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事案件的自述(普及一下民事案件审理程序)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我是一个普通民事案件,出生于一个偏僻的乡镇。并且生得猝不及防。

那天早上,张三在外面转悠回来,对门李四家的藏獒突然挣脱铁链窜出门来,将张三扑倒在地。张三奋力与藏獒打斗,李四也急忙赶到,喝退藏獒。但张三的腿部还是留了两个牙印。

李四急忙带张三去了乡镇卫生所,医生说连打三天狂犬疫苗就可以痊愈。李四支付了600元医药费,两人各自回家。

还好,事情不大。

三天后,张三到李四家索要赔偿。李四拒不给付:医生都说你痊愈了,讹诈我不成?两人大吵一架。

一怒之下,张三拉着李四到村委会找治安主任评理,两人各执己见,对骂了一上午。

两人又去了乡镇司法所调解,先是互骂,最后打作一团,差点把夹在中间劝架的司法所主任打伤。

纠纷的第五天,张三写了起诉书,交了一百元诉讼费,把李四起诉到县法院,我成了一个民事案件,而且有了名字,叫(2013)×民初字230号。

法院的立案登记表上,张三叫原告,李四叫被告。争议的案由是身体健康权纠纷。

02

我在立案庭躺了六天,第七天被转到一个镇里的法庭。

一个戴着眼镜的法官和书记员书记员带着起诉书,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和开庭传票给被告送达。被告情绪激动地吵了一个小时,死活不签字。

法官和书记员与陪同来的村支书一起签了字,把文书放在桌上离开了。被告追出门嚷嚷着我没签字不能算收到,法官说这是留置送达。

03

开庭那天,八点半原告被告在法庭相见,又是一顿争吵。直到法官把法槌敲得山响才罢休。

在训诫了二人一番后,法官重申法庭纪律,宣布简易程序审理案件。

主审的法官是法庭的张庭长,看上去敦厚朴实,听说在这个乡镇法庭已经工作了十年。记录的还是那天送达的书记员。

原告在法庭上边说边哭,突然捂住胸口说心脏病犯了,法官急忙宣布休庭。休息片刻,原告表示缓过来可以继续。

复庭后,被告在一旁冷笑说原告是奥斯卡戏精。法官急忙制止:法庭发言要文明。

法官要求原告提供医疗费住院费护理费证据,她把裤腿挽起愤然道:伤就在这里,还要什么证据?

庭审在不断地争吵和法官的不断维持秩序中结束。原告拦住法官:何时给我判决?

接下来两个月里,那个庭长来村里调解了不下十来次,无果。

第三个月,判决下来了:被告赔偿原告600元医药费。

04

原告拿到判决后在法庭打滚闹了几次,被告也表示狂犬疫苗费自己已支出,不应再负担医疗费。庭长再三说服解释无果。无奈道:不服判决可以向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原、被告拿着上诉状到市中院立案。

听说还需要缴纳上诉费,原告立即哭天抹泪,说自己老年丧子,又跟老头子离了婚,身体不好,没有收入。工作人员告知她可以申请减免费用。

填完申请表,原告心满意足回家了。

之后,我被书记员整理包装成案卷,随着移送函被机要室移送到了中级法院。

05

我很快被分到了民事庭。主审的短发女法官翻看审视了我多次。

原告和被告都成了上诉人。法官按照一审原告提供的地址,发了两次开庭传票,一审原告都没有到庭。

法官联系一审法庭的张庭长请求他帮忙送达。两天后,张庭长回话:原告外出了,村里找不见。

眼见二审三个月的审理期限已到。二审的合议庭无奈给一审被告单独做了问话,又考虑一审原告的不稳定情绪和二审不到庭案件的特殊性,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

06

我又被返回了县法院,接手我的是另一个合议庭。

重复把上次的一审程序走了一遍:起诉、送达、开庭、调解、判决。

这次开庭原告依然在法庭哭闹了几场。开庭时请了个律师,拿了乡镇卫生院的住院证明和自己的误工证明。

判决又下来了,被告给原告赔偿住院费、护理费和误工费各项费用9000元。

原告这次似乎很满意。被告接到判决第二天,一纸上诉状,再次上诉到中级法院。

我又见到了中院的那个短发女法官。

07

开庭时三个法官组成了合议庭审理,短发女法官坐在中间,叫做审判长。

这次双方都到庭了。原告没有上诉,所以两人称谓也不一样。被告被称作上诉人,原告被称作被上诉人。

庭审中,原告突然要求赔偿十万元精神赔偿。法官解释一审没有请求,二审没有上诉,不属于审理范围。

原告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直接跪倒在法庭中央大哭。法官急忙宣布休庭。

一个小时的解释安抚,原告总算平静下来。接下来继续开庭,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后陈述。

当庭调解无果,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08

一个月后,二审判决下来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告领了判决,表示服从终审判决。原告依然执着1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来中院闹了几场。

每次接待原告的都是那个短发女法官。法官每次都称呼原告为大姐,不再像开庭时叫做被上诉人。而且每次原告来,法官都给她塞五十元钱,说是原告的午餐费和路费。

不知原告是忙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终于她认可二审的判决了。

最后一次见到原告,她是来开二审判决的生效证明的。跟法官说说笑笑,一脸灿烂。

我被书记员整理成正副两本卷,如今安稳得躺在法院的档案室里。

听说民事案件还有提审,抗诉,再审程序,我暗自庆幸只走了一审二审。

回想起这一年多的折腾,感觉此刻的安宁祥和日子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