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化妆

前些日子一向时尚爱美的老妈,紧跟潮流下载了抖音,每日都会拍上几个小视频,其中视频主角最多的当属她的挚爱外孙。儿子从小跟着外婆长大,臭美的样子像极了老妈。拗不过老妈吸粉,一向远离无聊应用的我,硬着头皮下载了,外加注册关注老妈。从医院出院后,怎奈自己行动多有不便,坐着看书俨然成了奢望,躺着看书又因为颈椎不好,时而头痛难忍,索性就放纵几日吧。

闲来无事我打开抖音,刷着不同的视频,惊奇的发现,抖音里隐藏着这么多能人异士,或是能工巧匠,或是厨房达人,更是美女如云。其中印象最深的当属一个化妆视频:一家庭主妇遭老公嫌弃,不愿带她出门应酬,女子撒娇嗔怪央求给她十分钟。接下来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候,说时迟 那时快,只见女子挥舞着各种小刷子,粘摸着各种霜粉,一会画眉毛,一会涂鼻子,明明是大饼脸立刻变成锥子脸;前一秒还是单眼皮厚嘴唇,后一秒就成了双眼皮大红唇,惊煞了我的眼睛!一番舞刀弄剑以后,之前的邋遢农村妇女,瞬间变成了时尚摩登女郎。我拿着手机喊着老公,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让他瞧瞧满大街的美女又有几人敢素颜亮相?

古语有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古代诗人墨客早以将女子画眉乔装记录了下来。

温庭筠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苏轼《江城子》: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孔雀东南飞》: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着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着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陌上桑》: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

《木兰辞》: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经历了抖音事件后,我对化妆充满了好奇,连忙到网上淘购了各种化妆用品和美妆武器,东西一到就坐在镜子前有模有样的学起化妆来。真别说,经过一番涂水擦霜,隔离遮瑕,外加修容抹粉,整个面部光亮通透,再涂上活力橙红,唇部多了一抹色彩,镜中的我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一旁玩耍的儿子都夸赞我美丽,顺便还对昨日的我嫌弃了一下。平日里喜欢看美女的老公,今天也不吝赞美之词,甚至还一改抠门指数,豪气的要赞助我买化妆品,哈哈!

其实画不画妆,全凭自己心情,我若喜欢,哪怕素面青衣,也一样风采依旧,倘若我爱上了多彩的自己,那何不烈焰红唇一番,生活本就平淡如水,是时候给日子加点佐料了,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