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推荐久久小说网 这里只分享精品

96
shenweili
2020.01.13 11:29 字数 4277

安桌苹果久久小说网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安桌苹果久久小说网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安桌苹果久久小说网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不让火苗熄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

        火的出现以及被利用,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大飞跃!

        部落中也掌握了钻木取火的办法,只是这钻木火实在是太麻烦了,还不如现在这样,派人日夜守护在一旁来的方便。

        反正这两个老原始人的年纪也大了,其余的活计基本上也做不成。

        身下铺着皮子,皮子下面垫着一层厚厚的枯草,韩成睡觉的地方要比一般人更为的舒适,若是以往这个时候他早已经睡着了,但今夜,他却无心睡眠。

        晚上失眠的原因一般只有两个,一个是白天睡多了,另一个便是心里有事。

        在后世,基本上可以将第一个原因给排除。

        作为从后世而来的韩成,也可以将第一个原因排除,因为今天一白天他连眼都没有合一下。

        他之所以夜不成寐,是因为满脑子想都是陶器。

        他在不停的回忆记忆中那个老奶奶做陶器的每一个步骤,而后给他这次所进行的程序进行比较,想要找出两者差距这样大的原因。

        这事情他已经从白天琢磨到晚上而后又到深夜了,却依然没有太多的头绪。

        虽然发现了三个有些可疑的地方,但韩成总觉得这不是陶器大量破损的主要原因。

        韩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披上皮子外衣,套上兽皮袜子,往外洞走去,他有个从后世带来习惯,那就是晚上一旦睡不着了,就喜欢起夜。

        守夜的老原始人早已经习惯了晚上有人出去解决生理问题。

        每次有人起来的时候,他都会转头看一眼,如果是成年人,他便接着坐在火堆旁不起身,如果是孩子了,他则需要起身帮助孩子将沉重的石门打开。

        这也是他的一个职责之一。

        老原始人听到脚步声,习惯性的扭头,待认出前来之人是神子之后,便连忙起了身。

        不待韩成出声,他就已经熟练的将石门打开了。

        外面一片的寂静,只有璀璨的星辰镶嵌在墨蓝色的天空上,看上去格外的清澈美丽,远非后世那经过几层雾霾又穿过了遍地都是的霓虹灯的夜空可以比拟。

        夜色里,不时会有几声悠远的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的兽吼响起,这是还处在统治地位的洪荒大佬们在夜色里吟咏。

        春天的早上空气冷冽,晚上也一样不遑多让,虽然已经达不到结冰的程度,在还是让刚从洞里出来的韩成禁不住的连着打了好几个哆嗦,以至于连晶莹的水柱都变得有些歪斜了。

        韩成在用力,他想快速的将体内的水排完,赶紧回到温暖的洞穴之内。

        “啪!”

        韩成没有回去,也没有因为尿尿用力过猛而摔倒在尿坑里,而是抬手在自己脑门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他没有疯,而是忽然间想明白了事情,就是这个困扰了他整整一天外加半夜的事情!

        娘的,这样的简单的道理居然被自己给忽略了!

        豁然开朗的韩成恨不得再次对着自己脑壳来上一巴掌。

        陶器会大量破裂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热胀冷缩!

        自己热身子从洞内出来猛地接触到冷冽的空气还禁不住的直打哆嗦,这其中的温差最多也就十度左右。

        而陶器刚出窑时,从极热到极冷,这中间的温差一百度都不止!

        在这样的强烈的刺激下要是不裂开才是怪事!

        想通了这其中的关系,心中松快的韩成伸手摸摸冻的只剩下了一个头头的小雀雀,连忙往洞内跑去。

        心事去了,他躺在床铺上盖上厚厚的毛皮很快便进入了梦想……

        小河边上很热闹,因为亲眼见证了一场奇迹的出现又亲身体会了泥巴烧制的陶器的好用,部落中的人现在对于制陶有着很大的热情。

        尤其是听说了神子今日准备再次烧陶之后,众人更是积极。

        一大早的吃了饭,便都来到的小河边。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再操作,一切都顺手的多。

