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舍小品(1)“老友记”

写在前面——

梁实秋先生著《雅舍小品》,虽是随思随想,但雅净简素,情思清幽,令人神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日始,着手“精舍小品”系列。精舍,最初是儒家讲学的学社,现多指人修身养性、追求人生真谛而求学的地方。

取名“精舍”,缘由有二。一者,303人整日与文字交集,虽非静心求学,然同样苦心孤诣,咬笔捻须。二者,总是追求出精品,写精文,可谓精益求精。三者,303人精神风貌值得大书特书,即便工作逼仄,依然不改其粲然品性。

我想用最真实最生动的笔触,去记录303那些可爱的人和事,还有那些惊天泣地的肺腑语录。虽然文字永远比不上梁文清雅精致,但至少真切鲜活。那些人,虎气腾腾,活力四射,此刻还冒着热气儿。那些事,关于青春,关于奋斗,关于幽默,关于友爱…那些语录,似有金石声,铿然作响,那是一个个生命力的表达,堪比中国好声音。

我想用最炽热的文字去铭记他们,

用最生动的语言去诠释他们,

用最热切的心跳去讴歌他们…


秋日深,天渐凉。

科室的沙发,成了大家午间争抢的风水宝地。

有了沙发,那就意味着,可以美美地睡个午觉。

午间忙毕,到“乌托邦”寻欢作乐。

一进门,瞬间惊呆石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晖晖、冰雁和昊哥三人,正在上演现实版“老友记”。三人把身体分成上下两截儿,上半身斜靠在沙发上,下半身横放在椅子上。

冰雁把自己打包成一团,蜷缩在沙发和椅子中间。本就瘦小的身体,这下成了一个粽子。晖晖更是个活宝,两张大报纸大大铺开,盖在身上,姑且取暖。卫衣帽子兀自耷拉在头上,诠释了什么才是“生存维艰”。至于昊哥,衣服一脱,一盖,这下,被子有了,真正的以衣为盖地为庐。三把椅子的椅背,把三人间隔开,看起来井井有条。

这,俨然就是东北的大通铺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直让人暖意融融。

说笑间,凯哥进去了,揶揄他们同床而息,共枕而眠。这个凯哥,平时正经惯了。偶尔小小放肆一下,居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屋子人笑成一团。

这群可爱的人儿,硬是把生活过成了一幕幕活喜剧。

工作紧张,整日间,硝烟弥漫,案头书桌,文件会议无休无止。

是他们,让日子不再苍白,人心泛绿,处处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