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毕淑敏《花冠病毒》

今天读了这本毕淑敏的根据2003年非典时期一线采访改编成的小说《花冠病毒》。368页,情节不复杂,3个小时就读完了。

花冠病毒-毕淑敏-2012.jpg

毕淑敏在引言中提到这本书也许可以划分为科幻小说的类别,我认为它的科幻意味主要体现在其中一位名叫于增风的医生角色的。

小说中关于这位医生的部分都很精彩,神秘,有传奇色彩。他漂亮犀利的绝笔信,他设计绝妙的传播病毒的方法,还有他为病毒来源做出的大胆假设,以及他对于医生职业的深刻理解。他死于一线抗疫但留下了诸多记录与线索。正是他和围绕他的一切在不断推动抗疫进程。甚至连解决特效药难题的团队,也跟他有密切关系。不过,关于他的部分有一个天坑作者没填上,那就是他所提出的“花冠病毒来源于远古冰川水”的设想,很美妙很大胆,到最后不了了之,是一个遗憾。

另一个科幻的部分,其实也是写实的部分,那就是设想(描绘?)了疫情蔓延时整个社会的状态。有很多细节:

  1. 抗疫总指挥将全市划分成A级区,B级区和C级区。A级区是危重感染病人和死亡病人尸体之地,如传染病院和殡仪馆火葬场。B级区是所有收治病人的医院。C级区是可能被病毒污染的地区。最后还有一个0级区,阿拉伯数字的0,即没有病人的居民区。按照字母的顺序,字母越靠前越危险。从C级区到A级区是没有任何障碍的,但从A级区每下滑一级,都必须经过长达15天的隔离,确保没有感染且无发病。
  2. 学校停课,工厂停工,人员不得外出,城市如死水一潭。有人杀人放火,有人抑郁跳楼,有人成天做爱
  3. 燕市封城,政府打击食品哄抢行为,城市实行食品配给制
  4. 燕市部分人民逃离疫区使得外省市也出现散发病例
  5. 医院人满为患,再也没有能力接受新的患者
  6. 殡葬馆和太平间人满为患,政府不得不租用更大的场地存放冷冻尸体。
  7. 中医治疗瘟疫的药方对花冠病毒没有明显效果
  8. 外交活动取消,跨国贸易停止,中国与联合国卫生组织一起攻克特效药难题
  9. 有个别疫情一线人员偷取病毒株卖去国外获得高额利润

不过,文中提到的治疗花冠病毒的特效药,其理论基础实在是不牢固。小说的解释是,正因为人体是由各种元素构成的,元素具有无限的开发潜能,所以直接补充元素就能提升免疫力,甚至能达到治疗新型病毒的程度。女主的恋人在对她解释为什么锗粉能治花冠病毒时,甚至用的是神话故事。而且她立刻就被这个故事说服了:

“她(白娘子)是修炼千年的蛇仙,通晓草木。灵芝是大自然中含锗量最多的植物,而锗可以还阳救逆,将生命时钟倒转,让生命重新焕发出生机。”

要知道,女主的设定是医生背景、博士学历的高级知识分子,说实话这个解释我这个外行在读博士都不会相信呢。虽然我明白作者曾是一位真正的医生,但对于这个药粉的解释真的太牵强。如果说锗粉的疗效约等于包治百病,那为什么当今的各种绝症不直接拿锗粉来治疗呢?

不过,作者在自序中说了,希望读者不要纠结于技术细节,也不要擅自服用某元素。小说嘛,并不妨碍情节的理解。

但是从文学上,也有值得批评的地方。

小说写得虎头蛇尾。疫情蔓延的上半场虽然描写得细致,下半场却是草草收场。比如,特效药其实从一开始就存在,只是疫情的发生让科研团队得到了确认和调试的机会。最终病毒败给人类的过程作者也给的仓促。女主拥有恋人后,小说就戛然而止了。只有一句“20NN年9月1日,最后一名病人出院,中国燕市彻底平息了此次花冠病毒感染。”至于特效药后来是如何使用,人民如何反应,被瞒报的死亡人数如何处理,疫情爆发给社会带来何种历史启示,小说都没有交待。

