重要的三个概念,我逐一来解读一下我的理解。

积极主动的意义

为了理解积极主动,我再次翻开了《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史蒂芬柯维是认识到“元习惯”作用的第一人,他所谓的习惯,不是那种习惯于做某事的行为的习惯化,而是基于对多个高效能人士行为模式、思维模式、及其背后意志品质的观察、发现和总结。我在书中找到了相当多熟悉的内容:

值得反复学习的经典:《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 比如说“聆听自己的语言”。我理解这种聆听就是一种自我觉察,不过老大除了要求我们聆听自己的语言,还需要聆听/觉察情绪和信念,老大的贡献是把自我觉察的内容统筹起来,并由浅至深分成言语、情绪、信念三个层次(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没有对行为的觉察,也许这是真自由的内容),特别是情绪层次,我觉得抓的非常精准,也许高效能人士不会有特别明显的情绪问题,但对情绪较为外露的80、90年代们来说,情绪既能反映出问题,又连接着信念和言语(比如消极的语言往往是带着情绪一起出现的,比如情绪问题往往反映了底层的信念问题),对情绪语言的积极正面解读,是训练积极主动非常有效的方法

  • 比如说“独立”。我最近通过对自己觉察能力发展的过程进行回顾梳理时发现,人自我意识的发展必须经历几个阶段,从无知无觉的懵懂阶段过渡到拥有自我意识的时期;从无完整独立自我人格的依赖期过渡到意识到自己有独立自由能力的阶段;从局限于自己所见所闻的自我中心主义,逐步能够换位分身,脱离自身局限用客观眼光看待自身。其中,独立是觉察的基础。老大没有特意说到这一点,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老大的课主要是针对职场青年的,但我基于自身经验提醒一下后来的小伙伴们,特别是很多提到父母关系问题的小伙伴们,你已经有能力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如果你总是觉察到别人的情绪,觉察不到自己的情绪,你要想想,你是个独立的人,不要把自己的未来捆绑在别人身上,没有人能够左右你的心情感受、没有人能左右你怎么看待问题。

  • 比如说“思维定式”、“思维转换”。老大说信念的时候我也有所疑惑,感觉像进入了大脑迷宫,因为信念非常主观、很难干预训练结果,为什么要吃力不讨好地去做这件事呢?但看到书中关于“思维定式”一节的时候我意识到,“思维定式”就“信念”,“思维转换”就是“转念”。读完关于"思维定式"的一段后,我意识到,信念非但不是虚无的、形而上的,反而信念才是积极主动最终的训练目标,积极主动的信念是决定积极主动人生的关键要素。

关于“思维定式”有这样一句话(P34)

你可以改变行为,比如更努力,更勤奋,更迅速,但是这种努力只会让你更快地到达错误的地点。你还可以改变态度,比如更加积极地思考,但你仍然到不了正确的地点。或许你并不在乎,因为你抱着积极的态度,不管到了哪里你都能高兴。但关键是,你还是走错路了。根本问题不在于你的行为或态度,而是在于那张错误的“地图”。

这张“地图”就是一个人的信念、价值观、元习惯、底层思维模式。你改掉了你的行为、你的态度、你的言语、甚至你的情绪反应,但这都不足以让你成为积极主动的人,信念才是最终目标,你必须相信自己有选择的能力,你必须相信自己是一个积极主动的人,只有积极主动根植到了信念层面,像高效能人士一样,把积极主动当作为人处世的第一准则、碰到问题的第一反应,你的训练才真正地收到了成效。

一张著名的幸福进化地图

想到"地图",我不禁回忆起一张很有名的图,早在2013年我刚刚认识幸福进化俱乐部时,我就看过这张图,让我印象很深刻。当时这张图的主要理念正式基于基本来自于《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幸福进化的七个习惯

随着俱乐部在进化,老大在进化,到了今年,老大已经把这张图上的主要理念融合更新,提出了个人成长的六大元规范。相比针对管理者、企业家们的七个习惯,六大元规范更适合成长中的小伙伴们。从一本经典著作出发,但不拘泥于经典,通过对无数小伙伴成长中问题的总结,通过对无数知识点的深耕、研究,逐步形成自己的体系、模型和训练方法。我想对没有上过分身术训练营的小伙伴们说一句,六大元规范、特别是积极主动,是所有人成长的起点,如果你是第一次来,这是个很好的开始,也许信念的改造不是一时可以完成的,但是学会使用积极的言语、理解情绪的积极正面意义、牢记和强化正确积极的信念,就能让自己的面貌、脾气、心态获得很大的改观,分身术训练营,一定要参加

