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深缘浅,不如生病时有人在身边

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当你生病时陪在你身边的是谁?

18岁,高考完第一天,爸爸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县城的医院,第二天妈妈陪我在镇卫生院开始六天的挂水,已经不记得她说的什么,只记得从院子往出看,六月雨后的天空格外清新,青春从高中毕业开始。

22岁,大学毕业前夕再次病倒,当时在武汉实习。陪我看病的是高中同学老周和他媳妇儿,从庙山到雷达学院,我穿过大半个武汉去找他们,老周媳妇细心的带我找医生问诊,帮我控制点滴速度,倒热水还打包余下六天的点滴,送我上火车返校拿毕业证,没想到在学校陪我打吊瓶的人是徐梦,她还只是我大学好朋友之一,每天下午别人打包的时候,她陪我絮絮叨叨,大家相互道别的时候,她问我好点没,少年在夕阳下留影时,她倒给我一杯随手携带的热水,都以为毕业就此一别天各一方,她在南昌,我在武汉,没曾想两年后我们先后上海,并落地生根,成为最好的朋友。在生活的裹挟下前行,年少时那些以为永远走不散的朋友,可能下一个路口就走丢,以为相逢只是一个小小插曲,反而会成这十年最和谐的乐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经历时隔九年,31岁的我在昨天下午忽然头疼难忍,注意力无法集中,给先生打完电话后,从公司直奔离家最近的三甲医院,来不及回家取医保卡,伴随着头疼炸裂,那一刻,觉得自己孤单极了。一路红灯,道阻且漫长,身边数不清的车流和人流汇入远方,走上各自的战场,我在出租车内无声的痛哭,这次生病不是突如其来,一周乃止一月前就有征兆,先生的漠视和婆婆的自主以及我对自己的不够关心才导致如此境地,孩子才三岁,万一遭遇不测,我如何护他周全。身后空无一人怎敢倒下的无助感从头传到脚,出车门时踉怆去挂号。

六院的护士温柔的告诉我没带医保卡和储蓄卡,只能用现金,翻遍背包只找到两百现金,也不知道够不够,只能扶墙挂号再说。天无绝人之路的意思大概就是在昨天偶遇懿舒,她是我的前前同事,她性格豪爽大气,因工作交集不多交情也不深。幸而,上周末我们一起参加前同事的婚礼,距离上次未见大约三年,我们那桌稀稀拉拉并未坐满,三年前的离散前同事桌,能坐在的都是重友之人,大约我们是同一类人,这次相见仅隔三天,还是开口借钱。也是她给我周转现金,才让我能从内科转急诊内科再转脑内科,最后确定先退烧,后拍CT,然后和懿舒一起输液,听她讲着前公司和现公司八卦,偶尔穿插戏谑和吐槽,能让两个白羊座不挪窝聊三四个小时的也只有一起挂水。她先挂完早我一步回家,我输液到九点半和下班的董先生一起回家。一辈子很长,会遇到万万千千人,缘分很奇妙,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会遇见谁,渡你过难关,陪你座侃千军万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病了,陪在你身边的是谁,年少时的幸福,有父母的贴心关照,稍有差池放下一切陪你去医院,青年时的自由,赖着稚气未满的朋友,享受来自豪情万丈嘘寒问暖,成年后的坚强,鲜去医院报到,如果不是这次偶遇懿舒,可能要孑然一人面对输液低血糖的鼻涕横流和忽然晕厥。

时光的洪流里,生老病死无可避免,随着年岁增长,所有人都将孤独前行,缘分深的多吃几十年早餐,缘分浅的陪过几年就走散,缘分未满可能要擦肩错过,只有刚刚好生病是能在身边的,要好好说声谢谢,彼此珍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