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宝贝的亲密时光

一宝19个月了,回想和宝贝的亲密时光,这一段母乳历程,似乎又坎坷,又无比简单。

坎坷的过程

喂养不足

一宝出生,是标标准准的体重6斤半。因为之前学习过一些育儿知识,除了在医院被阿姨喂过几次奶粉,回家后顶着压力坚持只给母乳。出了月子去做满月儿保,娃只长了7两,被医生质问:你们小孩怎么养的?忍不住哭。想想每天晚上不知道醒多少次喂多少次,结果宝贝的体重曲线从中线掉到最下线,心里又委屈又自责又心疼。

当时坚持只给母乳,还有一个原因。一宝出生两周后黄疸恢复正常,刚被夸了两天长得真白净,紧接着从额头开始长湿疹,马上扩散到满脸,又演变成脓疱疹。手机里存着的一些用来寻医问药的照片,后来有一段时间真的不敢看。因为湿疹,也坚定地认为添加奶粉绝无益处。

就这样宝贝第一个月被判喂养不足。儿保回来听劝添加了奶粉,开始混合喂养。第二个月宝贝争气,长了两斤多。从这件事开始,我也慢慢不再执拗于某些育儿观念。给孩子最好的没有错,但如果做不到百分百,尽力就好。之后的日子尽量多给母乳,不足再加奶粉,如此反而有几个月实现了全母乳。

被咬的痛

之后要说有痛苦,那就是被娃咬。一宝5个多月就开始长牙,然后没多久就学会了咬。咬破-愈合-咬破-愈合,闭路循环。去年年底被咬得严重,好一些又喂,结果化脓了,没法继续喂,就断了一边奶。心里也是不舍。之后母乳就减少到早晚各一餐了。

这过程当然还免不了受到七大姑八大姨类似于你这么瘦,母乳没营养之类的质疑。还有生病不能随便吃药。生娃带娃后体质明显下降,很容易发烧。因为哺乳好几次都是忍着硬扛过来。

即便如此,关于断奶,心里还是不舍的。特别是同事朋友分享断奶经历,要么是娃在楼下哭,妈在楼上哭,要么就是娃在屋里哭,妈在屋外哭。

简单的初衷

给宝贝母乳,初衷非常简单:安全。而一路过来19个月,让我坚定地不彻底断乳的理由只有一个:安全感-没有什么能比母乳给予宝贝更大的抚慰。

记得有一次一宝作,吃饭不肯坐餐椅。我抱她坐在腿上自顾自吃饭,没料到她抓了一块红辣椒放嘴里嚼。结果就是一边吐口水一边哭,小手小脚乱蹬,奶粉和水统统拒绝,最终还是母乳缓解了她的疼痛。我很庆幸。麻麻虽然心疼,事后觉得宝贝手脚乱蹬哭闹的样子也是很可爱。

因此,当别人问我:断奶了吧,都这么大了?我都是含糊糊弄过去,我只想在我宝贝有任何不舒服的时候,给她最好的抚慰。

断奶

我说这么多,只是因为,最近的两个星期,我们断奶了。因为我又无缘无故发烧,血象显示CRP超高134(参考标准0-10). 医生说必须得挂水了,要用抗生素。于是,这次彻底断奶了。一宝有三个晚上哭闹着睡着,之后是玩着吸着小嘴睡着,现在睡前问她:想喝奶粉吗?她会回答“嗯”,然后乖乖地喝一瓶奶粉,然而必须是我喂。

想起周岁半做儿保检查,有一个自闭症的自测列表,其中一项是问:妈妈和宝宝每天相处时间(睡觉时间除外):0-2小时,2-4小时,4-6小时,6小时以上。我粗粗心算了一下,选了4-6小时:8个小时上班,9-10个小时睡觉(白天的不算)。因为勾选了这一项,我也时刻会提醒自己,尽可能高质量陪伴。除了日常的生活起居,陪着孩子一起玩小汽车、搭积木、看巧虎、讲绘本,蹲下来站在孩子的角度和她沟通交流。虽然一宝还不怎么会说话,但每每与宝贝面对面交流,清澈的眼神和微微笑的表情总能告诉我,她都懂。

宝贝,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但是总有一天,妈妈要放开手。让我们尽情享受彼此陪伴的美好时光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