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超级狂热的粉丝

字数 3055阅读 111
图片源于网络


“我是你超级狂热的粉丝哦!”

我是一名杀手,干这行迄今为止已经有20年了,说真的,道上的人都叫我大佬。

可是我并不喜欢他们这样叫我,我又不大也不老,而且是我有名字的,姓黑名儿。现在我都变成中年人了,有点干不动这杀人的体力活了,然后我向组织上交了份辞职书。其实我们组织在道上是可以算的说是数一数二的,大概是在我20多岁的时候干了这一行,你问我为什么要干杀手这一行?

可以说这是从小的天赋,我们家是在农村的,但是像我这样4岁就敢抓鸡杀鸡的还是我们村第一人。

小时候,别人是这样夸别的孩子,“你们家娃学习真棒!将来肯定能上重本,当官,给咱村光宗耀祖!”

而别人夸我却是:“你们家娃这么小能杀鸡杀猪,长大了肯定了不起哩!”

现在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倒是在道上说出我的代号,他们都闻风丧胆的,其实我并不怎么凶啊,反而我觉得我自己看起来挺帅的。有些小胡渣,不是现在女生挺喜欢的大叔范的吗?

长大了,家里也没猪没鸡杀了,老爹老妈也都归尘土去了,只留下一份杀的技艺,没啥能干的,就只能干杀手了呗。

刚干这一行的时候,的确有些不习惯,毕竟是杀人不是杀鸡杀猪的,但技法还是一样的,往他们脖子大动脉处一抹,血直淋淋地流出来,看着血慢慢地流,他们无力地挣扎就好啦,当然还是要处理好杀人现场的,该抹干净的抹干净,该剁尸的剁尸。

杀完人之后,要逃就逃吧,不过你也可以和尸体自拍一张纪念一下的,似乎这样好像挺猎奇的欸。可能是因为我杀人现场处理的比较好,所以至今那帮条子还没有找到我。

一般杀人的单子都是从组织那里拿到的,没钱的时候就可以去组织上找他们要单子杀人。我接过的单子比较多吧,有粉丝请杀偶像的,有二奶请杀大奶的,有儿子杀老爹夺家产的,干大的就是杀某国领导啦。

不过我干的比较多的是粉丝请杀偶像的,一般这些粉丝呢,都有个共同的特点。

第一:有钱

第二:爱得痴狂

第三:有幻想症,想嫁给他们,想娶她们,却嫁不成,娶不成,只能毁了他们。

干的大票的,应该是连环杀人吧,15年了,至今没被抓到。

那个单子也有趣,那个下单的人,要求刺杀掉美国某高企的董事会所有人,单下了,当然是要完成了,按照主人的要求,我把他们的头颅都冰冻在了高企的某个公共冰箱,剩下的尸体都放在了他们各自的办公室,第二天一早职员工发现了他们的领导死在了办公室。

因为杀人现场做的比较好,切了他们的监控,删了视频,抹了指纹和血迹,所以至今本人没被发现,还被网上的人说成离奇事件,说是干了坏事被神带走了,据说写成了书,还被拍成了电影。

而且本人还有很多粉丝,在全球的广布着呢!大概有1千万粉丝吧,这不算一个小鲜肉的粉丝多啦!但是还是值得我骄傲的,他们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做“男神”,不过如果我放出消息不干了,那帮抓我的条子和那帮粉丝会很有趣的吧?

一个单子普通的200-300万人民币,大的呢400-500万美金,附带要求的按难度加20-30万。下单的主人都是匿名下单的,我们只要按照他们吩咐的做就行了。现在赚的钱不算多吧,两三千万美金是有的。

因为我做的比较出名了,现在道上的人都指明要我干,以前都是自己去组织上跑单的。刚开始干的时候会有经验老的杀手带着你干,教了两三个星期之后你就慢慢一个人干啦。老杀手带着你干的那些单的酬金都是他的,那时候的你就相当于现在的免费助手。

2.

辞职书交上去之后呢,我就叫老金帮我在道上散出消息说老子不干了。老金就是当初教我干的老杀手,他就比我大几岁这个样子吧,不过他当然没我帅了,毕竟那帮条子给我取的名字,不对,是代号叫“万人迷”嘛。虽然这是因为我每杀一个人都会留下一张小名片,上面写着“帅”字。

听老金说,把消息散出去了之后,全球都炸开了锅。

“什么‘大佬’不干了?靠,老子还没跟他学杀人手法呢!”

“什么‘万人迷’金盆洗手?下面派的卧底怎么脱身啊?”