        不过与上次相比,这次要烧的陶器可以要多上不少。

        围着上次被火烧的有些结实的泥坑,韩成又让人往四周开挖了不少,开挖过后的地坑,差不多达到了四平方米。

        而后便是铺干草、放泥胚、填干草、糊泥巴、点火、封洞口。

        再剩下来的便是等待了。

        大师兄他们去打猎了,韩成带着一众小原始人在这里一边做泥胚一边守护这座简易的泥窑,通过泥封上的温度以及小孔来观察,看里面的火有没有熄灭。

        因为碗的泥胚已经够多了,如果都烧制成功,人手一个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韩成便让人减少碗的制作,多制造一些比较缺少的陶罐以及大缸。

        陶盆这些也要制造一些出来。

        泥胚已经很多了,倒也不用像先前那样抓紧,过了晌午后,韩成领着人在小河边清理了一番,回到了洞穴。

        这几天因为一直在忙陶器的事,把教授普通话以及汉字的事情都放下了,现在制陶的事情基本迈上了正轨,韩成自然要将这断了几天的课程给续上。

        今天所教授的东西很简单,就是新出现的“陶”包括它的读音以及书写,还有由‘陶’衍生出来的‘陶碗’‘陶罐’‘缸’。

        由于众人对新出现的‘陶’有很浓厚的兴趣,所以即便是‘陶’字比较复杂难写,众人也学的很快,尤其是制陶的小高手黑娃,之前怎么都记不住字的他,现在居然很快的便能将‘陶’字默写出来……

        一直燃烧的火堆周围,多出了三块高低差不多呈三角形摆放的石头,石头上放着才弄出来的陶罐,陶罐里面有水。

        在火焰持续不断的舔舐之下,陶罐里面的水已经开始冒出了白气。

        这让旁边一直担忧火会把陶器烧裂,然后水再把火浇灭的老原始人松了一口气。

        他和其余的洞内的人一样,不知道神子这样奇怪的举动所为哪般,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有些习惯,毕竟神子让他们看不明白的举动实在太多了。

澹台明月:“咦?又多20……看来堂兄的性格属于平时镇定,一旦爆发就会贡献出大量震惊值的类型……”

  此时明信看着他道:“阿月你知道吗?一般情况下只有陨铁材质才能打出上品兵刃,而你用精钢材质竟然打出了上品兵刃……”

  澹台明月却道:“阿信哥,我不懂,你跟我讲讲材质的事。”

  明信将他一把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找个路边的青石坐下,这才说道:“锻造术按材质来分,一般分为:凡铁、精钢、陨铁、赤精、寒玉、雷石六种。”

  “喔!这么多材质!”澹台明月惊讶道。

  “你听我说,其实最常见的材质就是凡铁和精钢。陨铁偶尔会有一些,而赤精、寒玉、雷石这三种材质则只有通过虚空道才能获得。”

  澹台明月正想发问,阿信却接着道:“凡铁材质现在一般很少用于武修的兵刃了,而最普遍的就是精钢。但陨铁的材质强于精钢,所以一般只有陨铁材质才能锻造出上品兵刃。以此类推,赤精能锻造出精品,寒玉能锻造出无暇品质,而雷石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材质,听说可以锻造出传奇品质的兵刃。”

  澹台明月点了点头,之前从没有人给他讲过这些东西,于是此刻他便非常认真的听阿信说下去。

  “但是还有一种情况,有一种天生拥有极佳锻造天赋的人,再经过长年累月的练习,便能在锻造时进入一种境界。每当进入到这种境界时,他们便可以用低一等的材质打造出高出一等的兵刃。我刚才在你锻造之时,发现你似乎进入到了那种状态,所以我怀疑……你就是那种锻造资质奇佳的人。”

  澹台明月惶恐的道:……我没有……我不是……

  这时,澹台明信却拿起那柄剑递给他道:“阿月,这把上品剑就是最好的证明。”

  澹台明月接过来,看了一眼如秋水一般深湛、明亮的剑身,才道:“这把剑是我和阿信哥合作完成的,并不是我一人之功。”

  阿信却一笑,眼神里透露的意思却是“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信了你是天才了。”

  片刻他又道:“剑,是君子之器,有脊骨分两刃。脊骨代表君子不屈,一刃伤敌一刃克己。这柄剑是你打造的,它价值不菲,你就收着吧。”

  澹台明月却摇了摇头道:“我现在还没学会用剑,就先放在你这里吧。”片刻又道:“明天我就过来帮你。”

  阿信点点头说好。

  此时,澹台明月忽道:“阿信哥,你刚才说什么‘虚空道’,能给我讲讲吗?”

