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解多情|第二十一章:乌云蔽日水连天 4

1字数 2957阅读 656

文/柳青陵

欧阳明日看了看那珠子,心头一沉,只觉得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多少人,便是为了一个“贪”字,害了无数的性命。

二十一、乌云蔽日水连天(四)

莫听风很快站直身子,水竟然没过了胸口,他想到欧阳明日腿脚不便,这水必然会将他没顶,不由得一阵大喊:“赛华佗!”

欧阳明日虽然双脚没有力气,仍然凭着双手的力道,浮了起来,苦笑道:“想不到这知府衙门中,竟有这样厉害的机关!”

“这样下去不行,你在这水里呆不久,总会力竭的。”莫听风四下看了看,又在墙壁上来回摸索,想要找到出口,“我们要想办法赶快出去。”四壁无物,触手是冰冷的凉意,显然是由精铁铸成,只有头顶开着一个气窗,从那气口中,正飘入阵阵的香气。

“这是堂内燃着的熏香,那我们肯定是在内堂的下面。”莫听风计算着与气窗的距离,“内堂的地面只不过是普通青砖,我想可以跃到那气窗之下,震碎气窗出去。”

欧阳明日一摇头,道:“莫堂主,只怕你现在想要运气跳出水面,都很困难。”莫听风不由惊诧,略一运气,就觉浑身像是被千万支针扎般难受。“难道是这水里有问题?”他看向幽幽的水面,神色越来越凝重。

“这水里掺着大量的软筋散,任凭是多厉害的高手,在这水中泡上片刻,也无法运气行功。”欧阳明日双手不停挥动,才能保持身体不沉,他却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莫听风不禁生恼,道:“只怪轻信了铁鹰,才被骗到这里着了道。想不到,江湖传言,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擒下比自己武功高的人,是用这般手段。”欧阳明日却道:“莫堂主,你先静一静,我想铁捕头对此毫不知情。”

在欧阳明日的提点下,莫听风灵台一空,恼意顿时散去不少。铁鹰在遇到他们时,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擒下他们,他大可不必用如此折腾的办法。“这么说来,一切都是那方政的意思?”他沉吟着问道。

欧阳明日道:“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我在想,方政这么做,会不会是蓄谋已久。你看这里的机关,就是武功比你我高上一倍的人前来,只怕也会落得和我们一样的下场。要建造这么精巧的机关,绝非一朝一夕的事,可我想不到,若说方政蓄谋已久,他却是为了什么。”

莫听风从怀中掏出血灵珠,道:“赛华佗,我倒是觉得你想多了。我看他的目的就是这个。”欧阳明日看了看那珠子,心头一沉,只觉得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多少人,便是为了一个“贪”字,害了无数的性命,方政不能免俗也不奇怪。这么一想,他不由得轻轻叹气。

同一时刻,就在水牢的隔壁,也是一间地下暗室,铁鹰正昂然站在方政面前,右手紧紧握着兀鹰刀的刀柄,怒而质问:“大人,你这样做,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内堂的机关,究竟是什么时候建成的?”在变故一起的时刻,他便想到了这是方政所为,那样的机关,不可能是由府衙之外的人建成。他一向敬重他,却想不到他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若不是多年累积起来的那份尊敬不能抹去,他早已经拔出刀来,将他斩于刀下。

面对铁鹰的怒气,方政十分平静,眼中流露出爱怜的神色。他眼前这个年轻人,正直、嫉恶如仇、又不失一颗真挚的心,虽然有的时候过于执着,不知道圆滑一些,但却是朝廷中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为了他的前途,他有什么不可以做呢?

“铁鹰,虽然你是我的下属,可我从来待你如同亲子侄,什么也不会瞒你,可这一次的事,我希望你就当作没有看见。”方政缓缓道,“我不会害你,若你不肯罢手,会有危险!”

铁鹰嘴角浮出一个不屑的笑容,道:“大人,我过的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活,这一条命早就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大人你,在我心中,你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想不到今日你的所作所为,只让我心寒。大人,为报你的知遇之恩,我不会伤你,但他们两人,是我带进府衙的,我一定会将他们平安地带出去。”

方政看着目光灼灼的铁鹰,心头不禁一震,急急道:“铁鹰,你可别胡来!要知道他们现在被关的隔壁,是什么地方?那是一个飞鸟进去之后,也出不来的地方!”

