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外的几个吝啬鬼们

曾读《史记.淮阴侯列传》,文中韩信对刘邦说:“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此事说项羽为人吝啬,若有人立功当封赏,羽就把封印攥在手里,来回摩挲,印文被粗实的手掌摩平了,还不舍得赐给有功者。我猜这是韩信为长刘邦之志气,编来污蔑项王的,并且《史记.项羽本纪》中也并无发现羽有吝啬之嫌。司马迁先生寥寥数笔,用中国画的写意手法,便将一守官奴的形象,跃然纸上,读来让人哑然失笑。

《水浒传》里第二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提到一事说,鲁提辖初遇史进和李忠,在一酒楼上喝酒,听闻间壁有人啼哭,问道原由,原来是金老汉父女受人欺负,生活艰难,心有怜悯,于是有意接济,然身无分文,便向史李二人讨。史进大方,取了十两,李忠摸了二两,鲁提辖看了见少,便道:“也是个不爽利的人!”话里说他有点吝啬。但李忠是个江湖上使枪棒卖药的,钱财得来不易,吃喝嫖赌全靠这个,再者,二两在当时也有二千块钱,素不相识,施舍二两,也不算少了。李忠的吝啬,是因为史进太过大方的缘故。

还有人虽有吝啬之嫌,但想来是天性节俭使然。如清吴敬梓撰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中,有一人叫严监生,“临死之时,伸着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着问,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的,有说为两处田地的,纷纷不一,只管摇头不是。赵氏分开众人走上前道:“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朝野佥载》里有一则是关于花间派词人高手韦庄的:“颇读书,数米而炊,秤薪而爨,炙少一脔而觉之。一子八岁而卒,妻敛以时服,庄剥取,以故席裹尸,殡讫,擎其席而归。其忆念也,呜咽不自胜,惟悭吝耳。”此子真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然韦庄命途多舛,想来此事发生在贫困至极时。

还有惜物之人,《北梦琐言》记一人云:“裴司徒璩,性靳啬。廉问江西日,凡什器图障,皆新其制,闲屋贮之,未尝施用。每有宴会,即于朝士家借之”。我也常见今人用手机的,买来就在壳外套一塑胶套子,问其原因,说是为了防止摩损生刻痕,一见刻痕,就有心里不适。医学上这叫强迫症。如此说来,裴璩可能也是强迫症患者。更有品性不佳者,《朝野佥载》中有“郑仁凯为密州刺史,有小奴告以履穿,凯曰:“阿翁为汝经营鞋。”有顷,门夫着鞋者至,凯厅前树上有䴕窠。䴕,啄木也。遣门夫上树取其子。门夫脱鞋而缘之,凯令奴着鞋而去,门夫竟至徒跣。凯有德色。”他骗了门夫的鞋给小奴,却恬不知耻的脸有德色,觉得自己仿佛是个活菩萨。

也有人吝啬的可笑,如《唐国史补》里:“王锷累任大镇,财货成积。有旧客,谕以积而能散之义。后数日,复见锷。锷曰:“前所见戒,诚如公言,已大散矣。”客请问其名,锷曰:“诸男各与万贯,女婿各与千贯矣。””我曾听说有一财主,生性吝啬,财货绝不肯轻易予人。一日两友于财主家中坐谈,到午时饭时还不肯归。实则二友有意难之。财主薄于情面,不便遣之,就突发善心说:“今日我请二位吃生猛海鲜。”二友额手相庆,戏道:“你这竖子,铁公鸡转世,平日里一毛不拔,今日却肯施舍食饭了。趁此良机,看我二人手段如何!”财主听之,拊耳语厨子说如此如此。稍顷厨子端一碗热水于饭桌上。财主让之,连道:“宴已备好,请,请”。二友四目相对,不知其然,疑惑道:“不说是吃海鲜么?这一碗热水是何意?“财主大笑道:”君不见水中有虾米二枚乎?“二友恍然失声。饿急,欲举箸而食。财主道:”慢,止此二枚耳,吾三人抓阉,拈者得之。“财主胜,连吃二枚。二友气急,拾碗沷财主后夺路而去。财主叹道:“惜哉了这一碗海鲜汤美。”

也有人吝啬的可怕。《朝野佥载》中,有夏侯彪者,“夏月食饮,生虫在下,未曾沥口。尝送客出门,奴盗食脔肉。彪还觉之,大怒,乃捉蝇与食,令呕出之“,另有“安南都护邓祐,韵州人,家巨富,奴婢千人。恒课口腹自供,未曾设客。孙子将一鸭私用,祐以擅破家资,鞭二十”。想来让人生畏。  

更有人吝啬起来简直可怖。《朝野佥载》中,有“广州录事参军柳庆独居一室,器用食物并致卧内。奴有私取盐一撮者,庆鞭之见血。“取一勺盐就打得家奴见血,若偷吃一馒头,还不得推到午门斩头呢。  

吝啬之人,也会有业报。《太平广记》记一事曰:”南阳有人,为生奥博,性殊俭吝。冬至日,女婿谒之,乃设一铜瓶酒,数脔獐肉。婿恨其单率,一举尽之。主人愕然,俯仰命益。如此者再。退而责其女曰:“某郎好酒,故汝常贫。”及其死后,诸子争财,逐兄杀之。”《原化记》中载一事曰:“ 天宝中,相州王叟者,家邺城。富有财,唯夫与妻,更无儿女。积粟近至万斛,而夫妻俭啬颇甚,常食陈物,才以充肠,不求丰厚。庄宅尤广,客二百余户。叟尝巡行客坊,忽见一客方食,盘餐丰盛,叟问其业。客云:“唯卖杂粉香药而已。”叟疑其作贼,问汝有几财而衣食过丰也?此人云:“唯有五千之本,逐日食利,但存其本,不望其余。故衣食常得足耳。”叟遂大悟,归谓妻曰:“彼人小得其利,便以充身,可谓达理。吾今积财巨万,而衣食陈败,又无子息,将以遗谁?”遂发仓库,广市珍好,恣其食味。不数日,夫妻俱梦为人所录,枷鏁禁系,鞭挞俱至,云:“此人妄破军粮。”觉后数年,夫妻并卒。官军围安庆绪于相州,尽发其廪,以供军焉。”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看来一人无论品性优劣如何,如果生性吝啬,连孔老圣人也会心生厌恶。欧阳修云:“小人所好者禄利也,所贪者财货也。”以此观之,这些吝啬鬼们莫非是小人一类?然我读《北梦琐言》,见一人名叫归登的,“常烂一羊脾,旋割旋啖,封其残者。一日,登妻误于封处割食,登不见元封,大怒其内。由是没身不食肉。登每浴,必屏左右。或有自外窥之,乃巨龟也。”于是释然,原来他们是大乌龟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