  澹台明信却道:“关于武道的事情,你去问明义吧,他的武道修为比我高,已经成为一级武修了,他才是一个好的老师。”

  “谢谢阿信哥。”澹台明月微笑道。

  “都是一家人。”阿信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

  从澹台明信那儿离开,澹台明月便往大伯家住的院落走去。在前面的一个演武场上,他便看到了自己的二堂兄明义正在练剑。

  “明义哥……”澹台明月打招呼道。

  明义:“干什么?去去去,我没时间陪你玩……”

  “明义哥,我、我想修武……”澹台明月怯怯的道。

  “就你?你今天吃错药了吧?”明义一脸不耐烦的说。

  澹台明月:“……真的,我真想学……”

  “那你干嘛不去找你大哥二哥?”明义一脸郁闷。

  “明义哥比我家大哥二哥厉害……”

  澹台明义:……

  “来,过来……”明义忽然说道。

  澹台明月往前走了几步。

  “你过来嘛!离我那么远我怎么教你?”明义不满道。

  澹台明月立即走到他身边,冲他嘻嘻一笑。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来找明义哥修武……”

  “下一句……”

  “……哦,明义哥比我大哥二哥厉害……”

  “……你这话倒没瞎说,我告诉你,不仅比你大哥二哥厉害,你那个大姐也不见得比我高明到哪儿去。”明义面无表情的说。

  “对对对,我的眼里不揉沙子,是不是明义哥最厉害,我心里最清楚……”澹台明月道。

  “没想到你的眼界还挺高,告诉你吧,我最近已经练出七杀劲,在咱们澹台家,在劲修方面除了你老爹,我是第二个练出七杀劲的人,我呢,现在已经是一级武修了。”明义脸上一副风轻云淡,但一双眸子里全是骄傲。

  “听上去好厉害,明义哥,你给我讲讲呗。”

  “你真想学武道吗?”

  “嗯……”

  “好吧,我简单给你说一下吧。唉……真是麻烦……”

  “明义哥最厉害了!”

  “行了行了,你听我说。”

  接下来明义便道:“武道修行,分“劲、气、神”三种。一般来说,练劲、练气、炼神这三种修行可以齐头并进。但实际情况呢,却总是会按照每个人最擅长的一种来侧重修行。”

  “比如‘劲’,从表面看就是劲力的意思,它体现在力量一途。拳有拳劲,剑有剑劲,刀有刀劲。但其实它所代表的则是一种有形力量的统称。不论是什么兵刃,只要你本身掌握‘劲’,兵刃才能发挥出劲道。所以,修出了劲力一级后才算是正式踏入劲修的第一步,直到劲力七级修出‘七杀’后,才算是完成了一个小圆满。”

  澹台明月连连点头,却又道:“明义哥,那‘气’呢?”

  “气,则正相反,它是一种无形力量的统称。气通过修炼吐纳之术方能获得,它游走于全身经脉窍穴,汇聚于丹田之中。修得内息一层,便算是踏上真正的气修的第一步。直到内息七层修成‘破军’后,也到达了一个小圆满。”

  “那什么是破军呢明义哥,这个我不太理解……”

  “咳……所谓破军,我想就是指以柔克刚之意吧。当然,名字也可能是个代号而已……”澹台明义挠了挠头,看来他自己也不是非常清楚。

  “原来如此……可那‘神’又是什么呢?”澹台明月一脸崇拜的问道。

  澹台明义不禁眉飞色舞的道:“所谓‘神’,代表着神念、神魂之力,它是一种念力,存于灵台方寸之中,最为神秘莫测。炼神通过观想之法,激发内照,令自身神魂强大,从而避免轻易被外物干扰心神。修得神念一重,便是炼神的第一步,直至神念七重修得“贪狼”后,同样达到一个小圆满。当然,神念除了巩固自身也有攻击作用。神念七级后,便可幻化神念攻击敌人心智。”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