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瓯匠传》六十章 “月光影当银番钱”

  这个夜晚,楠溪江上皓月当空。肖云志知道,莲瑞村中,很多人跟他一样,今夜无眠。

  肖云志想得没有错。此刻,有一个人的心潮如同这楠溪的江水冲下悬崖一般,跌宕起伏,激情澎湃。因为他已经按捺不住了,趁着月色,将肖云志约到莲瑞村溪门外的溪水边,坐在滩林上,邺终成捡起一个一个鹅卵石,一个一个往溪中远远扔出去,每扔一个,溪面的月光就被砸成了一把一把的“碎银”,邺终成大笑着对肖云志说:“你看,财富的梦想已经近在眼前了。只要找到那最后一把‘破刃’,我们的梦想即将成真了!”

看着邺终成痴癫的样子,肖云志冷笑了一声,说:“你还真是将月光影当银番钱!就是寻到宝了,也是五匠加芦家六股分!何况现在还是‘一十八个捣臼画在岩壁上’!”

  “月光影当银番钱!”邺终成被这句瓯江南北人人皆知的俚语震了一下。但是一想到“银番钱”就是白花花的银圆,邺终成看着那一江的月光影,说:“你讲得对,我就是要将这月光影当‘银番钱’。你看着吧,这一天不会远了,这满江的月光影很快都是我们真正的‘银番钱’了!十八个捣臼画岩上又怎样,起码已经在岩壁上了,只要我们巧施计谋,别说十八个,千八个宝物画在岩壁上只要让我看见了,就一定会一个一个落到我的手中!”

“你说的是怎样的‘计谋’?咱们得将已解‘终极寻宝图’的消息告诉亨利先生,下一步怎么做,得和黑石集团共谋大计!”

邺终成冷笑了一声,说:“肖哥,你应该知道咱们还有一句俚语叫做‘老大(楠溪俚语中老大专指撑船老大)太多船会翻’吧。在我们楠溪的江脉,谁是老大,咱自己心里得清楚。只要我们先拿到<瓯宝图>(阳本),不怕亨利不给我们出天价!到时候,我们这俩老大,想让财宝船往那边驶就往那边驶,其他人奈我们得了吗?”

邺终成越说越激动,他揽过肖云志的肩膀,说:“肖哥,你比我更着急钱。你听我的,准没错!咱就先从‘瓯菜花家’花大萌那里入手!”

“此话怎讲?”肖云志听得糊涂。邺终成说:“哥你想啊,长汀爷爷说了,要开那屿山龙窑的秘钥,是那五把‘破刃’。昨天长汀爷爷说我们邺家祖爷爷的那一把给了他,如今,我们邺家后继有人,‘瓯雕邺家’三门雕技,门门出彩,长汀爷爷没有理由不将那把破刃还给我们邺家。如今你有‘瓯染肖家’的那一把,屿心姐姐有‘瓯丝南家’的一把,而我亲眼见到过‘瓯瓷汪家’的那一把在汪楠源身上。那么,最后一把就在‘瓯菜花家’了。花大萌多次讲过,只要花大萌真正出师的那一天,没有儿子的师傅就将‘瓯菜花家’的那把破刃传给他。因此,咱得先助花大萌一臂之力,将‘瓯菜花家’的那把破刃拿到手。你和屿心姐姐快成一家人了,你的就是她的,她的就是你的,那么,五把破刃就剩‘瓯瓷汪家’的那一把了。剩一把就好说了,我们不是还有一句俚语吗——‘船到桥间自会直’,到时候,一定会有办法让汪楠源乖乖地将他那一把破刃交出来的!”