个人成长的六大元规范

不知道老大会不会更新那张经典的大树图。对我而言,个人成长的六大元规范就是奠定幸福进化的一棵大树,其他的任何课程、理论、训练、方法、模型都要建立在这基础之上,开枝散叶、枝繁叶茂,任何成长都是从这里开始,最终又回到这里。正是因为某一天不再被动地接受客观环境、想要积极主动地改变自己的命运,才会有心智一系列成长的开始,而经过多年与自己各种问题的抗争后,你会发现,所有问题的答案就在出发的地方,正是因为多年的积极自律,才能收获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由。

最后,容我妄自揣测一下真自由训练营的内容。我认为自律不仅仅是对自己言语、情绪、信念的掌控,还包括对自身行为、以及外界可支配资源的掌控。比如时间、比如金钱,受到限制时很多事情会变得容易,比如没钱的时候反而能克制自己的欲望,比如坐飞机的时候反而容易看得进书,因为那是客观约束在起作用;可是当拥有富余的可支配资源时,客观约束退到了自我约束圈以外,自我约束就像可大可小的金刚圈,收得紧一点吧,就会感觉痛苦,放得开一点吧,你还是那只不经约束的野猴子。然后你越是能够约束自己的行为、理性地调配可支配的资源,你的掌控力越强,你获得幸福快乐的几率也越大。如果说海比特我学会了刻意训练的方法、分身术我学会了觉察小我的方法、在真自由里等着我的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相信那一定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内心是一所无人监管的监狱,真正的自律只有时间能够证明。我愿意投入时间和意志力对自己加以磨练。

积极主动列表

既然积极主动才是分身的主要目标,我收集了一些积极主动的清单提醒自己。另外我推荐大家看看雨馨的这篇总结,她在自己的分享课中制作了积极主动公约,收到了相当好的效果!所以说,把积极主动的话语梳理出来,对内可以约束自己,对外可以引导他人,是一种非常有成效的训练方法!

图片来自@雨鑫生涯引导师

积极主动的言语

  • 我可以
  • 我愿意
  • 我选择
  • 我先试一下
  • 我先想一想
  • 我来负责
  • 我能为你做什么
  • 说话前先点明观点(what or how)
  • 明确指代对象,不留模糊空间
  • 减少主观词汇(我觉得、我猜、我喜欢、很、大概)
  • 减少绝对化词汇(一定、肯定、必须、无非)
  • 减少概念宽泛词汇(头脑、智慧)
  • 减少简化思考倾向词汇(就是、不就是、都是、难道不是)
  • 使用通用词汇(少蹦英文单词),引入新概念、新词汇要说明

积极主动的情绪

  • 表达前先观察自己是否带有情绪
  • 愤怒:拥有改变现状的力量
  • 悲伤:看清事实,调节预期,适应现状
  • 焦虑:重视最重要的事,即将获得改变现状的力量
  • 压力:加快能力储备
  • 抑郁:小我需要对话,小我表达无力,请理性我就位
  • 无奈:原有的方法不适用,需要创新
  • 烦躁:调整所处的位置
  • 憎恨:谁的优越感出了问题?
  • 恐惧:系统反应与灵敏度提升

积极主动的信念

  • 任何负面情绪都有积极的正面意义
  • 任何跨过去的坎儿都是明天的护城河
  • 之前的任何经历都是未来的财富
  • 我已经做到了当下最好的自己
  • 任何问题都有三种以上解决方案
  • 我的资源是充沛丰富的
  • 方法不同,结果不同。弹性好于僵化
  • 有效比有道理重要
  • 无能是有能的起点
  • 拥抱可能性
  • 只有放弃的那一刻才算失败
  • 你经历过的苦难都会变成你自信的铠甲

觉察能力发展记录:我与小我的成长之路

在我的人生道路中,有过几次重大的觉察,见证了我人格觉醒、独立、成熟的阶段,我把这个从懵懂无知、到逐步清醒的过程记录下来,送给我自己、送给我女儿,送给其他小伙伴,但最重要的还是送给未来那个得了健忘症、忘了初心的自己。

