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是我佳人,请别让我有非分之想

“我这种人就不适合恋爱,因为爱会唤醒我的占有欲、控制欲、疑心病,也会勾引出我的狭隘、自私、敏感,然而这每一种情绪都足以令我和与我相爱的人痛苦,且越爱越严重。所以为了避免害人害己的事发生,我会自觉远离不知情的爱慕者,也会默默疏远我可能会爱上的人。”

阿逆说。


1、


阿逆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分手了,每次分手之后,都会找我们喝酒,喝完酒都会向我们控诉男人的种种不是。

这一次分手,阿逆和谈了不到半年的男朋友吵架,埋怨他夜不归宿,阿逆说:“我假装要走,晚上回来拿东西,发现他和陌生姑娘吃着我中午做的饭菜。我没有打女孩,只有心死,真的没必要去打女的,苍蝇不叮无缝蛋。第二天我依旧去上班,那是我刚找好的工作。我得努力挣钱养活自己。”

那姑娘说不知道他有女友,说他们一个月前就分了。

其实他们同居了三个月了,中午阿逆还给他做了饭。

阿逆说:“我也不是多么优秀的一个姑娘,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呀。领着其他姑娘来我家,吃着我做的饭菜,还不要我往其他方面想。我不是菩萨,不会去普渡每一个人。”

阿逆还说:“我好歹也是985毕业的,怎么遇到的尽是这些道德无下限的男人呢?难道他们仅仅就为了多睡一个女人?现在的社会,想多睡一个女人还不简单,你去逛窑子去呀,还不需要你花时间陪着逛街,花时间谈感情。”


2、


阿逆上一次被绿,是在上学的时候。

当时阿逆读的就是她口中的那所985,而其ex却在西南边陲,读了一个双非。异地不久,阿逆的ex提出分手,原因也很简单,“不合适!”。

阿逆心不死,不相信谈了几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连夜买了机票飞过去。

跑到ex的学校,正好碰到。其ex挽着另一个女生的腰,有说有笑。看见阿逆的到来,他不慌不忙说:“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也不想说了,一切都是你看见的样子。”

阿逆微笑这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当天就买了机票回来了,来回没有超过24小时。

回来就找我们喝酒。边喝边控诉ex,“这明明就是另有新欢,喜新厌旧,却恬不知耻地告诉我彼此不合适。他这是对自己多么不自信呀,他要是告诉我另有新欢,我就是打死也不会去飞大半个中国去找他呀。”


3、


其实阿逆本来不叫阿逆,原来我们都叫她阿丽,无奈她那地方的人L和N是不分的,一直也叫不对自己的名字,后来我们都随着她叫了。

阿逆异地恋被绿之后,发誓再也不找异地恋了,说是异地恋不会产生美,它产生的永远都是小三。至今还在鄙弃这个ex的分手理由。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没什么合适不合适,只有愿意不愿意,努力不努力。不合适是我听过最多的分手借口,也是最不负责任的借口。相遇时无比合适,分手时说不合适,说好点是逃避,说坏点就是放屁。 所有的合适都是两个人的相互迁就和改变,没有天生合适的两个人,两个人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就是最好的爱情。

​​​​阿逆上一次分手后到毕业之前一直没有找男朋友,毕业后就找了当地的一位,阿逆以为,没有异地的牵绊,没有远距离的煎熬,日子总会慢慢过得热火朝天起来。阿逆不知道还有“灯下黑”这一说,都说90%以上的异地恋都会以分手而告终,但阿逆却忽视了,便不是所有的分手情侣都是异地恋产生的。若以数量样本统计,非异地情侣分手的数量远超异地情侣分手的数量。

记得叶子跟我说过:“慢热的人都隐匿了太多情感,内心热烈,外表平静。不喜欢口蜜腹剑,能说出口的喜欢必定是深思熟虑,而慢热并非是冷漠。我没有自来熟的天分,但有与你细水长流的长情。等一等我,我也等一等你,岁月方知我们各自的美好。”

当时听了这话,就觉得叶子这话说的真真好呀。能说出口的喜欢必定是深思熟虑的。

也许在叶子观念中,这是标准。而阿逆,却未必吧。


4、


那天,阿逆来学校找我,我们一起躺在操场上看星星。

阿逆自言自语:对于感情,现在没什么太大指望了。以前总是竭尽全力地付出,小心翼翼地呵护,可都无疾而终。我也听说过真正爱情的样子,只不过这事儿确实太难得了,不一定会发生在我身上,或者暂时还不会,所以现在这么得过且过也挺好的。 ​

我看着阿逆,眼角划过泪水。不止。

我递过纸巾,想着安慰,却欲言又止。

阿逆擦拭着,转过头来说:“小一,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明明那个人还在,可以打电话,可以发信息,但你没有任何立场,他永远不再是你的了那种感觉,真的特别难过。”

我安安静静地听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其实我也知道,或许,有段时间我们会特别孤独,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甚至很多节日都是一个人过或者选择忘记。但是我们都要学会沉淀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去成长,体会孤独。未来不见得更好,但是我们会更从容。 ​ ​​​

就像,你于筵宴赏宫商,雅斋理简帙,品香茗,论政要,一日理万机。  我于故里卷珠帘,觞饮罗浮春,燎沉香,凭栏瞰,小河浣细纱。 你有你的功名处,我有我的清欢渡。

只要。曾经两不厌,回首两不怨。

如此,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祭天 天都云阳,街面人影攒动,巡逻的天都卫来来往往,一年一度的祭天大典召开在即,市井小民都消磨着自己的营生,不同于...
    公子不要阅读 299评论 0 2
  • 曾经有人说,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做豆腐,小的时候,因为周围有这些职业,所以就看过他们劳作的形状。 1.撑船的老翁 ...
    章鱼说吧阅读 1,882评论 0 2
  • 交通类 1.杭绍台高铁“欲探索”自主定价 铁路票价市场化正在持续推进。9月19日,浙江省发改委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古月雁小青阅读 10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