肖云志听了邺终成一番话,觉得非常有道理,但是,又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的后背有点发冷。

在这个月色满江的夜晚,除了邺终成和肖云志一夜无眠外,汪楠源也是夜不成寐。他拿出了继父林昶晟临终前亲手交给他的那张绘制着他们“瓯瓷汪家”在瓯江沿岸各地分布的窑址和那把破刃,翻来覆去仔细研究。他手中的那把破刃并不重,看似闪着浅白金属的寒光,握在手中虽有一定的分量,但是完全不是纯粹金属的那种密度的重量。 汪楠源看不出这把形似莲花瓣的破刃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他叫醒了大哥汪屿松。兄弟两个看了半天,也没研究出来。汪楠源不死心,深更半夜将姐姐南屿心叫来,让姐姐的那一把破刃拿出来。姐弟三人发现南屿心的那一把破刃颜色更浅,质地像玉,但是又不是玉石。“问问芦叶儿去!”姐弟三个想到一处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三个人便敲响了芦叶儿的家门。想不到芦叶儿昨夜也在研究长汀爷爷保管的那把“瓯雕邺家”的破刃。三把破刃放在一起,发现芦叶儿的这把颜色更浅,闪烁着细腻的彩光。

汪楠源急切地问:“既然‘破刃’是开宝匣的秘钥,那么那宝匣的锁应该和这五把‘破刃’是同一材质的,这五把破刃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呢?”

芦叶儿说:“昨晚我也在认真思考和研究这个问题。”

南屿心说:“妹妹你是冰雪聪明之人,就先说说锁吧。”

芦叶儿莞尔一笑,说:“姐姐过奖了。但我对这锁倒是真的感兴趣。咱们中国传统的锁,按材质分,应该有木锁、金锁、银锁、铜锁、铁锁、景泰蓝锁等;按形式分,有圆形锁、方形锁、枕头锁、文字锁、人物锁、动物锁、密码锁、暗门锁、倒拉锁、炮筒锁等。从明代以来,锁具分为四大类:广锁、花旗锁、首饰锁、刑具锁、防盗锁。所谓‘广锁’,就是横式锁的意思。此类锁具盛产于我们浙江绍兴,又有‘绍锁’之称。民间称之为‘横开锁’、‘枕头锁’等。因为绍锁通常以大小分为八个规格,以两为单位,有 ‘六两绍’、‘十二两绍’等。‘六两绍’长约3.5寸,‘十二两绍’长约7寸 。”

汪屿松听了说:“怪不得我小时候常听姆妈把家中的锁称为‘六两绍’。可是,从小到大,只见过圆锁、方锁、枕头锁,从来没见过五把钥匙合在一起才能打开的锁呀。”

芦叶儿说:“这就是咱瓯匠的独到匠心了。这样以的联合钥匙才能打开的形似莲花瓣的秘钥叫做‘莲蕊锁’,谐音咱们‘莲瑞村’,又象征着莲瑞村能工巧匠们能凝心聚力、和谐共处。”

汪楠源不解地问:“那这‘莲蕊锁’和这五把破刃秘钥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呢?”

芦叶儿笑了:“你不看我现在两只眼睛像小兔子一般红着吗?昨晚一夜不睡,研究出来了:它们是海底的一种贝壳做的!”

“贝壳?有这么厚这么大的贝壳吗?”汪楠源姐弟三个都很好奇。

  芦叶儿很肯定地说:“是的,就是贝壳。这种贝壳叫砗磲。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贝壳。砗磲最大的壳长可达1.8米,重量可达500公斤。一扇贝壳就可以给婴儿当做洗澡盆使呢。砗磲的颜色很多,在佛教界中,砗磲深受师父及信徒们的喜爱。他们常将颜色漂亮的砗磲做成佛珠,配戴在身上避邪保平安。”

“那为何咱们的先人用砗磲做成这五瓣秘钥呢?”汪屿松还是不解。南屿心说:“我猜,先人们大概怕金属器会生锈、怕瓷器会跌碎,选这稀有的海底贝壳做秘钥,省了这几样的担忧吧。”

  芦叶儿笑着说:“姐姐还说我聪明,你才是个女诸葛呢!”

  四位新瓯匠越说越兴奋,毕竟年轻,全然将昨夜的不眠疲倦抛在了一边,紧接着仔细研究汪楠源从继父手中带来的汪家窑址分布图。他们不知道,此刻,邺终成和肖云志也全然不顾昨夜不眠的疲倦,披着朝霞,匆匆往“花大利瓯菜馆”赶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