第一阶段:拥有自我意识

我还记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幼儿园时期),有一个夏夜,躺在凉席上睡不着,不知道怎么脑子就瞎想起来,突然意识到,人终究要死的;我将会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种深深的恐惧瞬间抓住了我,像漩涡一样把我吸入黑暗中,我怀抱着这个恐惧颤抖了好久。现在想来依然心惊肉跳,虽然现在我已经能够理解和接受死亡。我很少记得小时候发生的事,但我认为这是我自我意识发展的初点。我不再是天然的状态,而是意识到了自己,意识到了意识和身体之间相互依附的关系,让我恐惧的不是身体的消亡,而是意识的终结。

到了大一点,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坐渡轮上学,渡轮里到处站满了推着自行车渡黄浦江的人,我恰巧站在离爸爸稍远一点的地方,周围密密麻麻站的全是一帮推着车的中年男人。站在这样陌生又压抑的环境里,我感到十分不安,突然就涌上一股羞耻感,感觉自己像没穿衣服站在公众场合一样,十分难受想要逃跑。现在想来,这是性意识的启蒙,让我有了羞耻心,让我有了基于性的自我性别意识,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我是个女性(而不是什么小女孩儿)。

第二阶段:拥有独立自我

再大一点,估计是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不知是不是因为好久没坐公交车,迷了路,跟售票员打听路线还是什么,原本印象中售票员阿姨都是很凶的,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售票员居然很平等、很客气地跟我对话,让我吓了一跳。突然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长高长大了,别人居然把我当作一个大人来看待,原来我已经是大人了,我可以脱离父母的限制了。这一刻我心里好像要飞起来,我意识到社会已经把我当作一个独立的人了,我的意识里我第一次作为独立的人存在。

后来结婚了,有一次跟老公拌嘴。那时我们都不太成熟,总是从自己的感受出发去,习惯于自我的边界,独立生活的能力又都不强,所以总有矛盾。在住处的那栋楼的门厅,我在玻璃的倒影里看到了大腹便便的自己,我第一次脑中出现了两个字“感恩”。前一刻还在抱怨父母没有给我提供好的基础、催促我工作、结婚,后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还在抱怨父母、不懂得原谅父母的苦处,我永远都无法成长。我衡量了一下我所认识的人,发现所有心智成熟的人都懂得感恩父母,而只有小孩子才会无尽地向父母索求,只有不懂事的人才会觉得别人都是欠我的。从那以后,我一直把“感恩”作为判断一个人心智成长的第一个标识。

第三阶段:拥有分身能力

2014年我在跟老大学习《撬动我价值》时,曾有一段时间,老大每日都给我们一段十分佶屈聱牙的文字,让我们读完写感受。我这人对文字有相当严苛的要求,最讨厌不流畅的文字、特别是蹩脚的翻译。前6天我非常反感这样的作业,每日感悟里写满了抱怨。有一天突然大群里发生了一件小事,老大在大群里答疑,有个小伙伴咨询“心乱怎么解”?(你当老大是参禅的啊?)老大反复问了三遍“哪里乱”,围观的小伙伴有些人熬不住了,以为老大是在捣浆糊。我一开始也以为老大没搞清楚问题,后来突然领悟到,没搞清楚问题的原来是提问的那个小伙伴。PKS模型里说道,只有看清问题、并且抓住问题的本质,才能投放解决方案,你连自己的问题都讲不清,却期望老大给出解决方案,是准备空对空吗?反而正是在反复的提问中,自己真正的问题才会浮出表面。我突然有一种开悟的感觉。当天看了老大推荐的一篇博文,写到对《心经》的解读,心里洞若明火,像明火照耀一般通明。我从”观照“二字,第一次认识了“觉察”。从那以后,每天每日美文,我都悉心体会,反复揣摩,再加上老大讲的自尊与他尊的区别,那段时间我原本繁务缠身、一身戾气,突然之间我感觉到我的意识可以比情绪快一秒钟、碰到刺激时可以快速判断自己是不是在追求“他尊”、在刺激和回应之间来得及塞一句话问自己“你准备去XXX,但这样做有意义吗?”,很多路怒、很多对抗、很多矛盾就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2014年下半年开始是我心智能力飞升的一个阶段,让我理解了心智的开启莫不来源于“觉察”。如果说从懂得“感恩”开始,我逐步拥有独立心智、懂得脱离自身局限、看到自身以外的世界,那么学会“觉察”就是得以以第三者视角观察自身,拥有了认知的认知、获得了分身的能力。

