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靥如花赶不及我苍苍白发

卿卿吾妻:

 今日窗外茶花开得正好,天色清明。许久不曾与你煮茶对饮了,今日兴起,焚香一炷,煮茶之事却换与我来做了。你也莫要忧心我,家中一切安好、诸事顺心,孩子们也常回来看望。

是了,你走时匆忙未曾来得及带上心爱的《饮水词》,我也替你收着,下次见你时再亲手交递于你。只是,到时你莫责怪我啊,闲来无事时翻阅一二,以致书页有些泛旧了。不过,我猜想你只是会嗔怪我一声,再说一声“老不正经的”,如此而已。

昨日黄昏时分,天色旖旎,霞霭辉映,冕儿在花园中嬉戏奔跑,好不欢愉。冕儿每在花园玩耍时从不靠近茶花三尺之内,他也知晓茶花是祖母心之所喜,担心自己玩得尽兴会殃及花朵,故而离得远些。真是个孝顺的孩子!许是儿子媳妇儿教导得好,每觉精神疲乏时,冕儿都会替我端茶捏腿,十分用心。瞧他模样可爱得紧,我常将他抱在怀中讲讲关于你的事,日子也常这样平静地过去。

 凌晨一点,于梦中惊醒,推枕四顾惘然。以前梦魇时有你陪伴左右,不知是何滋味,今宵才叹当时愚笨,应当珍惜。回忆里尽是缭绕的烟雾,拨散一重又是一重,而相片中你的模样亦是模糊不清。早年间的照相机像素甚低,未能把你的模样清晰地印刻在相片上,而今睹物思人也看得个零落残缺、不甚清楚。

 前些时日观越剧《西厢记》,台上莺莺含泪叮嘱张生,“此一去鞍马秋风自调理,顺时善保千金体,荒村雨露眠宜早,野店霜桥起要迟。”吾觉得君瑞回答得甚好,此事发生在吾身上之时,只“晓得”二字带过而已。与张君瑞的那一句“金玉之言我当谨记”相比,为夫深感惭愧。还望你原谅当时当日的我不知晓你心意切切。

 对了,今日儿子离开时送了份礼物与我。念他孝顺且收下了,不过于我也无甚用处。冕儿说有了它,我可以将你留下的物件一一存档,随处也可见到。我也只是笑笑不言。

 时光若是有情,可否容我将你的一颦一笑统统存档,待我现在细细品味?

吾思你念你甚笃。

夫呓言

xx年xx月xx日

 向晚时分因事回到父亲所居住的院子,檀香味沁入空气还未消散,茶具已收,父亲写与母亲的书信还未装封。父亲想必去散步了吧,这样也好!

母亲去世后留父亲一人独守老院儿,他不肯与我们一块住,说是要陪着母亲,老院儿的每一处都存留着母亲的味道。

 送给父亲的魅族Pro6手机向窗斜摆在书桌上,显然我离开后父亲未曾动过。斜阳倾洒在园中,一束透过玻璃窗射在手机屏幕上,转而折射到书架上母亲的照片上,相片上母亲青春不老、笑靥如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