而一个恋爱脑女主的设定也是这部作品成为经典的一个障碍。

在书的前言读到那句“我坚信人类和病毒必有血战”,让我期待这是一部史诗般的作品。但实际读完却发现有一半的内容都是女主的情情爱爱。她的情感细节包括但不限于:某神秘男子主动来电并赠送保命药粉,抗疫总指挥视她为知己并赋予她一定特权,与同事的婚外情一夜,被青年官员示爱,与神秘男子后来成为恋人等等……而且书中多次描写其恋人的外形有多么俊美,嘴形多么迷人。

我甚至感觉女主进入疫情前线仿佛就是为了谈恋爱的。虽然作者让她担任了媒体人这样重要的角色,却没有对她的工作进行更详细的描写。女主的心理学背景也多被拿来分析周围男人的意图,以及评价其他女人的外貌。我本来期待她利用医学/心理学知识在岗位上大展身手,可是几乎没有。唯一一次使用了心理学来参与疫情管理,在我看来也不算什么正面例子。

背景是:由于政府持续谎报疫情,人民渐渐对政府失去信心。一对老夫妇在海外的儿子打电话告诉了他们真实情况,让老爸老妈去储存物资自救。老夫妇抢购商品的行为陆续引发了市民的哄抢。于是疫情指挥部开会决议要发布通告严厉打击哄抢物资。在这时女主突然站出来,主张重罚这对老夫妇。

“罗纬芝收到鼓舞,继续说:‘我觉得要严惩吴姓人家。乱世重典,当然要讲道理,为什么要罚他。惩罚在心理学上有三个原则:一是快。昨天发生的事儿,今天若能发布惩罚原则,这就最好,越快越好。二是要重。要罚得让他们觉得这样自以为是地抢购,是大大蚀本的事儿,以后就不会这样做了。三是要众所周知。这一点我也不担心,咱们的宣传力量很强大,一定要立体轰炸,让大家都知道抢购不对,以后不要这样做。”

原来,女主其实并不是那种揭露真实疫情的媒体人,而是政府宣传专员,是一位特权阶层女子。对于官员对人民的欺骗行为,她视而不见,而且骄傲地称之为“宣传力量”。对于普通人的自救行为,她主张“立体轰炸”。

还有一次,她在疫情报告中看到避孕用品脱销,她只觉得“可笑”,觉得人民是“没事可做”。毕竟她工作在樱花盛开的王府(有保洁有厨师还有图书馆),内外出行有专车,追求者不是帅哥博士就是青年官员,所以对于普通人生活在疫区的压力和痛苦是无法有同情心的。我实在看不出这位女主在这场疫情中的正面作用。

一个在国难当头更有风度、更有用处,真正利用所学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女性角色,则是在小说末尾出现的于增风医生的前妻(前女友?)詹婉英。是她的团队研制出的特效药(就是锗粉)最终战胜了病毒。但实际上作者对于这位女士的着墨却很少,只有从339-349的10页(写婚外情那一晚都有8页!),但是刻画出了一个理智、坚强的女性科学家和母亲的形象,是小说接近结尾处的一个亮点。

而且我很喜欢詹婉英对于病毒、人与地球关系的理解。她虽是抗击病毒的一线科研人员,但是她并不把病毒当成人类的仇人,她有一种更宏大也更谦卑的理解。

“花冠病毒并不是我们的仇人,它们也是世界的主人,资格比我们要老得多。我们只能说,人类不应该在不恰当的时间,在不恰当的地点,打扰了它们,遭遇了它们。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花冠病毒是无罪的。”

“你能说这个地球到底是谁的?谁出现得早,谁就是主人吗?那么,病毒毫无疑问是在人类之先了。你要说谁是最高等的动物,谁最聪明这个世界就是谁的,那不就落入了人类沙文主义的窠臼吗?你要说只有人类该活着,谁妨害了人类都应该灭绝,这恐怕霸道了。”

希望将来小说和现实里都会多出现一些给人启发和希望的优秀的女性形象,而不是借着优秀女性外壳在男性世界里游刃有余的花瓶。

总的来说,《花冠病毒》这本小说,我打7/10分。人类与病毒的生死较量,值得更好的文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