救人者必先自救

而今年的分身术训练营,终于让我在“觉察”之上,又进一层,不仅能够看见自己,更能看见基于理性与基于感性两个系统下发展出来的自己;懂得把裹挟在言语、情绪、信念之中的小我识别出来,认识小我、分辨小我,分离小我,接受小我,与小我共存。之前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参加这次的训练营,我知道什么是觉察,也拥有觉察的能力,我还需要参加分身术吗?现在我知道自己有多么狭隘。学完了分身术,我才明白,如果我说“我会游泳”,我的意思是我能游到深水区;可别人说“我会游泳”,他的意思是可能是跳到海里不会被淹死、50米的泳道可以游几个来回、熟练运用多种泳姿等等,同一句话,含义真是天差地别!即使你说我拥有这种能力,你有没有分辨自己到底是知晓、理解、使用,还是应用、评估、创新?

比如说言语,我还以为自己高于这个层级了,但我其实并未完全做到:遇到常规的刺激我能总结出一套方法应对,但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激还是会失控;对待尊敬的人能做到放低姿态,可是对待自认为不如我的人,我总是期待别人的尊敬,许多冲突由此而来;在沟通时,消极/模糊/简化思考用词层出不穷,工作了10年,到现在都没有掌握如何高效地跟领导汇报工作,看到张诗颖总结的跟老板汇报的经验时,我十分汗颜!仿佛看到了活生生的自己!原来积极主动与否很多时候就反映在言语之中!一个不使用积极主动词汇的人又怎么期待他的内心是积极主动的呢!

至于情绪,我以为自己已经从火爆任性修炼到平和稳重了,岂不知根本没有触及核心。老大在分析愤怒的积极意义时我才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一直依赖小我的能量、靠冲动和头脑发热解决问题、克服恐惧、焦虑、压力,我还以为这是冲劲、是血性、是豪爽!我也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老在原地打转,为什么总是喜欢“绝处逢生”,把自己带入糟糕局面的正是自己,是我自己创造了绝境逼迫小我出现,这么多年理性我不见有所长进,小我倒是越来越强壮了!

信念层面,本来我不愿触及,长久以来我都很小心地不轻易接受灌输,坚守自己相信的东西。这种固执和保守保护了我价值观的稳定,但也限制了我跨出熟悉的领域、学习新的东西。这次经过梳理,我意外发现自己思维的底层有一些相当厉害的限定性信念,不仅一直在阻碍我的发展,并且正在潜移默化地灌输给女儿!什么文科强理科就差、这个社会对女孩子的要求相对较低、女孩子只要当老师或者找份办公室的工作就行了……我以为自己是在帮助女儿缓解压力,其实是在为自己教育上的付出开脱,但更糟糕的是我明明知道当年父母的这些话对我人生重大选择的影响,我为什么还在用他们限制女儿的发展?

学完了分身术,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分身能力还不够,还是那个信念中并不真正相信自己有能力、容易被情绪裹挟、喜欢使用模糊简化语言的我。虽然我时常也有放弃的时候,虽然我碰到问题还是这么冲动,但是我已经学会了在发现情绪时先稳住小我,让理性我接管一会,让理性我为小我每一个害怕的问题给一个答案,完成了这个过程才允许小我重新接管,但小我已经不再那么害怕了。

我想起今年的某一天,有一次在纷繁的家务、突发的事件、吵闹的孩子之余,我坐在餐桌前,突然自说自话地笑了。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受到了那么多压力,居然我发现自己的心是平静的,也是笃定的。我第一次很清楚地感知到,能力的存在,以及能力背后那种自信。我终于知道,辛苦一点,但能力是会增长的,碰到了很多问题,反而拥有了解决问题的自信,磨难是在保护我,我经历过的东西,都能变成我自信的盔甲。也许我该在自己的人生履历上记上一笔,2016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