“大人,如果你真的体恤我,就请将他们放出来,不要让我对朋友背上不义的罪名。”铁鹰说得掷地有声。

方政微微一愕,随即摇了摇头,道:“铁鹰,你听我一句劝,罢手吧,不要管他们。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要他们身上的一样东西而已。”

铁鹰嘲讽道:“大人,你以为他们不会丢掉性命,就可以了吗?这一点,恕我与大人的看法不一样了。”说罢,他在暗室四处寻找,希望能找到机关按钮。

方政上前,拍住铁鹰的肩膀,道:“让我来吧。”他惊喜地转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觉天旋地转,昏倒在地。

“希望你能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方政收起手掌中夹着的钢针,长叹一声。他也不想用这样的手段,可上头催逼甚急,他原想以铁鹰的能力,一定可以在限期之内抓住人,哪里曾想,他却这个时刻,放弃一向坚持的原则,他才不得已出此下策。这内堂的机关,并不是他所建造,乃是上一任知府,为抓一个杀人如麻的淫贼,请了一位高人所设,当他来继任时,他便告诉了他这个秘密,说是在紧要关头,可以善加利用。

方政又再叹了口气,伸手触了一处墙壁,暗室就打开一道门,那家丁健步进来,道:“方大人,你还剩下一天的时间。不过,既然他们已经被擒住,想来是可以轻松拿到东西了。”“高启,用不着你来提醒。”他冷眼瞅了瞅那家丁,道“你不过是一条不辨是非的狗而已。”

高启讪笑一声,道:“方大人如今的所为,不是和我这条狗所做的,是同一件是么?咱们谁也不必讽刺谁,都一样为大人效力,彼此之间应该和睦相处才是。”方政嘴唇微动,想要说话,却强忍了下去。

“这不就是了。”高启将昏迷不醒的铁鹰扛在肩上,迈步走了出去。方政恨得直咬牙,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个高启,虽然名为下人,实际上却是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若是违背上头的意思,那么不仅他会性命不保,连铁鹰也难逃死罪。

方政又再伸手,按向一处墙壁,快速走到他落下来时的椅子坐好。只听得一阵轻响,他头顶上露出一个洞,椅子就缓缓地升了上去。他走到气窗旁边,蹲下去,望了望下面的情形,道:“我不想为难你们,只要你们交出血灵珠,我便放了你们。”

欧阳明日一直用手凫水,他手臂上又有伤口,不大一会儿手就已经酸麻,幸而他们坐的椅子也一起掉落下来,浮在水面,他便将手搭在椅子上,省了不少力气。这时,他听到方政的喊话,不由笑道:“真应了莫堂主所言。看来这血灵珠带在我身上,不知道还会引起多少人的觊觎。”

莫听风方才,已经照之前的约定,把血灵珠交给了欧阳明日,这时沉吟片刻,道:“赛华佗,若你信得过我,就将血灵珠交给我保管,待你要用之时,便去洛阳风笛堂取。”

“莫堂主,现在说这些,太早了些,我们得先从这水牢出去。”欧阳明日微微而笑,却腾出一只手,将收在怀中的血灵珠递给了莫听风。

这一举动,虽然没有一句话,但却是沉甸甸的信任。莫听风珍而重之地接过血灵珠,道:“看你的样子,可是有办法脱困了?”

欧阳明日顺手指了指上面,道:“方政既然有所求,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莫听风笑着点头,道:“我也正是这么想。”两人说着,不禁相视而笑。方政在上面等得有些不耐,又再问了一遍,两人便一起回答道:“可以,不过,要么你自己下来取,要么你将我们放出去,我们再交给你。”

“软筋散虽然霸道,但只要我们来开这水牢,只需盏茶功夫便可以运功驱除。”欧阳明压低声音道,“到时候,我们两人联手,要保住血灵珠从这府衙杀出去,还是绰绰有余的。而如果他敢下来,就算我们此刻不能运气,也能制住他。”

莫听风看向欧阳明日在水中泡得肿胀的伤口,忍不住有些忧心。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等着方政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