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驱逐的人

(一)

我正襟危坐在桌旁,拿起笔,认真的开始写第一封信,我被驱逐以来,日夜生活在惶恐和不安中,现在终于稍显宁静,但是思乡的情感又涌现出来,我竟然要动摇之前自己永不回故土的坚定信念,准备为归乡做些努力。我来到这个小岛之后,原住民对我曾经勇敢的行为十分崇拜,尽管我现在越来越懊恼,我开始写下我的想法

“尊敬的酋长大人:

这是我被驱逐以来第一次为您写信,我也不确定您看到这封信的心情,因为之前我当众顶撞了您。但是随着时间的消逝,这一切的细节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是一个声音却在我心中越来越明晰,那就是回到自己所生长的地方,而不是在这个小岛孤独终老,虽然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但是我能大概记得我的故土,面积比这小岛要大许多,有茂密的灌木丛和河流,我们狩猎,围着篝火享受亲手捕获的美味,最为重要的,就是一直接受严厉的您的教诲,让我们的生活井然有序,尽管往往略显乏味。”

虽然我酝酿许久,但是真正提笔时,却只有这短短几段,我又仔细看了几遍,就将它交给信鸽,等待着它跨越这河流,把信送到我的家园的首领中。

(二)

等待的日子是最漫长的,尤其对于我,日渐上了岁数,已经没有年少时等待的耐性,所以在亲手拿到回信之前,我甚至怀疑信鸽是否被弓箭手射下做为佳肴,这封信也就被淹没在某个角落里,被泥土消化,腐烂在土地里,承载着我的归乡梦。

不过,谢天谢地,回信终于来了,我所期待的回音,现在就密密麻麻的摆放在这张纸上。

孩子:

首先我很诧异于竟然收到了你的来信,这么多年没有任何音信,我差点已经将你遗忘,但是又仔细一想,从我成为部落的领导者开始,顶撞者屈指可数,所以你的样貌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这么多年,部落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总是费尽心力,要知道,人口在增多,管理就变的更富有挑战性。这也算是向你讲我心中所想,因为在族人面前,不论面对什么,我总是看起来从容不迫,但是却没有显露任何焦虑,而现在,我向一个我曾经认为的敌人敞开心扉,这很有意思,不是么?你曾经无比愤怒质问顶撞的模样,却是少年张狂。

好了,不说太多,希望可以保持通信,这样我也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我仔细斟酌着这里面的每一个字,也对这里面体现的一切报以怀疑,难道酋长真是如他自己所说,也有如此弱点,但是可以确认的一点是第一封信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回信里面并没有提到我可以回去的任何可能,看来我得将我自己的意愿表达的清楚一些了。

(三)

这次我要将自己的想法说的明白透彻一些,去玩文字游戏是无意义的,尤其对于我,我想了想,准备写一封短信

酋长大人:

收到回信,我希望我们不以敌友相居,还有,这么多年已经过去,应该恩怨早已化解,现在我只想早日回到故土,回到久别的家中,这一切的主导权就在您手中,希望可以冰释前嫌,让我回去。

希望能尽快得到您的回信。

(四)

而回信也是无比简短,却没有答应我的请求。

孩子:

实话实说,当你被驱逐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想过让你回来,这是你的行为导致的,你必须为此承担责任,现在你理应愈加成熟,更知道承担责任这几个字的分量,所以,不要整天思考如何回来,而应该好好想想如何在自己生活的地方继续站稳脚。

不要总是有太多的期望,这样就会途生许多烦恼,克制欲望,孩子。

(五)

呵,连回到故土这个理所当然的请求竟然都是过多的欲望,我急迫的准备回信

酋长大人:

或许你还未习惯我的转变,过去我也曾未想过自己会回到故土,但是,自从离开那里,我就没再见过我的父母,并为他们的一切所忧虑,我想见到他们,他们应该已经苍老了许多吧,是否和之前一样健谈,也是否为我牵挂,我现在是日夜牵挂他们,思念竟然是一天一天增长,想见到他们的模样,和他们共处,过简单的生活。

我再一次恳请让我回到故土,让我与父母团聚!

