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

少女

灰黄的砂土墙上,斑驳的裂隙述说着岁月沧桑。一条幽深的小径从门洞处蜿蜒着延伸开去,不知通往谁家院落。门洞外便是一段石阶,台阶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水蓝色的竹布褂子下束着黑色的布裙,裙长过膝却恰好露出两段白皙的小腿和纯白的短袜。女孩墨黑的长发梳了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双手虚搭在辫上,眉眼带着娇羞,唇齿含着浅笑。一把油布伞静静地躺在女孩身旁。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本就不需要过多的装饰,只是在阶上款款而坐,俨然已是一副动人的画面。

分别


列车将行,又是一场悲欢离合正在上演。车内的老者,西装笔挺,面带微笑地冲着窗外挥手作别。然而车外的老人却兀自用西装的袖口擦抹着潸然而下的眼泪,似是不忍、不愿、不敢再往车厢里投去一瞥。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同胞兄弟,亦或是多年的挚友,只是二位都已经须发皆白,如今一别,恐怕不知何日方能重逢。列车将行,载走的是远去的人儿,载不走的是满满的思念与牵挂。

痛苦


她双手揪着头皮,撕扯着头发,把一头原本漂亮的金发搅得一团糟。紧锁的眉头,闭合的双眼,扩张的鼻翼和撑到最大幅度的嘴,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人们,她在痛苦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痛苦着。即使隔着电脑屏幕,仍能感受到她的情绪,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脑补出了疯狂的尖叫与无奈的嘶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