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若琴弦

    《命若琴弦》,起初看到这名字,以为作者会讲述一个身不由己的人物故事,琴弦,不就是被拨弄,被使用,紧松由人,用处也由人的吗。而书里的故事,并不是这样,“你的命就在这琴弦上”,读完故事,合上书本,我不住的思考,为什么史铁生要说命若琴弦呢。

      弹三弦琴的老瞎子带着学三弦琴的小瞎子翻山越岭,正如古往今来山里的手艺人一样,都漂泊着过活。但这一对师徒,与其说是挣生活,不如说是赚一个希望。

      老瞎子拥有一张药方,是老瞎子的师父传下来的复明药方,药引子是一千根弹断的琴弦,于是乎老瞎子从二十多岁起,就拼命地、卖力地弹奏,五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老瞎子真的弹断了一千根琴弦,当最后两根琴弦崩断的那一刻,期待,兴奋,激动,肃穆,老瞎子便一日也等不了,天亮便动身前往药铺抓药。

      “目的虽是虚设的,可非得有不行,不然琴弦怎么拉紧,拉不紧就弹不响”,或许你已经猜到了结果,所谓一千根琴弦为药引的药方,不过是一张白纸。这所谓药方,不过是老瞎子的师父给老瞎子的人生希望,故事的结尾,老瞎子找回了因情事颓废的小瞎子,并告诉他自己记错了数目,药引是一千二百根琴弦,老瞎子也和当年自己师父一样,郑重地将药方提小瞎子封在了琴盒里,郑重地为徒弟提供了一个希望。

      于是,故事又回到了最初,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老瞎子带着小瞎子走在莽莽苍苍的群山中,无所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无所谓谁是命若琴弦。琴弦需要奏乐的前提是两端有系着,通过调整能松弛有度,而生命,总需要为了点什么而活着,出生不可选择,但未来总是可以通过努力去有选择,目的是什么并不重要,但一定要有,就像这张可以复明的药方一样,即使虚设,亦是一束希望的光。

      书里还有一段顺手带过的话,“其实人人都是根据自己的所知猜测着无穷的未知,以自己的感情勾画出世界。每个人的世界就都不同”,曾经无数次想过,我们眼里的世界是一样的吗,即使是物理的世界,也是一样的吗?

      这是一本有主线的书,这也是一本可以扩展许多小故事或道理的妙书,明明是个简单的小故事,居然有种包罗万象之感,或许,正因为它讲的是一段人生,而人生就是这样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