(六)

再收到回信的时候,我得知了一个令我稍稍心安的消息。

收到你的来信,你的父母身体很健康,他们过着简单而有规律的生活,没有你的陪伴,这令人遗憾。

但是,孩子,在咱们二人的通信中,你总是避重就轻,今天我必须点出来:部落里按照传统的规矩进行酋长的更换仪式,这一切的标准从先古到如今一直都在执行,部落因此一直保持稳定,也没有什么人发出异议,而你竟然在仪式上当众指责这个古老的规矩,拉上这么多人大吵大闹,要知道,按照我们的律法,我完全可以处死你,而族人心里大都也这样想,一是竟然有人挑战先祖遗训,必须惩罚;二是大家都没有见过或者听闻过曾经有人发出过异议。但是我也发了善念,仅仅把你驱逐出来,处置你的同党也费劲心思,而你竟然不领情,仿佛这是我们的错。

不过,话已挑明,以后来信希望可以说点别的,不必纠缠这些东西了。

我回忆当时的画面,但是却显得十分零碎,我质疑的缘由也是有许些人对继承不满,认为贤能也可以出任酋长,然而他们却精明不语,血气方刚的我却在仪式上公然挑战这一切,当然,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会思考这一切是否值得实施,但是现在确实为时已晚。

(七)

又有了一些日子,我平静的度过,忍不住又寄希望于老者,这次我却没有太强势。

“我又回想出这些记忆,我自己有很大的过错,我必须为此担责,这也是为了我可以归去,好吧,我认了,我接受一切惩罚,不论怎样,我要回去。

这话语简短,但是都是心声,我想这体现了我的诚意,希望有一个让我可以接受的答复。

(八)

不知又是多久,这封回信飘了回来,这是第一次我在没有看到信的内容的时候表现出颤颤兢兢,这也是最后的希望,我已经快突破我的底线,这在过去我都无法谅解自己,但是现在境况却不同,为了实现目的,这些反而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信里这样写道:

倘若要想回来,必须受到惩罚,看到你的意愿,那就先回来接受惩罚吧。

也是极简短,但是这或许也是下了不小的决心。

当然,我现在突然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活力,想象着回去的种种生活,首先是惩罚,这种惩罚必须熬过去,想起来让人沮丧,但是没关系,之后我就可以继续在故土生活,这是值得的,让我朝思暮想。

之后我就会拥有自由的生活,可以重回故土,熟悉的一切或许已经陌生,但可以重新熟悉。

我的生活重新迸发出希望,又有了希望,而这一切竟来的如此简单,我甚至有时不禁怀疑,自己今天这一切是否又是当年自己的过错,当然这种想法很快被我自己打消。

(九)

约定的日子已经越发的临近,让我无比期待,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很焦急,我企盼早点回去。

(十)

但是在到日子的前几天,一封信又过来,我以为是叮嘱一些事项。

上面写道:

通知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老酋长去世了,我是新的酋长,一切按照继承仪式,井井有条。

我听闻之前老酋长和你有过多次书信来往,我并不知道你们之间说了什么内容,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提醒,按照咱们部落流传的规矩,你的行为永远不能获得原谅。

希望远方的你一切安好。

我怔怔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写什么,也并没什么想说,望着前方,仿佛已经看见自己的今生所有的轨迹。

或许,从被驱逐那一刻起,我就注定无法回到那里。

或许,这是自由;或许,是枷锁。

我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5,004评论 16 21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7,624评论 1 9
  • 哈里·基恩想和新教练何塞·穆里尼奥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这将有助于托特纳姆更上一层楼。 凯恩在4-2战胜奥林匹亚...
    疯狂SPORTS阅读 6,322评论 0 5
  • 可爱进取,孤独成精。努力飞翔,天堂翱翔。战争美好,孤独进取。胆大飞翔,成就辉煌。努力进取,遥望,和谐家园。可爱游走...
    赵原野阅读 1,204评论 1 1
  • 在妖界我有个名头叫胡百晓,无论是何事,只要找到胡百晓即可有解决的办法。因为是只狐狸大家以讹传讹叫我“倾城百晓”,...
    猫九0110阅读 1,122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