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扼杀了儿子的兴趣的父亲

 儿子五岁时,就嚷嚷着让我教他学游泳。住在山沟里的孩子们,夏天里最大的乐趣就是去山下的水塘里舒舒服服、痛痛快快地游上一回。洗去身上的污渍,洗走炎炎的夏日,洗掉大大的烦恼 。但我还是一口拒绝了儿子的请求,给出的理由有:你妈不允许、我太忙没时间、等你长大点再教你等等……每次儿子都垂头丧气地从我身边离开。

 于是,当儿子的小伙伴们在水塘里游得比神仙还快活的时候,儿子却只能在水塘边顶着太阳干巴巴地看着。实在热得不行了,他才小心翼翼地跑到水塘边捧两把水,把晒得焦红的脸洗一洗。现在我想起来,那也许是儿子在试图掩盖自己留下的泪水吧。

 后来,儿子在水塘边看他们游泳的时候,被另一个村的孩子嘲笑他不会游泳,儿子嘟囔着嘴说:“我爸爸说等我长大了就教我。”却又招来一阵嘲笑。那天,大概是儿子经不住别人的嘲笑了,跑到我面前,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爸爸,我已经长大了,你要教我游泳!”我着实吃了一惊,这回我没有再找借口推脱,而是郑重其事地对儿子说:“不是爸爸不教你,而是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儿子,万一你有个什么闪失,你妈和我怎么办?”儿子哪里听得懂,两股热泪当时就从眼睛里滚了出来,嘴里大喊着:“爸爸大骗子!”这一幕看得我甚是心痛,便安慰儿子道:“儿子不哭,以后爸爸带你去游泳,但是爸爸不在的时候你不准去游泳好不好?”只见儿子噗一声转哭为笑,“好,好!”

 后来我带儿子去游过一次泳,当时儿子真是高兴极了,嘴里不断叫喊着:“喔,喔,喔!”我并没有教他游泳,只是带他去水塘中逍遥了一番。我不敢教他,因为我怕如果教会了他,那他天天去水塘里游泳,就太危险了!然而此后,儿子却再也没有烦着我让我带他去游泳,我虽奇怪,却不过问,免得让他爱上了那水塘。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儿子这是又被嘲笑了,别村那个孩子又嘲笑他不会游泳,还要让爸爸带着去。

 有一次从城里回来,路过那水塘,一大群孩子正在那塘中洗澡,嬉戏打闹,一派生气。我便顺便看一看有没有在水塘旁边干瞪眼的儿子,寻了半天,没有寻到。等我走近那水塘,才发现儿子正光着屁股,双手抓住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两脚在水中扑通扑通地拍打着。儿子抬头看见了我,高兴得笑了出来,似乎要与我分享他的快乐。儿子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牙齿,激动地对我说:“爸爸,你快看,我快学会游泳了!”而我却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马上起来把衣服穿好,跟我回家!”回到了家,儿子被我罚跪在地上,我大声对他喊道:“你不是答应我当我不在的时候不去游泳的吗?怎么能出尔反尔?今后你不许再去看他们游泳,也不准再去水塘那里!”儿子一边大哭着,流着眼泪和鼻涕,一边说着:“不去了,再也不去了!”看着儿子哭泣的样子,我也倍感难受;既然儿子都说不去了,我也没有再责备。

     不过,儿子最终还是去了。

 那是一个冬天,儿子跳着给我说要去山对面的村子买花筒,看他一脸淘气和激动的样子,我便给他了一些零花钱,儿子高兴得屁颠屁颠地就跑去了。去山对面的村子,要经过那个水塘。天冷路滑,快乐的小孩兴奋地跑过这里,却不小心脚滑摔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如今我站在这池塘边,用我的懊悔祭奠我逝去的孩子。多年前,我一次次理所当然地将儿子对我的期望变为了失望。 多年前,我堂而皇之地用自己想要的安心剥夺了儿子应有的快乐。 多年前,我对儿子冠冕堂皇的“保护”无形地葬送了儿子鲜活的生命。我在想,当一个小男孩一次次被别人所取笑时,他该有多伤心?当一个小男孩失去他本该拥有的童年欢声时,他是有多难过?当初,所有人都安慰我节哀顺变,而我却沉浸在伤痛中不能自已,并不是我不能接受我失去了孩子这个事实,而是我明白我才是杀死孩子的真正凶手。如果当年,我及时教会他游泳,即便我不教他,任凭他在那水塘边摸索学习,他也……

 两滴眼泪落入那池塘中打破了寂静,好像在告诫我——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