“挖草,我的男神居然不干了!不服!啊啊啊,我还没见过他呢,还没见过他被抓呢!他洗手了之后不是更见不了了??”

“啊啊啊啊!据说男神长得像金城武和吴彦祖!!至今单身,我还想嫁给他呢!!!!”

“靠!你连男神真实名字都不知道呢,还想嫁给他?”

…………

3.

根据组织上的规定,在不干之前,要在干完一个单子才能金盆洗手。

昨晚,临时居住的酒店,被老金打开了,他带着一份黑色的信筏交给我,我知道了,那是我干这行的职业生涯以来最后一个任务了。我小心翼翼地拆开信,上面赫然写着“刺杀某国演员斯蒂芬·king。”

还有右下角的署名“最爱他的超级狂热粉丝。”

我皱了皱眉头,这演员挺有名的,前几天,我还看了他刚上映的电影,演技好,而且长得也挺帅的,而且跟我一样也有小胡渣。

说起来我对他也挺好有好感的,哎,又是哪个小粉丝爱的死去活来哟?居然要他死,不过他居然要在我的枪下死,真是不好彩了。

老金凑过来,叼着他珍藏的好彩香烟,点燃了一根。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啊!在大好年华,和谐社会,居然要辞职,辞职完之后可就是无业人员了哦!”

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神经,又在发骚!”

他眨了眨眼,转身走了出去。

说真的,其实我还没真正地看过老金的真面目,他每次来看我的时候都会带着最新的人皮面具,有的是他刚从杀完人的人脸扯下来自己做的,有的是找人定制的。

不过我能知道的是老金是个外国人,简单来说就是红毛鬼,他长期在中国,已经学会了流利的中文,而且我还说不过他,有时候还挺惭愧的。

4

我查了查那个演员最近的行程。

“地点:美国·纽约;

目前正在干的事:旅行;

住址:xxx别墅;

单身居住。”

订好了飞往美国的机票,穿好日常的便衣,联系了美国那边的分组织,让他们准备好我的枪和逃离装备。

飞往美国一共大概要13个小时,中途可以想想杀人的方案,不过像这种小单子,不用什么复杂的手续,但是他最近挺火的,还是要注意一下的,毕竟我要金盆洗手了,万一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就麻烦了。

…………

到达美国纽约是晚上7、8点,去分部拿了枪,准备一下,大约凌晨到他的家,可以去干他一炮,不对,是一票。

像往常执行任务一样,穿着黑色的大衣,美国这天气还是有点冷的,开着jeep车,后备箱放着各种手持式的消音枪,不过我最爱的还是用刀杀人,虽然枪杀人方便点,可能是杀猪杀鸡杀多了,拿着刀比较顺手些。

褪下了我的黑色大衣,我顺手拍了拍上面粘着的灰尘。

这演员挺有钱的,家挺大的,有500-600平米这样,房前有小草坪装饰着,伸了伸腰,眯了会儿眼睛,透过纱窗可以看见里面的房间的光亮着,橘黄色的光似乎与这夜晚不符。

我戴好了手套,按了按门铃。

门后的声音响起了声音

带着好听的英伦腔式的英语,低沉着的声音:“who?”

“A letter.”我回答道。

他开了门,我顺应着冲进去,用刀抵住了他的腹部,他举起双手:“CHINESE?”

我脱下了口罩,眨了眨眼睛,“你猜?”

他似乎并不害怕,我顺应向他家的沙发走去,坐下。

他并没有慌张,也没有想要报警的任何举动,反而倒了杯咖啡给我,坐在我的旁边。

我笑了笑,反正他快要死了,真可惜,现在他挺火的。抿了一口咖啡,他问我是谁派人来杀我的。我记得不太清楚似乎是他的小粉丝。

“这样啊,那么在你临死之前,我们能合照一张呢?我挺喜欢你的电影的。”我问。

“可以啊!”他用流利的中文回答。

“咔嚓——”

“那么现在你可以去死了哦。”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把消音枪抵住我的后脑勺,我回头看了看他,轻笑了一声,眯起了眼睛,却赫然看见那把消音枪上刻着“old  gold”。

我惊恐地看着他,他勾起了嘴角,嗤笑一声。

回想起,和老金搭档的时候,我们两个曾互相取英文名。

我给他取得是old gold 而他给我取的是……

“blacker,我是你超级狂热的粉丝哦!”他像递给我信筏的时候眨了眨眼睛。

我闭上了眼睛,“砰——”

子弹穿过我的脑袋,脑浆流了出来,我顺着冲击力倒了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