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苏州 | 流光溢彩江南金银

流光溢彩江南金银

苏州之行D6,金色江南。

话说上次去苏州博物馆,来去匆匆,楼上和楼下的展览都还没有看。想来总觉得像是漏掉了什么似的。于是我和菠萝决定再去一次苏博,就当是补课了😃。

苏博正在举办“金色江南 • 宋元明清江南地区藏金银器展”(4.29-7.20)。看了看告示牌上闪闪发光的金器,我们决定今天的补课就从这里开始~

金色江南展厅(流苏下垂,配合灯光,整个展厅都笼罩在金闪闪的气氛中)

前言介绍说,本次展览得到了6家博物馆鼎力支持(南京博物院、安徽博物院、南京市博物馆、江阴博物馆、江宁博物馆、常州市武进区博物馆),才得以将百件文物展出于此…

如果不是恰好在这个时间点里再回苏博一次,岂不是就错过了?没有错过好幸运✨~

细细浏览之后,我和菠萝感慨,每一件金银器都流光溢彩,无与伦比。金银器搭配富有解说性的名字和文物简介,简直让人浮想联翩。忽然感觉,文物的取名也是艺术呢。

北宋    银鎏金麟凤纹香薰(第一件看到的金银器)

菠萝逐一看过去,而我在忙于给金银器拍照。直到停下来回看照片,才感觉到自己在观赏文物时或许存在些许误区。

拍照的时候,相机挡在文物前,对文物进行了全面记录与观察,于是我安下心来走马观花。可实际上文物不同于照片,它展示在空间中,包含了照片无法提供的各种视角以及更多细节。

南宋    银釦金梅纹花口盏(陆游的朋友张同之家里的碗)

就像这个金梅花碗,视线的高低也会带来不同的观感体验。如果执着于拍照,将它定格在一张图片里,那么这些观感就容易错过了。拍照只是记录的一种方式,并不能代替真实的观察。

虽然这么想,我还是没有放下相机,只是在拍照之后又留心观察了一会儿,希望这样可以和文物更亲近吧💛。

很快我被一件金器吸引住,它的造型独特,虽然几颗珠宝消失不见,却也无法掩盖它的美丽。

明    金镶宝嘎呜式挂件

据说它可以开合。在明清时期,人们常常在里面放上小佛像、经文或舍利子,用它护身、减业、增长修行。

展厅里人不多,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对着文物仔细端详。我偶然瞥见一对情侣笑容满面,十分开心的样子。再看向其他人,发现他们也面带微笑。果然金灿灿的物件可以增加幸福感吧。想起有些鸟儿也喜欢收藏亮晶晶的东西,忽然觉得在喜欢美丽的事物这点上,人🚶和鸟🐦都大同小异~

正胡思乱想间,又被另一个金银器吸引了注意。这真是让人惊叹的一件作品。初次见它,就觉得它与苏博的镇馆之宝真珠舍利宝幢有些相似。

清    银鎏金曼陀罗✨

原来这件藏品名叫银鎏金曼陀罗。虽然它也描画了须弥山、须弥海与天帝的居所,与真珠舍利宝幢寓意相似,但用料和工艺却完全不同。我站在这里观看了许久,银鎏金曼陀罗实在是有一种魅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清    银镀金点翠项圈锁

据说项圈与长命锁是清朝男孩女孩儿们流行的饰物,我看了看尺寸,估算了一下重量,这还只是项圈和锁。如果全身都搭配这样的金银饰,又会有多重呢?

走走停停,看了不少文物,可惜在文章里放不下这么多照片,只好选些印象深刻的发出来。

明    漆纱珠翠庆云冠
明    嵌宝石金头面一套
明    金镶宝莲花冠
明    金累丝凤簪
明    金镶宝蝶赶菊耳环
清    金镶宝帽顶    金帽顶
清    金如意簪一组
清    银点翠牡丹梅花双喜簪

逛了一圈下来,收获了很多藏品的美照,即使看看也心生满足。宋元明清时期,江南地区的繁华可见一斑。想起前言中看到,苏博馆长陈先生所说:“若此期展览能作为烛照幽微的一束光芒,使我们略略窥见江南之奢华旧景,即足矣。”

苏州博物馆,果然不虚此行👑。

写于 2016年12月10日

下篇《怡园螺髻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